当前位置: 鬼书集 > 阴阳鬼探 > 第六百一十四章 一女怎嫁两个“狼”

第六百一十四章 一女怎嫁两个“狼”

    我告诉罗先生,三天之内,必须把坟迁走,这样孩子身上煞气就会减轻。否则过了三天之后,孩子搞不好就会变傻,那跟五岁的大孩子不一样,受不住这种折腾,就算驱尽了煞气,以后也不可能恢复到之前的模样。

    出了水柳庄,又露出了太阳,回到镇上时,我们衣服都晒干了。现在都下午两点了,回家还得麻烦老妈做法,于是跑到印子叔饭馆吃去。

    印子叔一看见我,那真跟见到了亲人似的,又把我拉进了里屋。我心说肯定又有啥事,果不其然,还是那只鬼在我离开这段时间,来过饭馆两次,同样给了两张假钞。

    草他二大爷的,陈明咋就阴魂不散,非要缠着印子叔饭馆呢?你找小雪,没必要吓唬无辜百姓啊。我皱眉问印子叔上次给的符呢?

    印子叔不好意思的说:“因为一直看着没事,门头上贴符,觉得怪瘆人的,就给揭了。后来这人来了一次后,再找符就忘了放哪儿了。”

    汗,还人,那是鬼。我又送给他几张符,叫他不管饭馆有没邪祟来捣乱,贴在门头上别再揭下来。印子叔连忙说不敢了,这次说什么都不揭了。

    我们六个人这段时间没少在一块吃饭,知道麻云曦能喝酒,她喝一瓶白的都不带脸红。于是就要了三瓶二锅头,像王子俊和陆飞,论喝酒加一块也就顶一个人。喝了几杯后,麻云曦说她在湘西见到我的法术后,就特别喜欢,什么时候也跟曲陌一样,学我几招。

    我笑着说:“好啊,不过有个条件。”

    一提条件,除了麻云曦外,全都愣了,似乎以为我要浑水摸鱼,对麻云曦意图不轨。

    麻云曦笑道:“什么条件,我都答应。”

    “我教你道术,你教沈冰和曲陌蛊术,怎么样?”

    这话一出口,他们几个就松了口气。我心说咋地,你们思想怎么就那么不纯洁,肯定心里在想“要想学得会搂着师傅睡”这句话。不过呢,你们真要同意我这么干,我绝对不会不答应。

    “好啊,上次已经教过沈冰听尸语了,她算是我半个徒弟。”麻云曦高兴的说。

    沈冰小脸一白,睁大了眼珠问:“我什么时候学过听……听尸语的,可不可怕?”

    “也不是太可怕,无非就是抱着尸体,把耳朵贴在胸口上听啊听啊,听到尸体有心跳,那就成了。”陆飞这坏小子故意吓唬她。

    沈冰“啊”的惊呼一声,立马捂住了嘴巴,看样子是既害怕又恶心。

    王子俊也不甘示弱,跟着说:“不光这样,尸体要张口吐出一大堆尸虫,然后口吐人言……”

    “你别说了好不好?”沈冰都带哭腔了。

    曲陌一瞪眼:“少恶心,再说你去门外吃去。”

    王子俊吓得吐吐舌头,伸筷子假装吃菜。而陆飞却跟麻云曦相对一笑,我不由愣住,这些日子只顾跟沈冰陶醉在二人世界里了,没注意陆飞居然勾搭上了麻云曦。看他们笑的,那真是“狼”有情妾有意啊。

    唉,多好的一颗大白菜,让陆飞这只小白猪给拱了!

    看曲陌表情,对他们俩的情形也没啥反应,看来这是早就达成了某种默契。说实在的,这样也不错,要不我都替曲陌发愁,一个姑娘怎么嫁两个“狼”啊?话又说回来,陆飞没猴崽子专一,这小子见一个爱一个,首先是沈冰,接着是曲陌,最后又移情别恋麻云曦,不如猴崽子矢志不移的就跟曲陌铆上劲了。

    陆飞自从听说我不用再管魏子陵和小雪的事,就在县城找了间门面,四个人开了个道家小店。他们这家店,那可真是威武,有天师,有灵狐,还有湘西蛊娘,末了一个鬼事弟子,跟我们习家鬼事店铺一样,找遍天下独一号!

    这一吃完饭,他们都回城里了,我也喝的熏熏然,回家睡觉。

    傍晚时候,我还没睡醒,罗先生找到镇上,他说坟不能迁。一来是这是无主坟,不经人亲属同意,他不敢下手。二来大伙儿上午都看到我用红布盖坟了,知道那座坟有邪祟,哪家地皮敢让它迁过去?

    再有个事就是,罗先生年轻时跟老怀学的东西里,就有从坟内引鬼的邪术,知道这坟曾经被术人动过,里面的阴魂不是普通的货色。要是硬迁的话,罗先生是绝对没那胆子,搞不没挖出棺材就没命了。

    他说的也是实事,我点点头跟他说:“这样吧,晚上我去趟杨仙庙,你在村口等着。如果能把这死鬼收了,那是最好,不然就得开棺封尸骨!”

    罗先生一听封尸骨三个字,就忍不住打个寒颤,眼里写满了惊惧。对我来说,开棺没什么大不了的,对他来说,那可是十分恐怖的事。他要走的时候,被我叫住了,给他两张正宗净身符。

    “谢谢习先生了,我用不着。”他嘴上说用不着,还是把符装进了口袋。要知道画符那不是谁都能做的,他画出来的不过是像模像样的废纸,我那才是地道的茅山符箓。

    “你被傻小子咬了一口,现在邪气都拱到眉心了,再拱上头顶,你就跟傻小子一样都去庙门外卖糖葫芦去吧。”我说的是实话,绝不是危言耸听。

    “啊,真的?”罗先生大惊失色。

    “嗯。两张符分两次,烧了调成符水喝了。”

    “谢谢习先生,我回去了。”

    “等等,一张符一百,一共两百块!”我一伸手,对他这种骗人的混蛋,没必要发善心白送吧?

    罗先生犹豫了片刻,可能还是觉得我的符比较正宗,这才十分肉痛的掏出两张大钞递过来。

    他走之后,我摸着鼻子寻思,这只死鬼竟然被术人动过,那就不一般了。看来收是有点难度,还是做好开棺封尸的准备吧。本来想叫上陆飞和王子俊的,可是一想,他们一过来,麻云曦和曲陌肯定跟着来,一大伙儿人太显眼了。就让罗先生和沈冰当助手,一样搞的定。

    沈冰一听晚上又去杨仙庙,说不定还要开棺,她挠挠头说:“我是很想去,可是老妈今天晚上要我帮她炒栗子,你就一个人去吧。你多大本事啊,我还不放心吗?”说完就逃了。这丫头,啥时候学会跟我耍花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