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阴阳鬼探 > 第十六卷第六百一十章 命格冲撞

第十六卷第六百一十章 命格冲撞

    我们走了这几天,老杂碎和付雪漫并没露面,丁五茅六两只怪胎也挺安稳。我就是愁着是不是要梅思思去见见两个孩子,可是一想,还是别那么冒失,六月初一老祖宗出关后,听他老人家安排。

    于是就把梅小霜和梅思思一块塞进小白旗,一只老鬼带着仨小鬼,把梅小霜看的死死的,估计过不了一个月,她身上的怨气就会在旗子里黑洗涤干净,到那时再放她去地府投胎。

    麻云曦在镇上租了个房子,住的挺高兴,每天曲陌、陆飞和王子俊带她去玩,竟然乐不思蜀,不提回去的事了。我心想这样也好,省的陆飞和王子俊他们俩为了曲陌争风吃醋,陆飞要是能跟麻云曦走到一块,那倒也不错。

    这几天晚上,我就有的忙了,因为这两个小子只顾讨美女欢心,白天玩够了,晚上没精神,西坪村和坛子村巡查任务就落我一人头上了。幸好有沈冰这丫头陪我,反倒觉得生活原来可以这么精彩,晚上比白天还要活的自在。

    我们之间的话题,避免不了是结婚,而老妈也一直在提这事。沈冰嘴上东拉西扯,其实心眼里早就答应了。我看了一个良辰吉日,五月初八很不错,就要张罗那天把婚事办了。谁知道跟死耗子见了一面后,把婚事又给推后了。

    死耗子说,我们两个命格太硬,三十岁之前不适宜结婚,否则还会发生像之前那样的分分合合。我不服气啊,说你那只眼睛看我们命格硬了,我不是说对麻衣一道不精通,就啥都不知道了,为这事茅山古籍都快翻烂了,查出我们俩命格不冲突,我水命,她木命,二者比和啊。

    一听这个死耗子急眼了,骂道:“比和个屁,那是书上写的,不是说人人都适合,你们俩生下来之前就注定命运跟别人不一样。一个北山顽童,一个南海玉女,这两种命再高道行的相师都看不出来的。知道为什吗一个失忆跟着另一个也失忆?”

    我一眨眼间说:“我要是知道,还用你教训我吗?”

    死耗子一捋鼠须说:“那是因为你们两个这种命本来就不搭边,顽童怎么配玉女?当时你从云南回来,谁都想起来了,唯独想不起沈冰,就是这个道理。而接下来我老人家就知道该沈冰失忆了,那是要彻底把你忘了,所以才教她把前事记在纸上的。”

    “谁这么缺德,非要把我们俩拆散了不可?”我没好气的问。

    死耗子一瞪小眼珠:“我的小祖宗,你小声点,那是月老管的事,得罪了他,以后没你小子好日子过。非让你娶个又丑又肥的胖猪不可。”

    “胖猪有啥不好,让沈冰吃胖胖,我觉得挺好看的。”我就是不服气,凭啥月老就对我使坏。

    “去,我才不当肥猪。”沈冰撅起小嘴,问死耗子:“三十岁之后结婚就没事了吧?”

    “嗯,三十岁之后,你们会有一次转命的机会,如果能逆天改命,就没这禁忌了。”死耗子点头。

    “为什么要逆天改命?”我好奇的问。

    “笨蛋,人人年过三十都有改命机会,六十岁一甲子,又会给一次。这也是要看你们功德了,如果三十岁之前,积下无量阴德,那绝对有机会的。”

    我一耷拉脑袋:“那就不结了。”要说积阴德这事,我还是很有信心的。

    沈冰一甩头:“不结就不结,谁怕谁!”

    我又问起老杂碎的事,死耗子啃了几口鸡腿说:“听说他伤势很重,回茅山养伤去了。另外他那个三大禁忌之一,被你破坏,是需要在茅山重新祭炼。估计六月初一之前,是不可能来找你麻烦的。”

    一听这个我就放心了,只要老杂碎不来,光凭付雪漫,对付她还是游刃有余的。而六月初一老祖宗出关,我就不怕了。

    死耗子啃完了烧鸡,见我们没啥问题了,就要回去。我又把它叫住,摸着鼻子说,这每天晚上两个村来回跑,实在是太烦了,让它老人家帮个忙,代我晚上去守护两个孩子,每天供奉三只烧鸡。

    它一听就火了:“什吗屁话,老子是大神,帮你看家护院已经很掉价了,还让我帮你看孩子,没门。”

    沈冰挠挠头说:“那就别麻烦它老人家了,咱们每天晚上提着三只烧鸡,带瓶二锅头,其实日子过的挺舒服的。”

    “也对啊,还是咱们自己吃吧,现在挣钱这么不容易。”

    我拉着沈冰就要走,结果死耗子叫道:“等等,如果每天再加瓶二锅头的话,这事也不是没得商量。”

    靠,我还不知道死耗子喜欢喝酒呢。

    于是每天三只烧鸡一瓶二锅头,就这么成交,我晚上总算能正常开店了。

    三十岁之前不能结婚的事,必须跟老妈说清楚,老妈是个通情达理的人,一听我们命格有冲撞,也就不急着催了,只是说:“我不知道能不能活到你们结婚的时候。”

    我说你这是说的什么话,现在老妈才不过五十多岁,按照现在生活条件,活一百岁不现实,起码七十八十是绝对没问题的,孙子都能看着长大。谁知老妈一摇头,脸色晦暗的说,老习家男女都不命长,往上几辈女人,也都没活过六十岁。所以她才担心,能否看见我们结婚,至于抱孙子压根就没想。

    我一想这事的确不错,记得我奶奶就是五十九岁那年去了,莫非这又是我们老习家一个禁忌?我也没敢再往下问,这件事还是等老祖宗出关后一块说吧。

    有死耗子帮忙“巡山”,加上这段时间付雪漫不知所踪,也没啥人来滋扰,小日子过的挺滋润。每天从店铺回来,沈冰一直就等着呢,给我端来洗脚水,还做好了夜宵,感觉除了不能同床共枕,跟结婚没啥两样。

    当然,也不许滚床单!

    一晃就过了一个多月,到了农历五月下旬,距离老祖宗出关的日子越来越近了。

    这天,曲陌、麻云曦、陆飞和王子俊叫我们一块去水柳庄赶庙会,这是王子俊发起的活动。那边有个杨仙庙,供奉的是杨树大仙,这在民间各种各样的大仙大神,是五花八门,没有你想不到的,只有你想不出来的。

    一到五月二十二这天,庙会上那是红旗招展,人山人海,铺天盖地……

    老太太太多了,很少有美女,所以我就没去过。见他们这么有兴趣,就陪麻云曦去玩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