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阴阳鬼探 > 第五百九十九章 鬼脸奇变

第五百九十九章 鬼脸奇变

    我一咬牙下了狠心,从旁边地上抄起那把铁钎,猛力冲他右手臂上刺下去!

    “啊……”

    梅大江嘴里发出一阵长长的惨叫声,从洞口传出去,响彻整个山谷。铁钎从他手臂上刺穿,将他牢牢钉在地上,他无论怎么挣扎,始终这条手臂不能动弹,人也挣扎不起来。这种惨厉的画面和声音,让我心里也感到震颤。

    沈冰喉头一阵滚动,颤声说:“你……你这么狠……”

    “我们没有其他选择了,要不让整个梅倌镇变成鬼城,要么就变得狠心一点!”我心里怦怦跳着说。

    我以为她这是嫌我这人太心狠了,谁知她接下来说:“要不要把他腿也钉住?”

    “呃,你比我还狠……”

    “跟你学的。”沈冰一撇嘴。

    红绳上的黑气终于中断,又恢复了红色,小七重重的吐出一口气,脸色煞白,不过看上去恢复了生气。我赶紧拿出打火机,把红绳从中烧断,问小七:“怎么样了?”

    小七喘着气说:“谢谢你!刚才我什么都明白了,知道自己是必死命运,是你救了我一命!”

    我和沈冰对望一眼,心里非常兴奋,小七命给救回来了!

    “你……你们用李代桃僵,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们!”梅大江睁大了一对血红的眼珠,仿佛要喷出鲜血一样狰狞可怖,说完这句,双腿一蹬就没气了。

    这王八蛋真是死不足惜,不知害了多少女孩,鬼泪潭里的那些身裹白布的女尸,应该都是他造的孽。这么让他死了,反倒是便宜了他,真该让这些阴魂,像咬龙少辉一样把他咬死!

    我拿着手电转身照向棺内,只顾小七了,还没看里面的情形。结果往里一看,不由怔住,棺材空空如也,啥都没有。草他二大爷的,难道又是个骗局,我们又上当了?

    不会吧,要是没有尸体,这个宿命蛊毒是怎么回事?总不能封装在一副空棺里吧?

    沈冰也好奇的探过脑袋,还用手捂住了脸,不过手指缝挺大的。你倒是怕还是不怕啊?

    “咦,怎么没尸体?”她叫道。

    小七这时忽然“啊”的惊叫一声,我心说不好,赶紧回头,见他瞪大了眼珠,充满了恐惧,用手指着我们背后。

    我不由转了转眼珠,背后是感觉凉飕飕的,不过自打进入这洞里,就是这种气候,不会是尸体自己跳出来,躲在我们后面吧?

    沈冰忽然挠挠脖颈说:“好痒,谁在后面吹气?”说着转回头,“啊……”马上就发出一阵长叫!

    我也顾不上回头,一把将她扯住往前丢过去,然后挥动桃木剑往后就是一扫,跟着一把铜钱撒出去。

    只听后面发出一声诡异的闷哼,当我转过头,就看到一具腐尸站在后面,正瞪着空旷的眼睛盯着我,心头毫无来由就是一颤。靠,尸体果然出来了,可能是在我们专心注视做李代桃僵术时出来的,我们那是注意力太过集中没注意到。

    刚才桃木剑扫到了尸体左鬓上,还留下一条沟痕,但这死玩意居然没半点反应,还是那副死相在盯着我。于是一抖手腕,猛力刺向尸体额头。“嚓”地一声,劲使大了,桃木剑直透进颅骨!

    尸体还是没反应,也不倒下,我勒个去的,比白僵还厉害!

    用力一拔,想把尸体扯倒,可是这死玩意就像在地上扎了根一样,怎么都拨不动。我只有不客气的抬脚踢过去,正中尸体腿骨,喀喇一声,腿骨折断,紧跟着尸体往下脱落,硬挺挺的滑倒在地上。

    我松了口气,原来是个纸老虎,才要去擦头上汗珠,没想到猛地看到那对神秘的眼珠正中正在盯着我!

    这鬼东西所处位置正好是尸体后面,我忽然就明白刚才怎么回事了,是它把尸体悄无声息的弄出了棺材,放在我们后边捣鬼的。因为它看不见我们,只能用这办法引我们出声。

    我连忙一捂嘴巴往下一矮身,悄声挪到一边,冲小七和沈冰作出一个噤声的手势。他们俩也都机灵的点点头,全都捂住了嘴巴。

    由于刚才我给小七做开窍放水,眉心上的艾叶弄掉了,这对眼珠找不到我后,蓦地瞄准了他。我心头一紧,伸手就去包里摸铜钱,擦,都撒光了,刚才因为事情紧急,没来得及念咒,那些铜钱没布成铜钱阵。

    我只有咬牙往前一窜,拿出张符贴在剑尖上,念咒往前刺过去。

    哪知那对眼珠突然消失,让桃木剑走空,紧跟着眼珠出现在了小七身边,此刻已经显露出一张妖魅的女鬼脸孔,张口就咬向他的脖子。小七大叫一声,捂着脑袋蹲在地上了。我赶紧飞身扑过去,一剑刺中这鬼玩意的后颈。

    “嗤”地冒起一股青烟,女鬼勃然大怒,闪身躲开桃木剑,摇头一晃,成了半张脸,鲜血淋漓,一只鬼眼珠闪烁着令人心寒的目光,特别狰狞恐怖!

    草他二大爷的,这到底是啥品种啊,一会儿一变脸的,你当玩川剧呢?管你是什么死鬼,吃我一剑!挺起桃木剑刺向它的眼珠,这玩意看着太瘆人了,有点勾魂摄魄的感觉。我估计是它看不见我,才不能控制我的心神,不然像灵狐都被勾引住了,我能躲得了么?

    这一剑眼见刺中它,竟然非常机警的躲开了,猛地一甩脑袋,一丛血珠就在洞内散开,落了我们一身。他***,这死玩意挺聪明的,都赶上我了,跟我用墨汁一样的办法。

    跟着它一扑棱脑袋,脸孔又变了一个模样,就是之前听到狼妖惨叫出去时的样子。脸色青绿,眼珠发红,一张阔口里伸出两只獠牙,看着十分狰狞骇人!

    草,又变脸了,用得着这么费劲吗?我拿出一张驱鬼符贴在剑尖上,咒语还没念呢,就见这鬼东西那对獠牙突然就从嘴里伸出来,一下长长了两三米,唰地划中我的手腕。顿时鲜血四溅,桃木剑也跟着脱手。

    我心底不由冒起一股凉气,幸亏它只是凭借我身上血滴判断了大概位置,如果能看到我的话,这么快如闪电的划上我喉咙,还有命吗?

    这玩意太可怕了,不能再跟它玩下去了,于是从包里赶紧拿出了天雷地火符和一束香。迅速把外衣脱掉远远丢到了一边,让这鬼玩意跟着追过去。我把符往地上一摆,念了咒语,外面“喀喇喇”打了一声闷雷!

    这鬼东西非常机灵,听到雷声忽地就变回了那张妖魅的女人脸,嗖地窜出了洞口。这时地火已经发出,追着它的后背就烧过去了。可惜这鬼玩意速度太快,虽然身上被火给燃着,但也飞快消失在黑暗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