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阴阳鬼探 > 第五百九十三章 神秘女尸(一)

第五百九十三章 神秘女尸(一)

    这时梅小七和苏瑶都醒了,梅小七不认识我们,见自己被铁链绑着,一脸的惊诧。这些日子估计被折磨的死去活来,现在尽管害怕,却不敢开口。苏瑶却是一脸死灰,可能以为我们是专门来捉她回去的。

    我看着他们两个,心说张云峰交代单明山半个月后要来这儿做法事,可能是因为与小七年龄有关吧?麻云曦说当时投放如意胎时,用的男丁必须年满二十四岁,那破解蛊咒时,也应该满足这个年龄要求。

    心里一算日子,靠,今天好像就是张云峰所说的半月这天,待会儿再求证一下梅小七。

    我摸了摸鼻子小声跟麻云曦说:“梅小七虽然救出来我任务完成,可是我也答应了梅思思,今晚就想去开棺给她解禁。我们对蛊术所知太少了,别到时候遇到麻烦,你能不能晚上过来帮我们一把?”

    麻云曦沉吟说:“我待会儿回去尽量安抚住狼妖,这就要让鬼狐暂时离开曲陌,跟我回野狼窟。”

    曲陌眼珠转了转后,点头说:“可以。”

    “我们白天先去找到梅思思棺木,晚上在这里碰头。”我说。

    “好。”麻云曦站起身,“银蛇蛊时限将到,我要回去了,鬼狐跟我一块走吧!”

    曲陌立刻一变脸色,瞬即恢复。就见一条淡淡的黑影从曲陌头顶冒出,迅速奔下山坡,眨眼间就不见了。麻云曦跟我们道声别,匆匆跟着下山。

    等她身影消失后,我转头看着苏瑶说:“你别害怕,这次我们不是来捉你的。”

    “我知道你们不可能捉我,我凭良心说,在省城没有害你们,反而还帮你们复合,你们不可能这么对我。”苏瑶神色凄然的说道。

    “还说没害我们,要不是因为你,我怎么可能又跟土包子走一块的,恨死你了!”沈冰皱着鼻子说。

    吖,什吗意思?你好像挺不甘心的,我又木有bi你。没有bi她吗,好像使了点小手段。我挑挑眉看向沈冰,她哼了一声,转过头假装哼起了小曲。

    苏瑶苦笑一下问:“你们见到单明山了吗?”

    “见到了,为了救你现在生死不明。”

    苏瑶又是一阵苦笑,然后盯着我说:“你打算放我走,还是要杀我?”

    “当然放你走。”我走过去把她身上铁链解开。

    不但苏瑶怔住,连沈冰和曲陌都不解的看着我,好像在说这是放虎归山啊,就是不能杀她,总该交给警局吧?我冲她们俩摇摇头,示意这事我有自己打算。现在我们处于泥菩萨过河境地,带着她更是个累赘。交给警局,恐怕又要联系我们省城那边警方来带人,现在警局的作风我们又不是不知道,一来二去半个月就过去了,我们还有时间破解宿命蛊吗?

    再说她目前正被通缉,最终是会落网的,我们就不必管这闲事了。

    苏瑶半信半疑的走下山坡,几步一回头,那不是留恋,而是提防我们在后面下毒手。后来发现是真的放她走,这才快步跑下山了。

    梅小七这时怯懦的问我们:“我是梅倌镇人,不是坏人,是不是也放我走?”

    我摇头说:“还不能放你走。”

    “你们要杀我吗?”他满是血痕的脸孔顿时变得十分苍白。

    “不,我们是在保护你。你现在回去,肯定会被宗族里的恶人杀死。并且,我们还需要你帮个忙,救出那些被害女孩。”我跟他解释。

    梅小七松口气说:“吓死我了,以为你们是宗族请来的人。”

    曲陌机警的问他:“你就是梅小七,今天正好是二十四生日吧?”

    “你们怎么知道的?”看他一脸惊愕,确定是梅小七无误了。

    我于是把梅小青因为他失足而死,跑到北方找我们求救的事告诉了他。梅小七听后失声痛哭,他在地牢关押,还不知道老婆已经死了。看着他这么伤心,我们也不知道该怎么劝解。等他情绪平稳了一些,又说起那些受害女孩的事。

    梅小七说他正是因为有一天夜里因为看到一个女孩头上cha着独摇草,去了神仙居,让他感到有蹊跷。加上之前也听说过镇上总有女游客无故失踪的事,所以那晚就跟着去一看究竟,结果被两个王八蛋抓住关进了地牢。

    女孩被关在后山什么地方,他虽然不知道,但知道有个地方很神秘,不但禁止游人过去,连镇上的人也不能许随便进入。他考虑那些女孩就被关在这个地方,就在前面左侧那座山背后悬崖峭壁上,悬棺洞内。

    他指的方向就是鬼泪窟上面那座山头,看来当时梅老大给我们带的是正确道路,只不过在鬼泪窟里把我们耍了。

    沈冰从包里拿出饼干火腿,梅小七吃的是狼吞虎咽,最后喝些水,气色好了很多。又休息了一阵子,梅小七站起来活动几下,感觉恢复了不少体力,就带我们去找那些女孩。

    在路上我又问他,鬼泪窟附近还有没有什么奇怪的传闻没有,比如神秘女尸之类。他说有,就在悬棺洞一侧,因为镇上一直都在延续穴葬和悬棺的风俗,很多人死后都葬在峭壁洞穴内。所以诡异的传闻也很多,但大部分人死后都葬在远离鬼泪窟的山壁上,那儿被视为禁地,连鬼泪窟都不能接近的。

    来这里的游客上山,必须要经过导游带路,否则这漫山遍野处处都是危机,像野狼窟、鬼泪窟以及最为诡秘的丁五茅六洞。一旦误入,连尸体都找不到了。就算侥幸不死,打电话求救,警方也不敢擅自上山,会交给梅倌镇去搜救。

    这些年,有不少游客冒险自己上山,都是有去无回,没了任何消息。他跟我们絮絮叨叨说了很多之后,又拐到正题上,说那个神秘的女尸,是镇上一直传说不衰的秘闻。有人说与丁五茅六有关,死后葬于梅倌悬棺一侧,禁止任何人接近。

    我说那个贵族悬棺里的主人就叫梅倌吗?

    小七点头说,这个人以前曾是个车夫,大家都叫他梅老倌,因为当年救了一个贵人,听说是朝廷里的大官,赏给他不少金银,从此成为镇上大户,连州府衙门都很敬奉他。也因此镇子改名叫梅倌镇。

    沈冰笑道:“你们这儿人名挺有趣,梅老倌,梅大江梅大河,小青小霜小七,不是老就是大,要不就是小。”

    小七说:“原本我们这儿取名不是这样的,老倌只是外号。不知什么时候,镇上宗族有了个规矩,凡是梅倌镇新出生孩子,全部取名带一个小字,而立之后,改为大,年过六十就改为老。比如说我叫小七,三十之后就叫大七,六十岁后就叫老七了。”

    我们哦了一声,忽然间我心头一动,宗族这样改规矩,那是有用意的,不就是让人更不能取数字为名吗?你想叫小七改成大七叫起来已经很别扭了,如果叫二,就真是二了,三十岁之后怎么叫大二?你以为是上大学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