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阴阳鬼探 > 第五百八十七章 身体出羞

第五百八十七章 身体出羞

    地牢内非常潮湿,四面石壁上都冒着一层露珠,空气中也散发着一股霉腐和恶臭。虽然地方不大,但顶部却非常高,从我们下台阶就能计算出来,大概有十米,差不多六层楼那么高了。

    往上一看,有一种仰视苍穹的感觉。顶部呈拱形状,雕刻了两只相貌凶厉的猴子,一看就是鬼猴子。靠,这个地牢,乃至梅倌镇宗族,可能都与丁五茅六有一定的联系。而石柱上,也密密麻麻的雕刻的全是猴子。

    距离顶部两米多的的石壁上,出现一圈栏杆,栏杆后面是一片幽黑的空间。草他二大爷的,上面别有洞天啊。

    当单明山认清苏瑶后,急忙跑过去,帮她去解铁链。就在这时,上面栏杆后漆黑的空间里,突然闪现一对活灵活现的眼珠。对,这么漆黑的环境,就能显露出两只漆黑的眼珠,其他面貌一概看不到,让人觉得特别诡异。

    那对眼珠盯着我们,散发出无穷怨毒,让我不由自主的感觉心头怦怦直跳。这种恶毒的眼神,刚才就出现在那座小楼窗后,因为眼神太毒,能够突破黑暗,让人直透心底!

    是老不死的镇长吧?除了他的眼神能有这么毒,别人都没这水平啊。这居高临下的,洞门被关上,他这是要关门打……你了是吧?

    “他是人还是鬼啊?”沈冰小声问我。

    我冲她摆摆手,看向曲陌,意思让她坐好准备,估计面栏杆后会有打开洞门机关,这个任务就交给她了。曲陌点点头,嘴角挂着开心的笑意,自打灵狐回到身上,这丫头一直都乐不停。

    “哼……”上面发出一声冷笑,随即那对眼珠消失不见了。

    我呆呆望着上面,心里隐隐觉得,我是不是猜错了什么?正琢磨着,就听单明山一声惨叫,我们连忙转过头。只见苏瑶瞪着血红的眼珠,嘴巴死死咬着单明山的右手。汗,这倒霉孩子本来那只手就被掰断了两根手指,现在剩余三根指头眼看又要不保。

    我们赶紧跑上前,我经过这个男人跟前时,他突然抬头睁开眼睛,跟苏瑶一样眼珠血红血红,非常的瘆人,猛地往前一探头,像疯狗一样呲着牙咬过来。突如其来的袭击让我吓一跳,也顾不上想他是不是小七了,一巴掌把他打晕。

    再看那边,沈冰和曲陌帮着单明山要掰开苏瑶嘴巴,可是怎么都掰不开。我过去用手在她下巴颏上用力一捏,这个就不由她了,马上松开了口,让单明山把手缩回去。手指上鲜血淋漓,也看不出伤口有多深。

    “打不开铁锁!”单明山咬牙说。

    这倒是个难题,我也有点发愁。而苏瑶仍然像疯狗似的,伸长了脖子乱咬,我们都吓得往后远远躲开。他们俩被术人下了毒蛊,现在是六亲不认,不知道中的是什么毒蛊,就算救出去也是白搭。对于蛊术,哥们所知太浅薄了。

    正摸着鼻子想办法,忽然听到了淙淙流水声,低头一看,不知从哪儿渗水,一片水流正缓慢往前流过,快要流到叫前。

    “他们放水!”沈冰惊呼。

    对,丫头你猜的太对了,他们是放水了,这儿紧靠江边,放点水还不容易吗?我猛力一揪鼻子,对曲陌说:“你上去看看怎么回事。”

    曲陌点下头,马上变身,吓得沈冰赶忙躲在我后边。曲陌迅速一闪,就爬上了石壁,几下窜上了栏杆。

    我转回头盯着苏瑶手脚上的铁链,心想用什么办法呢?越急越是什么都想不到,不是哥们太衰,你说像小孩胳膊粗的铁链,我怎么才能给割断啊?

    可现在地面上的水,已经漫过了足踝,没时间了。单明山一咬牙,又要冲过去扯铁链。被我一把拉回来说:“有个办法不知道管不管用。”

    “你说,什么办法?”单明山急的额头青筋都暴起多高。

    “解带咒!”

    单明山和沈冰同时一愣,沈冰皱眉问:“就是曲陌被脱光那种?”

    我点点头:“现在没别的办法,只能这么试试了。”

    “那请你快点。”单明山急着催道。

    这种邪术我只知大概,不清楚正确用法,再说解带咒那是相当猥琐的一种玩意,老爸当年就没好好教我。记得那是需要将女人裤子祭在六甲神前,念解带咒七遍,焚符一道,然后把女人裤子烧了,以后见到女人一念解带咒,就会立马那个出羞了。

    这儿没六甲神位,解铁链又该怎么烧啊,那玩意烧到了吗?这会儿没多余思考时间,死马权当活马医了。拿出一张黄纸,咬破手指,用血在上面写出六甲神位四个字,让沈冰拿好。然后又画了一张解带咒符,让沈冰跟着我走到被打晕的男人跟前,拿起他手上铁链放在六甲神位之前。

    此刻水位涨到了小腿肚上,而曲陌上去之后就如石沉大海,一点动静也没有。

    我念咒七遍,盯着手上这道符,如果符自燃,那就说明能用。可是咒语念完,咒符一动不动。我勒个去,看样子不管用啊。

    谁知这个时候沈冰提醒我:“土包子,你好像就念了六遍咒语。”

    是吗,我咋记不起来了?

    于是又补了一遍咒语,忽地那张符呼地烧着,成功了。我眼珠转了转,心想以后是不是看上哪个漂亮妞,给她解个衣带呢?

    咳咳,哥是正经人,怎么会有这种卑鄙下流的想法,要脱就脱沈冰的吧,反正她是我的人。

    我这一得意忘形,就被沈冰狠狠瞪了一眼,好像看穿我心思似的,吓得我赶紧转身冲着苏瑶就念:“佳人举步,无计可求,吹气一口,身体出羞。吾奉三山九侯律令摄!”

    铁链没开,苏瑶衣服掉了。

    草他二大爷的,这是咋回事?幸好这会儿水位都涨到了苏瑶脖颈,她是跪在地上的,全身都被水遮盖住。不过,我还是透过水波看到了……

    “死土包子,你干嘛呢?”沈冰气的直瞪眼。

    单明山也对我瞪眼,那眼神挺不友善的。

    “意外,意外,我再试试。”我擦着头上热汗,冲着铁链念道:“佳人举步,无计可求,吹气一口,身体出羞。吾奉三山九侯律令摄!”咒语是不能改字的,改一个字,这种咒语就没任何效果了。

    这次苏瑶手脚上的铁链哗啦啦从水波中荡漾开,嘿嘿,这是需要先脱光衣服,剩余东西再来一遍咒语才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