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阴阳鬼探 > 第五百八十六章 地牢

第五百八十六章 地牢

    梅小霜被曲陌抱住后,怎么挣扎都脱不了身,我赶紧把金针刺在她头顶百会穴上,念了咒语,只不过短短半分钟时间,将魂魄取出了。但此刻梅小霜的鬼魂已经化作厉鬼,如果不打散魂魄,必将害人。

    但看着她惨白的小脸,心里一软,这孩子也是无辜的,怎么就能剥夺了她的投胎权力呢?于是叫沈冰拿过来一只水瓶把水倒掉,让单明山在瓶子外贴了黄符,将梅小霜收进瓶子里。以后有时间帮她做法消除戾气,再送她进地府。

    曲陌这时也收回了尾巴,气喘吁吁的看着我满脸喜色,不用问了,这肯定是刚才灵狐突然回到她身上的。这次带她来巫山,真是不虚此行,灵狐回来,再没比这事让我们感到高兴了。

    可是我不由心头忽然一紧,转头看向后山,心想难道野狼窟里的狼妖,就是太谷那只死狼妖吗?

    “我们还去不去救小七?”单明山跟我说话,眼睛却盯着曲陌,似乎为她变身深为惊愕。但这小子挺聪明,知道问我们也不会告诉他,所以就没开这个口。

    “去,当然去。”我看着曲陌笑道。现在灵狐回来,简直如虎添翼,还怕他个毛。

    我们把尸体抬到旅馆门外,又悄悄的往东走了。我们在街上折腾这么大动静,也没人出来看看,想必这样的怪事他们都司空见惯。只有我们往前走了几步后,左侧一座小楼上,窗户打开一条缝隙,虽然看不到这人面目,但感觉一对特别令人心惊的眸子在盯着我们。

    是那个老不死的镇长吗?

    我们回到神仙居门前时,棺材不见了,大门也紧紧关闭。单明山冲上去就去推门,让我一把给扯了回来。让他们都往后退出老远,抬脚猛地把门踢开,在此同时,我也跟着往后急退。

    “嗖嗖嗖”一阵暗箭犹如落雨一样往下射出,将大门内外四五米范围内都给覆盖了,并且跟着落下一张大网。就算躲得开暗箭,也躲不开这张网。难怪梅小青提醒我不要从正门进去,果然有机关!

    我们又等了片刻,没动静了才小心翼翼的走进去。打开手电四处照看,屋子里空荡荡的,这倒让我们把心悬了起来。术人躲在暗处下手着实让我们头疼,还不如像弄个惊煞厉鬼出来明刀明枪的干一场来的痛快。

    沈冰现在发挥了警察本色,手里拿着一把手电,警惕的奔到了里屋门口。一共有两个门,估计是梅氏两兄弟的各自卧房。门都开着,她贴身靠在两门之间墙壁上,探头先往左侧门内看了看,然后又看看右侧。随后打个手势,表示没人。

    单明山做个手势往进了左侧房间,我们仨进了右边这个。里面弥漫着一股难闻的气味,一张单人床上被褥凌乱,旁边一张桌上还歪倒着一堆空酒瓶。这个王八蛋平时生活太邋遢,搞的屋里臭气熏天,我们都不由自主的捂住了鼻子。

    我们在屋子里找半天,把床和桌子都挪开,也没找到地牢入口。就跑到左侧房间,单明山对我们摇摇头,意思是也没找到。说不定地牢就不在这儿,会不会在镇长办公室那儿?

    正在这时,沈冰咦了一声,冲我一招手:“你过来。”

    我怔怔走过去,她指着墙上的脏兮兮的手印说:“墙上为什么会有这么多手印啊?”

    这哥俩平时不讲究卫生,可能吃完了油腻东西,顺手在墙上一抹这很平常啊,懒汉都这么干。

    不过,这手印也太集中了吧?吃完东西,也不能全往一个地方抹。我呆看半晌,有点明白怎么回事了,伸手就往手印上按去。

    “你干嘛?”沈冰扯住我,皱眉道:“那多脏啊,你怎么不讲卫生?”

    我一笑:“待会儿我会洗手的。”说着又伸出手,按在手印密集地方,用力推了一把。这堵墙顿时随着手力,就往对面转过去了。不但墙在转,脚下地面也跟着转走。而一侧房间靠墙的单人床也转到了另一侧。

    但在转动轴心以外地面上,出现了一个扇形洞口,并有一道梯阶往下延伸。

    大家一时都惊愕的看着我,似乎在问你咋发现这秘密的?

    我嘿嘿一笑,跟他们说其实挺简单,这手印太过集中,说明是经常在这儿用力推才留下的。而这片地方靠近墙角,那么很有可能这堵墙是活的,结果一试还真是这么回事。

    单明山和曲陌冲我一伸拇指,唯独沈冰捂着嘴说:“记得洗手,太脏了!”

    我对她笑道:“前晚你都差点上了这张床……”

    “混蛋,闭嘴!”沈冰气的一脸哭相。

    闭嘴就闭嘴,男子汉大丈夫,宁死也要听媳妇话,何况哥们还在审核期呢。

    我哈哈一笑先行走进洞口梯阶上,拿出一枚铜钱丢下去。

    铜钱立马顺着台阶往下滚落,发出“嗒嗒”清脆声响,在寂静的空间内特别清晰。等铜钱滚到尽头,停了片刻不见有动静,我才一挥手往下走去。沈冰和曲陌居中,单明山断后。

    台阶和两侧墙壁全是用青石砌成的,看台阶上面磨的很光滑,应该是经历了很多年代人们踩踏而成的。一时感觉这个地牢充满了一股神秘。

    不仅神秘,还透着一股阴森!

    我们刚走下一半台阶,就听到上面那堵墙“嚓”又转动了,抬头用手电往上一照,果然洞门关闭。我跟他们挥挥手,既来之则安之,进来时就想到了,他们这是要把我们引进地牢,一网打尽。可是现在多了灵狐这个帮手,就没必要那么担心。

    台阶终于下到尽头,几缕手电光束交错划过,下面光景几乎全部呈现在视线内。这个所谓的地牢,只不过是跟上面房间一样大的地窖而已,没有其他房间,只有九根石柱,上面环绕着铁锁链。

    其中只有两根石柱上锁着人,是一男一女,低着头跪在地上,手脚都被铁链牢牢缠着。手电光照射在他们脸上,全都闭着眼睛,看上去神志不清。男的遍体伤害,脸上也是血肉模糊,根本看不清相貌。

    而女的我们却一下看清了是谁,竟然是苏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