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阴阳鬼探 > 第五百八十四章 地府之气惊煞鬼

第五百八十四章 地府之气惊煞鬼

    “山峰不见了,露出房屋了!”沈冰兴奋的说。

    话音刚落,吱呀一声,神仙居大门无风自开,黑漆漆的厅堂内,飘出一股特别诡异的气息。

    我手上法诀一变,那本来就没挪动过地方的七枝香(其实我们看到的只是一种幻觉,香根本没动过地方),嗖嗖从地上窜起,像乱箭齐发一样投进门内。这是投石问路诀。

    “嗤嗤”几声响,香头就像遇到了水一样全部熄灭,落在地上。借着七枝香头熄灭之前的微弱红光,依稀看到大门口停放着一口棺材,似是小头朝外,大头朝内。

    吖,这是什么邪术,煞气很重啊!

    沈冰吐着舌头问:“什么情况,能不能进去?”

    我摇摇头没说话,而是盘腿坐在地上,因为刚才使用七星引路耗费了不少元气,接下来跟对方斗法,必须打坐才能让元气得以为继。拔出桃木剑,拿出一张大金光神咒符,在剑尖上一贴。

    “混沌浩荡,一气初分。金光正气,号为玉清……”

    念咒同时,黄符燃着,等“急急如律令”一出口,挥剑把符火甩向前去。燃烧的黄符就如离弦之箭般快速射进门口,但又是“嗤”地一响,还没燃烧殆尽的黄符顿时就灭了。并且“呼”地一下,一股阴冷的寒风,从门口内冲出来,一下把我吹的往后仰天跌倒,而沈冰和曲陌往后连退了七八步才站稳。

    我感受到这股冷风,不由头上冒汗,草他二大爷的,这是地府阴气。别人不知道,哥们可是非常清楚,都去过四回地府的人了,还分不出地府阴气与恶鬼煞气之间的分别?

    那口棺材大头朝里,那是有讲究的,有几句口诀是这么念的:“小头外,大头里。棺材摆,地门开。引煞气,成祸害!”

    妈的,这棺材里一定躺着一具刚死不久的尸体,肯定是阴尸,也就是女尸了。利用地府生门引出阴气,不惧任何道家法器,生人中者立亡,阴魂中者会被拉下地狱,难怪我的投石问路香和大金光咒符都不管用。

    地府阴气封门,除非要等到天亮才会自动消除,可是到了白天,我们就没机会了。***,咋办?

    梅老大的本事我是见过了,但要引出地府之气,他那点道行还是做不到的,这不由让我想起了老不死的镇长,莫非他是个术人?

    我正摸着鼻子想办法,单明山从房后又绕了回来,惊讶的跟我说:“好像是地府之气封门,我破解不了。”

    这小子有两下子,居然看出这是地府之气。我眼珠一转,小声跟他说:“引地府之气,关键在于那口棺材,而棺材里的尸体才是最重要的。如果能找到尸体的亡灵,就有破解办法了。”

    “对方做这种法事之前,肯定早有准备,不可能让我们找到尸体亡灵的。”单明山摇头。

    我一皱眉,可惜没带小白旗,想知道尸体亡灵是非常困难的。早说如果给对方收了,就算知道在哪儿也是无济于事。我盯着黑暗中棺材的轮廓,忽然想到了一件事,说了声:“不好。”

    “怎么了?”三人同时问。

    我气愤的说道:“这具阴尸引出地府之气后,可能术人要把魂魄送还体内封禁,让阴魂受惊,那就是一具惊煞厉鬼,然后封堵地府之气后,恐怕……”

    刚说到这儿,就听屋内“咚”地一声巨响,似乎棺材盖砸在了地上!

    我们同时吃惊的转过头,门口那股若有若无的黑气已经消失,依稀能看清了棺材的模样。就见一条黑影慢慢从棺材里竖起来,散发着一股阴森之气,令人毛骨悚然!

    惊煞厉鬼我和沈冰在湘西亲身经历过,当时那是因为天雷所惊造成尸变。而眼下那是人为的,如果术人再在尸体上加点法咒,估计比在湘西遇到的六只惊煞厉鬼还要厉害。

    单明山挠头说:“想不通有地府之气封门,为何他们不用下去,要多此一举呢?”

    我从包里拿出了一张驱鬼符说:“我猜想地府之气从生门泻出,一定会被鬼差发现的,如不及时关闭生门,怕是生死薄上会写上他们的名字。”

    单明山点点头:“那就好办了,单凭一具惊煞厉鬼,还好对付。”

    “对,把厉鬼杀了,揪出梅老大,把他丢进鬼泪潭。”沈冰生气的说。

    曲陌却担心的问我:“惊煞厉鬼不是不好对付吗?能治住她吧?”

    我摇头道:“惊煞厉鬼只有湘西赶尸匠才有办法,因为这种鬼魂比僵尸都厉害,僵尸体中没有魂魄,而这种尸体内却有一只厉鬼,再加上术者催bi,凶猛程度可想而知。”

    单明山不屑的冷笑道:“习风你说的太夸张了吧?”

    “你要是不信,你先来,我再想想办法。”我往前一伸手。

    沈冰撇嘴说:“你不会这么挫吧,连只厉鬼都搞不定。”

    汗,你是忘了前事,如果你记起湘西那次经过,恐怕就说不出这句话了。

    “好,我先来。”单明山说着从包里摸出一把铜钱剑,正好这时棺材里的尸体,已经站立起。

    “咚”一声尸体落地,随后就响起了熟悉的僵尸跳步“扑嗒……扑嗒……”之声,瞬间背后的毛全竖立起来。

    单明山迎着跳出门口的尸体,嘴里不知念着什么口诀就跑了过去。我们之间不过相距几米,眨眼间他就到了跟前,伸剑刺向尸体灵窍。我心想灵窍早被术人封住,刺中也没用,现在惊煞厉鬼就像刀枪不入的铁尸一样,铜钱剑不一定管用。

    果然,铜钱剑刺中尸体额头后,嗤地冒起一股白烟,沈冰还“耶”的欢呼一声。但随即就听到单明山发出一声闷哼,整个人往后飞了回来。铜钱剑也抛上半空,落在地上后散成一地铜钱。

    “嗬……”惊煞厉鬼张口吐出一股黑烟,两只眼珠子在黑暗中发着幽绿的光泽,特别瘆人!

    单明山“咕咚”重重落在地上,咬牙道:“我的手指被她掰断了!”

    我急忙打开手电一看,他右手中指和食指齐根没了,鲜血正顺着手掌往下滴落。靠,这死玩意真他妈生猛,比湘西遇到那六只要猛的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