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阴阳鬼探 > 第五百八十章 栈道诡变

第五百八十章 栈道诡变

    跟在我后面的沈冰和曲陌,同时伸手把我硬生生的扯了回来。

    “你怎么了?”沈冰一脸的焦急,就要把耳朵里的纸团摘下。

    我被扯回来后脑子清醒了几分,提气凝神,暂时压住了心底翻涌不止的念头,急忙按住沈冰的手摇摇头,示意不能摘下纸团。

    再转头去看梅老大,这王八蛋正恨恨的盯着沈冰和曲陌,似乎怪她们多事。一接触到我的目光,赶紧把头转向前面。

    “你没事吧?”沈冰又紧张的问。

    我点点头又摇摇头,冲她们俩一笑,表示没事。向前一努嘴,示意继续向前走。梅老大此刻已经踏上了栈道,我嘴上轻声念着净心咒,往前跟上去。

    这条栈道看上去非常古老,木板和栏杆都已显得腐败不堪,沿着着光溜溜的绝壁,呈现一条蛇形斜坡往上蜿蜒而去。踩在上面,发出吱吱呀呀的声响,感觉随时都有可能断折,让人不由心惊肉跳。

    栈道虽然颇为简陋,可是当时科技落后的年代,要在绝壁上修出这样一条人工道路,绝对是一项耗资巨大的工程。普通老百姓是修不起的,可以想象出,这位贵族当年的富有程度。

    往上走了大概十几米高,才看清了栈道终端是一个洞口,距离我们还有二十多米。走到这儿,鬼哭声越来越浩大,已不是开始百余只鬼那种规模了,听着好像真有万鬼之多。可是我心里清楚,这也不过是种幻觉,因为鬼哭声在洞内回响,良久不绝,前声不歇,后声又至,前后不绝的重叠在一起,就像真有万鬼在哭泣了。

    起初念着净心咒还能勉强抵御她们的哭声,可是声音重重叠叠,在洞内每一个角落里翻滚回荡,仿佛净心咒就如大海中的一叶扁舟,被滔天巨浪给吞噬掉了。我心里又开始出现不安的情绪,老爸和雅雪的求救声重新在耳朵里闪现。

    沈冰这时颤声道:“堵着耳朵还能听到哭声,好惨痛,我有点受不了!”

    曲陌也跟着说:“习风你不如使驱鬼咒吧,这样下去,我怕我们坚持不到出口。”

    我何尝没想过要用驱鬼的手段,把鬼哭声镇压下去,可是怨鬼太多,其中也必有厉鬼,如能井水不犯河水那是最好,不然触怒对方,厉鬼现身,在这么狭窄的栈道上,稍有闪失掉下鬼泪潭,那就麻烦了。

    回头一人额头上贴了一张净心符外加一张辟邪符,我也提气至泥丸宫,让混乱不堪的大脑逐渐又平静下来。

    此时忽然“喀喇”一声响,我赶紧回头,一看梅老大趴在前面,一只脚陷在一块折断的木板缝里。我心里不由打鼓,这王八蛋是故意的还是意外啊?正要走过去扶他起来,只见这王八蛋往前一挺身,整个人像一只兔子一样往前窜出两丈多远。双脚一落地,就听“喀喇喀喇”几声响,他故意用力往下跺脚,一连踩断了七八块木板。

    扭着头冲我邪恶的笑了笑,迅速上跑了。我气的一咬牙,甩手发出几枚铜钱,这王八蛋早有防备,合身往前一扑,躲过铜钱后,又直挺挺的从栈道上站立起来,双手一挣,竟然从皮带内出来了。

    “后会无期了!哈哈……”

    随着他一串得意的大笑声,人影几个起落,就窜进了上面那个洞口里,再想发铜钱,人都看不见了。

    我们往前急忙追了几步,到了被踩断的木板前停下,塌陷木板有不到三米多长,这么远跳过去都成问题,何况往前猛跳俯冲力巨大,落地时难保这么脆弱的木板能不断折。推了推凌空一侧的栏杆,摇摇晃晃,根本承受不住人的重量,想从这上面踏过去,是不用想了。

    草他二大爷的,还是低估了梅老大这王八蛋,双手被反绑居然都能逃脱。不过,这也是在他的地盘上,如果不是利用这里的地形,他想从我手心里逃走也是难于登天。

    曲陌说:“不如,我们退回去再想办法吧?”

    我心想也只有这样了,总不能拿着小命开玩笑。才要拉住沈冰往回走,结果下面突然传来一阵“喀喇喇”声响,我们下面不远处一段栈道无缘无故的坍陷了!

    栈道碎木板掉落在潭水中,溅起一团团水花,将水面上的雾气驱散开了。

    “你看,你看,尸体!”沈冰指着水面上漂浮着的一具具尸体惊声大叫。

    我们都看到了,刚才进洞时,由于雾气覆盖着潭水,看不到水面,现在雾气一冲散,把一片浮尸显露出来。看的我们触目惊心,毛骨悚然!

    一具具尸体全用白布包裹,脸朝下浮在水面上,俱各一头长发,全是女尸,粗略估摸有三十多个!

    随着雾气慢慢平静,又重新遮盖住了潭水,再看不到一具尸体。

    我心里砰砰跳着,这是怎么回事,看着尸体没有腐烂,那应该是刚死不久,是被谁杀死丢在这里的?如果是误入此洞的游客,不可能死后全部都用白布包裹,肯定被杀后做成这样的。难道这就是被关在后山的那些女孩?

    一想到这里,心头就是一紧,太残忍了!

    “好恐怖,栈道又断了,我们怎么出去?”沈冰惊惧的抓住我双臂。

    我抬头看着上面,那只有冒险跳过断裂的地方,往上去了。下面断裂的太远,大概有十七八米,根本跳不过去。

    正在这时,就听到一串“嚓嚓”细小的声音,像虫子在爵嚼东西一样,我忽地心头一震,不好,梅老大又使出卑鄙手段,要置我们于死地!

    果然拿手电顺着前面坍陷的地方一看,一只小黑点,正沿着栈道中心迅速的往前移过来,所过之处,木屑纷飞,一块块木板从中断裂。只是这黑点速度相当之快,从听到声音,再看到它的影子,只不过一秒左右时间,它竟然窜到了距离我们五六米之外。这时,后面的木板才纷纷往下跌落。

    我靠,这会儿没哭出来,那是鬼阴虫!

    她们俩也都见过这东西的,不过沈冰是不记得了,曲陌惊声叫道:“是不是鬼阴虫?”

    哪还有功夫回答这问题,一手拉着她们一人,奋不顾身的往下跳了。别说些下面是鬼泪潭,就是万丈悬崖那也得跳。宁肯摔死,也不能让鬼阴虫钻入体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