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阴阳鬼探 > 第五百七十九章 鬼泪窟

第五百七十九章 鬼泪窟

    其实这种法术叫“煮黑豆隐家法”。正月初一,三更时分,黑豆不拘多少,朝北斗烧香一柱,念咒四十九遍。再遇六甲之日,也就是一年中的六个日子,甲子、甲戌、甲申、甲午、甲辰、甲寅日,将黑豆煮了。煮豆时,亦朝北斗念咒七遍,煮后取出晒干。遇到危难时,含在嘴里一颗黑豆,手执六甲总牌两道,念咒驱符后别人就看不到你了。

    如果要隐藏房屋或是多人,那就用六甲符包裹四十九粒黑豆,埋在墙外,别人就看不到房屋和这些人。会产生幻觉,看到房屋就像一座高山一样,非常神奇。不过做这种法事相当麻烦,我说不过雕虫小技,那是故意贬低对方法术,这其实是道法中很高深的一种。茅山古籍也收录在其中,可哥们没好好学过,但懂得怎么破解。

    这么高深的法术都被我破解了,梅老大惊讶程度可想而知。

    “你先告诉我,我们两个人现在在哪儿?”我盯着梅老大问。

    “一个在后面被打晕,一个掉进了野狼窟。”梅老大耷拉着脑袋说。现在知道我的厉害,就乖乖什么都说了。

    “野狼窟是怎么回事?”我问。

    “那里面原来住着一只狼妖,后来突然不见了,但洞内邪气深锁,生人掉进去会马上腐烂,死鬼落入会魂飞魄散。里面到底什么光景,我也没进去看过。”

    我看了看满脸惊愕的沈冰和曲陌,心想果然这里住过狼妖,哥们还真是蒙对了。可惜单明山这小子真够倒霉,想救他一把看来也不行了。

    “那些受害的女孩都关在哪儿?”我又问。

    “就在后山,翻过这个悬崖就是了。”

    我们抬头看看上面,正好这儿枝叶稀疏,露出一片绝壁。草他二大爷的,这么陡峭的山壁,怎么翻啊,你以为我们是鸟人啊?

    “你又想蒙我们是不是?”我有点生气了。

    “不是,这是必经之路。上面有个山洞,里面有条古人修的的栈道,能够通往后山。”梅老大慌忙解释。

    哦,原来这样。单明山死了不用管他,把皮带解下来将梅老大双手反绑了,押着这王八蛋先跑回去找刘先生。但找来找去也没见这人人影。梅老大说,可能全叔把他弄走了,就不必费力气了。

    我心里不由担忧,搞不好那老杂碎可能把刘先生给毁尸灭迹。但现在押着梅老大满山去找也不是个事,决定先找到那些受害女孩再说。

    往上爬了一段山路,出了林子,上面全是寸草不生光秃秃的峭壁,崖顶距离这儿还有几十丈高。要不是这王八蛋带路,我们真没法翻过去。跟着他走到峭壁根处一个洞口前,上面刻着“鬼泪窟”三个字!

    梅老大跟我们说,里面有个鬼泪潭,传说是洞里聚集的万鬼千百年流泪形成的,千万不能掉进去,不然会尸骨无存。再者洞内万鬼常年啼哭不止,进洞之前必须把耳朵掩住,否则会被哭声所撼动,自己跳入鬼泪潭。

    我摸摸鼻子说:“你不是又耍什么花招吧?”把我们耳朵掩住,什么都听不到,那不是等着让他们暗中下手的吗?

    梅老大苦着脸说:“真不骗你,进鬼泪窟不掩耳,那是必死无疑啊,我们做道家这行的也不能幸免!”

    “你也配称道家这行?”我哼了一声,猜不出他到底说的是真是假,但还是为了以防万一,除我之外,把他们三人耳朵用纸团塞住,这就进去了。

    洞里湿度相当大,一进去就觉得空气都是湿漉漉的,一股霉腐味道扑鼻而来。穿过一条五六米的隧道,进入了一个巨大的洞腹之中,手电光柱照向四周,对面石壁上只变成了一个小小的光点。

    眼前就是一个大水潭,占了洞腹百分之九十的面积。只有一条宽约两尺的小道环绕水潭周围。

    潭水中升腾起丝丝绿色的雾气,看着相当的诡异。雾气飘拂在身上,感觉阴冷之极,全身不由打个激灵。

    我心说也没听到鬼哭啊,看来这王八蛋就是想耍我们。正要让他们把耳朵里纸团拿掉时,突然在幽暗的深处响起一阵细细的鬼哭声,丝丝袅袅的钻进我的耳朵里,在心头上触起一片涟漪,瞬间浑身起了层鸡皮疙瘩!

    草他二大爷,还真有其事啊,转头看着四周,心说还是快走吧,哥们连活人的哭声听了都会受不了,更别说是鬼哭了,尤其是女鬼。我推了一把梅老大,他抬头望着斜对面的石壁说:“栈道在那边。”

    我跟着望去,一条栈道从石壁根处蜿蜒而上,修到了洞顶端,由于上面太高了,手电光柱都触及不到,竟然看不清栈道末端什么情况。

    梅老大在前面带路,一边走一边说:“这个洞据说是古代一位贵族死后,为他做悬棺而从洞内修的栈道。这个洞里鬼之所以多,那是因为这个水潭原本是个陪葬坑,听说这个贵族生前好色,搜罗了不少美女,死后便让这些女人陪葬在这儿。然后做法事封禁洞口,使她们鬼魂不能离开此处,常年陪伴贵族尸身左右。她们鬼魂逃不出去,就常年痛苦流涕,终于形成了一个鬼泪潭。”

    他说的这个小故事,听的我毛骨悚然,女人怨气太大,又是为数众多,难免会形成几只厉鬼的。要是蹦跶出来跟我们过不去,梅老大必须绑着,我一个人既要保护他们仨,又要跟鬼斗,感觉招架不过来啊。

    于是一边走,心里一边默念:“美女们,你们受苦了,我们是好人,你们千万别出来啊。回头,我帮你们把封禁去除,让你们下地府投胎去。”

    “呜呜……”

    擦,这心里祷告,屁用没有,反倒是哭声响亮起来,从哭声中听出,不下百余只女鬼。那天愁地惨的哭声,阴森可怖,那是不必说了,问题是真如梅老大所说,她们的哭声,的确能撼动人心!

    刚开始那一只女鬼幽细的哭声都让我心里产生触动,这百鬼齐哭,立刻感觉一片冤屈的泪水,把我心头给淹没,整的特别心酸,眼睛忍不住也湿润了。让我不由自主的想起了死去的老爸和雅雪,泪水就这么不由自主的流下来!

    仿佛听到他们的声音从潭水下传上来。

    “小风,我在下面受苦,你怎么不来救我出去?”

    “习风,我是雅雪啊,我这儿好苦,你来救我啊!”

    我身子一颤,眼睛直勾勾的看向潭水,水面上慢慢浮起他们两人的痛苦不堪的面目。我大吃一惊,但心里对自己喊着:“不要相信,这是假的,这是女鬼幻化出的假象,不要看!”

    可是目光就像被一股无形的力量牵住一般,怎么都挪移不开,耳中听着他们的诉苦,心里一热,纵身就要跳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