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阴阳鬼探 > 第五百七十七章 镇长

第五百七十七章 镇长

    镇长办公地点座落在镇子后面山坡上,挺大一个院子,有十几间房子。房子中间三大间是镇长办公室,一个身材干瘦看上去有七十多岁的老头,坐在办公桌后,眼神冰冷的盯着我们,脸上没半点表情,活脱一具干瘪的僵尸!

    梅氏兄弟已经松绑,低头站在办公桌一侧。全叔坐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满脸不忿神色。

    有不少好事的游客跟着来了,都站在门外。

    “镇长……”我们来了都十几分钟了,这老头就盯着我们不说话,我感到特别纳闷,才要跟他说这事,结果给他一举手示意闭嘴。草,到底什么意思?

    “这事我刚才听人说了,你们不用多讲。”老头死气沉沉的说。

    听了他的语声,大白天的让我觉得心里冒凉气,这是活人吗?要不是哥们有辨别人鬼的本事,真以为这是只僵尸鬼!

    他转头盯着梅老二问:“你刚才说害人了吗?”

    梅老二如遭电击一样,全身打个冷颤说:“没……没有。”

    “嗯,害就是害了,做人要诚实。”老头眼睛一眯,透出两道特别寒栗的精光。

    梅老二擦着脑门上的汗珠结巴道:“那,那就是……是害了,不,不过是我一个人做的。”说着又偷偷看了眼梅老大。

    老头点下头,忽然闭上了眼睛。靠,玩什么深沉呢?二王八蛋已经承认了,怎么就不表态了呢?

    “啊”突然从梅老二嘴里传出一声惨呼,咕咚一声向后仰天跌倒。他手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把匕首,刺在自己胸口上,鲜血溢出来,染红了大片地板砖。身子抽搐几下,眼珠子一翻白便没了任何动静。

    梅老大吃惊的看着兄弟,却如雕塑一样没敢动上一下。

    我们四个面面相觑,心里感到相当震惊,看他这模样绝对不像是自杀,可是事实摆在面前,没人动过他一下,他的死跟别人毫无相关。一种莫名的恐惧不由爬上心头,这个宗族太诡异了,难怪镇上发生这么多稀奇古怪的事,警方都无法cha手,凶手当众自杀谢罪,这不就一了百了了吗?

    老头这时睁开眼睛,木然的看了躺在血泊中梅老二,叹口气说:“此人罪大恶极,虽然畏罪自杀,但不能葬入宗族陵园,把他尸体丢到野狼峡吧。”

    “镇长,这……”梅老大心痛的叫道。

    老头一摆手:“都散了吧。”

    “我女朋友还没找到,这事还没完呢。”刘先生从门外冲进来。

    老头本已神光内敛的眸子突然暴射出两道精光,令人不寒而栗。“大江,你带他们去山上找找,看大河把人都关在了哪里?”

    “我,这……”梅老大一脸为难。

    老头忽地一瞪眼,寒光暴涨,吓得这王八蛋一缩脖子,鸡啄米似的点头答应。老头一闭眼,再不言语了。

    全叔站起来叫道:“都出去吧,镇长要休息。”

    沈冰似乎还要跟镇长理论,刚张开嘴巴就被我拉走,出了镇长办公大院。这任谁都看得出来,他们上演了一出自杀封口的好戏,让梅老二担起一切罪名自杀,然后再由梅老大把人找到,这件事就算了结。

    可是谁都不敢再说什么,因为这个镇长给人的感觉实在是太可怖了,那种看人一眼都觉全身冰冷的眼神,就像来自地狱中的魔鬼,如果再深究下去的话,我怕我们这些人都走不出这个大院了。

    而那些好事的游客,本身与这件事没什么关系,现在死了人,不管是自杀还是他杀,总之血腥的场面,让他们都退缩了。

    得不到群众的支持,就凭我们四个,怎么跟他们对抗?

    梅老大怨毒的看我们一眼,在前面带路,往山坡上走去。

    沈冰冲他背影哼了一声嘀咕说:“你们怎么都这么胆小了?那个镇长看起来比市长架子都大,这就吓住你们,不敢再查真相了?凭他几句话,这件事就这么了解,还有没天理了?”

    我苦笑着跟曲陌和单明山对望一眼,天理,什么叫天理?那不过是冤屈者的悲鸣,生活底层弱者的抗议,真正的天理是掌握在有权人手中的,他们无论作出什么,那就是天理!

    “咱们要跟着梅老大上山找人吗?”曲陌若有顾虑的问我。

    我摸着鼻子看了看已经走远的梅老大,心里想着梅老二死后的情形,愈发觉得这件事没真么容易结束。上山可能会遭遇不测,不上山摆明我们胆怯了,会有更恶毒的手段等着我们。突然间发现,这个老不死的镇长真是个厉害角色,不知不觉就把我们给拉进了圈套,眼下竟然成了进退两难、骑虎难下的局面!

    “你们怎么还不走?梅老大快走没影了!”沈冰急道。

    单明山沉声说:“走一步算一步。”

    我点点头,只有这样了,倒要看看山上有什么陷阱在等着我们?

    刘先生早跟着梅老大走出很远,她要找到女朋友的迫切心情比任何人都强烈。我们加快步伐,不过几分钟就追赶上去。梅老大始终没回头看我们一眼,脚下速度很快,我们几个还能跟得上,刘先生体质就差远了,不多时就远远的落在后面。

    山上草木越来越浓密,走进深处,有时都看不见天日,只能从枝叶缝隙中隐约透露出丝丝光线,四处一片阴暗之色,感觉极为阴森。

    “呼”一阵风突然刮过,树叶长草摇动,瞬间又止息了。

    我心头一动,不由自主停下,看着静寂的四周,心里升起一股不祥预感。单明山也止住脚步用异样的目光看着我,似乎他也察觉到了不妙。

    “怎么不走了?”沈冰回头见我们停下脚步,于是问道。

    曲陌跟着回头看了一眼,忽地脸色一变说:“刘先生呢?”

    我心里一下冒起一股凉气,赶忙回头,发现后面空如一人。刘先生原本距离我们十几米远,现在奇异般的消失了!

    再回头看向前面,只见走在前面七八米远的梅老大,正扭头冲我们诡秘一笑,蓦地身影一闪,立刻消失不见。整个林子里除了我们呼吸外,寂静无声,看不到梅老大一丝身影,感觉特别的诡异!

    草他二大爷,他怎么消失的?单明山就要向前冲过去看个究竟,我急忙叫住他。

    “等等,那是陷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