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阴阳鬼探 > 第五百七十三章 脱衣

第五百七十三章 脱衣

    单明山和乞丐下去后,跟着有一道足迹在草丛中快速闪过,清晰的显出脚印。可是却看不到人,大白天的出现这种诡异现象,让我忍不住背上起鸡皮疙瘩。

    这肯定不是鬼,人怎么可能隐身呢?你以为是在看透明人电影啊?

    那据我所知就是柳灵女有这本事了,可从脚印上看,一双大脚,绝不是女人,柳灵女也给推翻,所以让我感到诡异。

    “会不会是如花?”曲陌小声问我。

    “不是,她没这么大脚。咱们跟着下去看看。”

    我们仨猫着腰悄悄跟在后面,但怕发出响声惊动了前面隐形的邪祟,所以走的很慢,不多大功夫,单明山他们都没影了。但知道他们肯定是去了梅倌镇,因为这个乞丐也不是真正乞丐,应该是女朋友被用了独摇草,他也被邪术加身,变成了一个白痴,迷失在巫山上。

    曲陌路上问我:“那人嘴里吐出一颗枣核就清醒了,坏人用的是什么法术?”

    我不假思索的对她说:“可能是‘枣咒蛊’,此法来源于道家‘枣咒秘诀’,本是治邪病良方,结果演化成了苗族毒蛊。被种下枣咒蛊,主魂被压制,整个人就变成了白痴。”

    曲陌恍然大悟的“哦”声。

    沈冰却兴高采烈的跟我说:“你教给我吧,必要时我帮你应敌。”

    “我只知道这玩意,却不懂怎么做。要学蛊术,改天去湘西找麻云曦去,她可是蛊术中的宗师!”我说。

    “麻云曦是谁啊?”沈冰挠头问。

    我一怔,你不是恢复记忆了吗?看这模样,还是啥都不记得,到底怎么回事?

    回到镇上,也顾不上吃东西,急着找单明山和那个“乞丐”。路过我们住的那家旅馆门口时,忍不住往里面看了一眼。梅小霜一看到我们,吓得面无人色,哧溜一下躲在吧台底下了。

    我心想这小丫头被迫做帮手,应该知道不少内幕,倒是个好证人,以后能用得着。

    现在古镇上热闹繁华起来,各个店铺开张,不少游客在街上观光拍照,隔着房屋之间,看到江水中载满了游客的一只只小船,慢慢漂游。

    这跟哪去找单明山?正在发愁,就见前面游客都急匆匆的往前走过去,似乎前面发生了什么事情。我心想不会是单明山在前面捅出漏子了吧?于是跟着这些人蜂拥过去,一下走到了镇子东头,到了两个王八蛋的屋子外面。

    抬头一看,草他二大爷,还果然叫神仙居,上面挂着挺大一个匾额。就听里面传来争吵声,似乎是那个“乞丐”的声音。当地人也过来凑热闹,只听他们低声嘀咕,说梅老大和梅老二那是出名的活神仙,怎么有人找他们讨要女人呢?听他们口气,对这两个王八蛋很尊敬,唉,这就是被欺骗的愚民,对王八蛋发指的罪行,还蒙在鼓里。

    沈冰最喜欢看热闹,反手拉着我用力挤开一条道,到了门外。梅老大和梅老二这两个王八蛋并肩坐在八仙桌后,面朝大门,单明山就在里面,坐在靠墙壁一张椅子上,微闭眼睛,看上去事不关己一样。

    那个“奇怪”正跳着脚跟两个王八蛋争吵,虽然我们来的晚,但他们争吵的内容来来去去的一直在重复,所以也能大概听明白。前几天,这个人带着女友来古镇游玩,结果晚上女友失踪,他也浑浑噩噩的在山上迷了好几天。现在被人救醒,还知道了女友就是被神仙居两个占卜先生给藏起来的,所以就来这儿讨要。

    那个梅老大不时斜眼看单明山,似乎对他颇有顾忌。梅老二却一副道貌岸然的姿态端坐在那儿,对于对方的声讨,也不动气,神色平静的说:“刘先生你说话要讲证据,不能随口污蔑我们梅氏兄弟。你不打听打听,这镇子上谁人不知我们兄弟的声名,岂是你口中拐骗妇女,毒害好人的神棍?”

    这王八蛋说的四平八稳,无懈可击。而外面围观的当地人也纷纷声援他,指责这位刘先生胡说八道,梅老大和梅老二那是镇上的活神仙,平日帮乡亲做过不少善事,排解过不少忧难,怎么会作出拐骗妇女的缺德事?

    被当地一人一骂,刘先生顿时语塞,他全凭单明山一面之词,跟哪儿来证据指证两个王八蛋?

    这时候单明山猛地睁开眼睛,爆发出两道精光,使梅氏二兄弟脸上不由抽搐一下。

    他手上捻着两根独摇草冷笑道:“既然两位要找证据,那好,我就给你找证据。”

    两个王八蛋一看到独摇草,顿时脸色大变,可能没想到有人能拆穿他们的把戏。独摇草在道家都失传很多年,何况一个普通人怎么会知道这种法术呢?

    “哼,两根草又能证明什么?”梅老二冷冷说道,可是眼神里隐隐透出忧虑。

    “这草我认识,当时我们住旅馆的时候,就是被赠送这种幸运草。”柳先生说。

    单明山举起独摇草冲门外大声说道:“这种草想必各位有见过的吧?有个旅馆接待客人,会赠送这种所谓的幸运草,如果没见过,说明你女朋友不够漂亮。”他一边说,一边在围观人众脸上扫视过去,一下看到我们,突然怔住。

    我冲他伸出大拇指,示意继续。

    这时两个王八蛋也看到我们了,脸上神色更加扭曲。沈冰和曲陌捂着嘴差点没吐出来,这两个人白天看着更恶心。

    “有见过,但是没赠给我们。”

    “我见过有女人半夜戴着这种草在街上乱逛的。”

    “这种草在后山上到处都是,有什么稀奇的?”

    围观人众七嘴八舌议论起来,当地人尤为激烈,他们知道有个小旅馆有这种草送给客人,但不知道是什么用意。

    单明山冷着脸说:“这草是没什么稀奇,有女人愿意出来戴上吗,还有梅家二位先生,你们是否也敢戴上?”

    话音刚落,就听有人叫道:“我愿意。”

    竟然是曲陌,她冲我使个眼色,大方的走进门内。单明山倒是一怔,但随即把头转向两个王八蛋。

    梅氏二兄弟对望一眼,看眼神充满了狡狯,心说不妙,才要冲进去,就见梅老大咳嗽一声,梅老二嘴唇轻动几下,把手放在了桌子下面,撮唇轻轻吹了口气。

    曲陌身上衣服“唰”地就掉落了一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