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阴阳鬼探 > 第五百六十四章 群鬼啖身

第五百六十四章 群鬼啖身

    “哼,我跟你交手这么多次,你的动作习惯难道还看不出来吗?况且懂易魂术的人并不多,现在省城八大家几乎殆尽,除了你张云峰还有谁能做这事?只不过你可是死人,这点就令我想不通了,不然一开始我就会揭露你的真面目!”我大声说道。

    其实他是张云峰的事,是刚才才发现的,因为多次见他逃跑时的模样,动作很特殊,一只手总会提着裤子,好像唯恐裤子会跑掉一样。

    龙少辉一耷拉脑袋,跟斗败的公鸡似的,满脸惨笑着说:“你又赢了,我是张云峰。”这狗杂碎换回了自己本来声音,抬头看着我,神色不甘的说:“我也想不通,为什么每次看到你开始都蒙在鼓里的样子,可是最后却能揭破一切真相。”

    我挖了下鼻孔,骄傲的说:“那是你轻敌的下场,我蒙在鼓里我只不过装出来的。”说实话,开始真是蒙在鼓里,后面因为一丝微小的发现,会让我揭破整个事实真面目。

    对于假龙少辉的怀疑,来源于这次省城他对我的眼神不同,口气和说话方式感觉都有变化。刚开始觉得怪怪的,后来从照片边缘的身影上,我看到了他的耳朵轮廓,正好处于闪光灯一个亮点上,跟龙少辉的耳廓非常吻合,才想到现在的龙少辉不是本人,当时也死在了一线天。

    但当场就被人掉魂救过来,这是一颗极有价值的棋子,敌人怎么可能失去他呢?只是这十年中,一直扮演龙少辉的人,并不是张云峰,而是另有其人。这次占据龙少辉的身体,我估计是因为他的尸身内脏被挖,不能还魂,只有借助这个躯壳了。并且他对龙少辉非常的了解,扮演此人也不会穿帮。

    张云峰一脸懊恼,其实他每次败在我手下,或多或少都有轻敌的原因,总以为自己计划周详,可每次都被我捅个底朝天。

    “放我这一次,龙少辉账户上的钱全部归你,怎么样?”这狗杂碎居然跟我谈上交易了。

    你还别说,几千万的巨款哪,想着都要流口水。转头看了看沈冰,她正瞪着我呢,于是干咳两声说:“我就是答应,这些冤魂们也不会答应。你去死吧!”

    这个死字一出口,女鬼们立刻蜂拥而上,把他团团围起来。我眨巴眨巴眼,都看不到这狗杂碎一点身影了,给女鬼包围的密不透风。

    “啊……习风,我好不容易才还阳的,你居然……啊……我不会放过你……”

    听他惨叫了几声,还没死,估计女鬼们正在啃他身上的肉。等了这么多年的冤魂们,肯定不会让他死的太痛快了!

    我和沈冰最后都不忍心听下去了,捂着耳朵,还是觉得惨叫声丝丝袅袅的钻进来,感到惊心动魄。

    过了很久,张云峰惨叫声才越来越微弱,最后没了声息。女鬼们呼喇散开,我的天,我跟沈冰捂住嘴,胃里一阵翻腾,差点就吐出来了。整个尸体被啃的基本上剩下一具白骨,只留下脑袋没啃,留着他张口痛叫的。实在是惨不忍睹,心里一阵发毛。

    我心想这狗杂碎跑回地府,说不定还会弄到还阳机会,我这就收了他的魂魄,就地打散。可是没带点睛笔,开不了阴阳眼,也看不到他在什么位置。才要念拘魂咒,忽地那只带头的女鬼大惊失色的说:“外面来了一个很厉害的人,正用道法要把我们的魂收走。”

    我一听就知道肯定是那个神秘凶手,于是对她说:“不用怕,我帮你们把他赶走。”

    “谢谢习先生!”一片阴森的鬼话声,让我忍不住毛骨悚然。

    这地方不能久待,鬼气太重了,拉着沈冰匆忙出了洞口。看到外面黑暗之中,一条瘦长的人影站在院子中间,正在念咒烧符,用的是收鬼咒,这玩意是邪术里的一种,养鬼用的。能在这儿将附件几百米之内的鬼魂统统bi出来,然后一个个收进封鬼的容器内带走。

    第一个被bi出来的是刚死的张云峰,身子很虚弱,胆子也小,在那人跟前显身后求道:“你放过我,这次我回地府再也不出来,不会再跟您斗气了。”

    那人冷哼一声,根本不鸟他,拿起一只玻璃瓶就要把他收进去了。眼见他又接着念咒,下面的女鬼有几个已经抵受不住出来了,我掏出两枚铜钱,甩手冲这人掷过去。

    铜钱石头紧急,破空声嗤嗤发响,在静谧的黑夜里,格外显得清晰。这混蛋闪身一跳躲开,嘿嘿冷笑两声,轻声又念了两句咒语。

    忽然间,我就觉得背后一阵阴冷,心叫不好,妈的这鬼头针是无处不在,肯定是这东西在后面偷袭。我拉着沈冰用力扑到门外,一个急速转身,发现鬼头针就紧跟在后面,头上长针已经刺到衣服上了!

    现在躲闪不及,手上只有铜钱,捏起一枚快速挡在针头前。鬼头针这下动作非常迅猛,一下针尖就刺入了铜钱中间孔洞里。我手上使劲,同时身子往后急退。鬼头针前细后粗,针尖穿出铜钱孔洞几寸后,就给卡住了。

    铜钱经历万人之手,最具阳气,这鬼东西是自动送上门,立刻就嗷的惨叫一声,想往回拔脑袋。我心想哪有这么容易,迅速从口袋里摸出一张符贴在他的灵窍上,咒语没念完,这鬼东西就惨叫不断,化为一股青烟飘散了。

    正在这时,就听沈冰呼喝一声,“砰”地似乎击飞了什么东西,然后就痛叫道:“痛死了痛死了!”

    我回头问她:“怎么了?”

    “他丢过来一只东西被我挡飞了,上面有刺,现在感觉又麻又痒。”沈冰搓着手臂说。

    我心头一惊,出现麻痒感觉,那是中毒迹象。再抬头看那人,已经消失不见。这混蛋太狡猾,一击不中,知道没有第二次机会,也绝不会给我抓住他的机会,早就溜走了。

    我赶紧打开手电,让沈冰卷起袖子看了看,心底一沉。她雪白如藕的手臂上,出现斑斑点点伤痕,正在往外冒黑血,从伤处往上皮肤完全变成了黑色,已经到了腋窝处。非但是中毒,中的还是剧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