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阴阳鬼探 > 第五百五十二章 挖坟

第五百五十二章 挖坟

    挖坟掘墓是缺德了点,可是三尸鬼让我们变成这样,相比之下,她更缺德。

    简单吃了点零食充充饥,然后又画了一些符。这时候听到储物柜里咕咚咕咚的响起来,祁勇醒了。为了避免被左邻右舍听到动静,只有打开柜门,再次给上一拳,让他再消静一晚。

    挖坟这种活儿,我们一没工具,二没人力。像萧绍、苏瑶他们动拳脚可以,做苦力活儿估计就是废物。就我一个人用手挖,到天亮也挖不出来。看着对面的民居,灵机一动,心想何不找胡志刚和曹云海帮忙?

    于是先拿银针在小腹上做了开穴刺灵的法事,三尸九虫已跟身体融化,不像煞气一样能够驱除。不过,用这种法事,可以跟尸虫建立一条通灵渠道,接触到它的气息。在针尾系上红绳,指引罗盘,寻找三尸鬼的尸骨。

    这有点难度,因为利用阴魂的一部分搜魂,是双重对象,不仅会搜出尸骨,还会去搜三尸鬼鬼体,说不定会把我们指到哪儿。好在距离死娘们坟头很近,应该第一个目标是尸骨。

    果然罗盘上出现了两个目标,一个是附近的坟地,一个按照距离推测,应该是老阎的铺子。我有点纳闷,看样子三尸鬼还在地下室,怎么会给放出来了呢?这会不会是老阎捣的鬼?

    等把三尸九虫驱除后,我得再去趟老阎铺子看看,要真是老家伙在捣乱,非好好教训他一顿不可。

    我跟沈冰跑到对面,这时候民工兄弟吃过饭,正在打牌。我把胡志刚和曹云海叫出来,编个谎话说,那个女鬼可能还要来,为了把她搞定,我们得把她尸体挖出来做个法事。起初他们听到挖坟显得既害怕又为难,但想到关系到自己的安危,也就答应了。立马拿着铁锹和铁钎跟着我们去了坟地。

    今晚没有月光,到处黑漆漆的,我们拿着两把手电,两道光柱穿破坟头上的黑幕,看上去说不出的阴森诡异。

    我按照罗盘上的指引,指着其中一个坟头说:“就是这里了。”

    由于四周气氛瘆人,沈冰手指紧紧握住我的手臂,感受到她内心很恐惧。

    胡志刚和曹云海也满脸惊惧的点点头,抡起铁锹就要在动手。这时忽地传来一阵“嘎嘎”夜猫子的叫声,吓得他们两个手一哆嗦,铁锹竟然掉地上了。

    “不用怕,是夜猫子。”我笑了笑说。

    胡志刚和曹云海紧张的连话都说不出来,大冷天头上满是汗珠,又重新捡起铁锹,在坟头上挖起来。

    正当他们俩把坟头掘开,眼看就要挖到棺材了,突然我们身后响起一阵“桀桀……”诡笑声。不但胡志刚和曹云海咕咚一下坐在地上,连我都浑身都起了层鸡皮疙瘩!

    沈冰的指甲一下深陷我手臂内,惊恐的说道:“好像有鬼啊!”

    胡志刚和曹云海本来就吓得够呛,听到有鬼这俩字眼,顿时软在地上开始发抖。好在又我这个阴阳先生在场,没有吓晕。

    我心想他娘的是有人故意不让我动这个坟头,这声诡笑听着跟噩梦里楼坤遇袭时差不多,别中了鬼头针。当即拿出一张驱鬼符,点上八根蜡烛把我们全都围在里面,念咒把符烧着,撒了出去。

    鬼头针再厉害,也不可能突破我这鬼事传人摆下的法阵。

    “没事了,继续挖,不然过了今晚就没机会了,以后必定会被恶鬼缠身!”这么骗胡志刚和曹云海有点不地道,不过除此之外我也没别的办法了。不然,他们不一定会帮忙。

    胡志刚和曹云海一听以后可能会恶鬼缠身,就打起精神起来继续往下挖。我交代他们低着头,不论看到什么听到什么,都不要停下。

    好在那声诡笑过后,再没了任何声息,似乎被我的法阵给吓跑了。两个人急着把活儿干完赶紧离开这儿,特别卖力,没过多大会儿,就挖出了棺材盖。

    开棺是有忌讳的,第一棺材里会积存大量尸气,贸然打开,搞不好会吸中尸气当场毙命。第二像老阎故意养三尸鬼这种情况,肯定在尸体上做了手脚,难保不会是具沉睡的僵尸。第三擅开死者灵柩,那是有损阴德的事,必须要瞒天过海,不能让地府查知。

    这个我早有准备,让他们俩带上口罩,可避免第一时间吸入尸气。陆飞家存有糯米,这玩意不但破僵尸有奇效,在驱鬼辟邪中也有很大用处,一般阴阳先生家里都会这东西。我抓出一把糯米,交给沈冰,如果发生尸变便撒过去。

    最后就是瞒过地府这件法事了,那八根蜡烛也是为此准备的。拔出带来的铜钱剑,念了灵剑咒往上一抛,铜钱剑悬在半空中急速旋转,与八根蜡烛相互呼应,布下一个严密的法阵,别说鬼不能侵入,就算七爷八爷来了,也不敢进来,这就隔断了地府的眼睛。

    胡志刚和曹云海头一次见到这么玄乎的法事,铜钱剑居然能自己旋转在上面,都看呆了。两个人还说:“真厉害啊,这哪是人做出来的法事,简直就是神仙!”

    哥们听了这句奉承,不禁飘飘然心里特别舒服,心想你们见过啥啊,比这更玄乎厉害的还没使呢。沈冰此刻抓着我手臂的手指放松了一些,跟着说:“嗯,不是神仙,是神人!”

    听她的口气,似乎对有这么一个男朋友,感到很得意。

    “开棺!”我绷着脸说,这可是严肃的事,不能嬉戏。

    胡志刚和曹云海现在对我信心十足,也没那么怕了,拿起铁钎插入棺盖缝隙中,用力往上翘起。

    “桀桀……”

    随着一声阴森的笑声,一股阴风吹过,刮的蜡烛明灭不定,胡志刚和曹云海又惊的停下手。

    我连忙连念三遍驱鬼咒,才保住蜡烛不灭。才要开口让他们继续开棺,就见一张惨白的鬼脸,在黑暗中显露出来,在烛光的映照下,显得特别诡异骇人!

    胡志刚和曹云海一见这鬼脸,吓得当场大叫一声,抱头趴在坟头回填土上,撅着屁股发抖。

    这鬼不但脸色吓人,更吓人的是头上,伸出一根尖细的长针,大概有尺许长。草他二大爷的,这恐怕就是鬼头针吧?我管你是什么东西,挥手撒出八枚铜钱,在铜钱阵布好之前,鬼头针蓦然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