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阴阳鬼探 > 第五百五十一章 苏瑶的实话

第五百五十一章 苏瑶的实话

    她答应虽然这么不情愿,可是我心里就像吃了蜜一样的甜,这丫头人品值得信赖,说话是算数的,答应做我女朋友绝对不会变卦的。

    “你说的,永远不能耍赖。”我故意强调一句。

    “大哥,我想清静一会儿,你别再烦我了好不好?”沈冰抽泣着说,似乎答应做我女朋友,那是绝对违心,受到了天大的委屈。

    “好,我不说话了。”我心里偷偷乐着,然后闭上嘴巴。

    沈冰哭了一会儿,止住了眼泪,眼睛红红的对我说:“我答应做你女朋友,不仅仅是为了你折磨我。还有为了我的兄弟姐妹,你一定要想办法治好他们,否则,我死也不会跟你交往。”

    我点头:“这个你放心,今晚我有把握把我们全都治好。”

    “然后我们约法三章。”这丫头擦了把眼角的泪珠,接着说:“第一,要经过审核期……”

    狂汗,又是老一套,你就不能换点新花样,老是给我来审核期,都两回了!

    “要按照严格的程序来,不许自称是我男朋友,不许告诉任何人我们的事。如果审核不通过,下面两条就不用提了。第二,经过审核期后,你也不能对我毛手毛脚,给我一个接受期,不然我告你耍流氓……”

    擦,我差点晕倒,你这么开放的女孩,居然内心保守的跟原始人类差不多,以前我们连接吻都很少,动不动就是我耍流氓,有我这么可爱的流氓吗?

    “第三,我一旦接受了你,你就不能再反悔,要爱我一辈子!”她说完眼泪又下来了,不知道是做我女朋友感到后悔,还是因为她不能后悔才这么痛苦的。

    “我不会反悔,永远不会,以前是这样,以后也一样。我会爱你永生永世!”我一脸正经的跟她说。

    “什么以前,我们以前就压根不认识。都怪我要抢着办这件案子,呜呜……”沈冰又哭了起来。

    搞的我浑身不自在,好像我这是在bi良为娼一样。我一笑说:“你不用这么委屈,我们相处一段时间,你如果看不上我,我不会赖上你的。”

    “那是你说的,以后不许耍赖。”沈冰立马止住眼泪,不哭了。

    我一愣,看这意思,以后准会看不上我。不由一阵苦笑,心想这缘分不是强bi的,是我的绝对跑不掉,不是我的,总会鸡飞蛋打。

    “我不会耍赖。你睡一会儿吧,晚上我们要去想办法驱除邪气。”

    沈冰可能真的累了,躺在孩子一侧不多时就睡着了。看着她香甜的睡姿,感到心里特别安逸,希望时间凝固,就让我这样一直守着她,足够了!

    苏瑶他们也都歪倒在椅子上睡着,直到下午才醒。

    我不敢睡,就这么静静的看着沈冰。上午从外面时不时传来警车鸣笛声,让我很担心,但始终没走进这条小街内,到下午他们醒过来才松了口气。

    让苏瑶和蔺永怡两个人去煮了方便面,这是唯一能煮的东西。吃过后,我唯恐苗小娟勾引我和萧绍没效果,会抑制不住体中欲念发出叫声,所以给她嘴巴上也来了一条胶带。

    沈冰还记着苏瑶跟龙少辉的事,又审起苏瑶。我说这事就别问了,她结果一瞪眼跟我说,你不想通过审核期了是吧?我于是一低头,那你就随便问,我是怕你累着。

    我是不是挺没骨气的,比以前jian骨头多了,连王子俊都不如?

    苏瑶倒是有问必答,并且牵连出一些有关龙少辉鲜为人知的事情。

    龙少辉其实很早就跟张云峰就有勾结,并且跟凌厅长之间也有猫腻。他身为重案组长,你说能查不出凌佩强的案子吗?答案是no!这件案子虽然牵扯到了黑珍珠,可是案子重心不在这里,他派沈冰这样一个胸大无脑的女警出来,那是分明分散注意力,也不想把案子查清楚。

    后来我的参与,这件案子发展到纸包不住火的地步,他才往退缩,保住了自己的前程。如果我不去省城,这件案子恐怕会不了了之,永远都查不清楚。

    他同样是个八面玲珑的人物,与高家也有勾结,当时逼迫沈冰嫁给高松,那也是为了某种利益,最后却因为这件事,反而被高松咬了一口,赋闲在家很久。但这人能力是相当强的,最终又再次复出。

    张云峰死后,龙少辉无法再从龙楼组织上获取利益,便对省城龙楼组织最后一股残余势力进行清剿,以打恶除黑之名,立下汗马功劳,很快就要升职了!

    苏瑶也在清剿名单之列,为了保身,只有千方百计傍上龙少辉。自古英雄难过美人关,有妇之夫的龙少辉,也招架不住苏瑶这样美女的勾引,收入后宫,并将她调入自己麾下,以供随时xxoo!

    草他二大爷的,龙少辉看上去如此正义的一个人,却他妈暗地做些龌龊卑鄙事。我算明白了,在利益的诱惑下,没有做不出来的,只有触摸不到的,这就是人性!

    沈冰吐吐舌头:“龙组长说是我父母生前最好的朋友,对我特别关照,看来我以后要小心了,这人太色。”

    我一笑说:“省城内风云诡异,不适合你这种毫无心机的人生存,做我女朋友,那是上天安排的,我早算出来了。”

    “再次警告,审核期内不许胡说八道!”沈冰冲我皱皱鼻子。

    我笑笑没再说话,感觉有点困了,正好现在有沈冰在旁边守着,我想再进噩梦看看那个神秘人到底是谁。于是交代沈冰,叫她天黑之后记得叫醒我。

    果然一睡着,就进入了这个噩梦,可是倒霉的是,又重头开始,并不是接着上次来的。耐着xing子,重温了一遍楼坤的成长史和省城第一天的遭遇。这次看到那对剖腹自杀的老人,由于是第二次看的仔细了点,发觉他们眉宇之间,与沈冰特别相像。

    可是沈冰父母死在了黄山,他们是谁呢,难道是沈冰的其他亲人?不过世上相像的人多了去,每天总有认错人的事情发生,可能是个巧合吧。

    好不容易等到了楼坤被鬼头针暗算,那个神秘人从黑暗中一步步走出来,马上要看的他的面目,我的心又再次提到了嗓子眼。结果在这关键时刻,被沈冰推醒了!

    睁开眼差点没哭出来,两次都被人破坏,就这么巧合?苦着脸看着沈冰,你就不能再等上几秒钟?但也不能怪她,现在已经天黑,是我交代他这时候把我叫醒的。

    “天黑了,你不是说晚上去想办法的吗?”沈冰说。

    “嗯,先吃点东西,一会儿我们去挖坟!”

    “什么,挖坟?那不是很缺德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