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阴阳鬼探 > 第五百五十章 求你不要折磨我

第五百五十章 求你不要折磨我

    怎么回是龙少辉呢?这个答案让我感到无比惊诧,就像太上老君跟铁扇公主有一腿那么让人难以置信。

    但目前苏瑶说出的百分百是真话,绝不会有假。我跟沈冰面面相觑,都不知道该说啥好了。

    “你怎么跟龙组长好上的?”沈冰愁眉苦脸问。

    “因为组织老大一死,我必须要找个后台活下去。”苏瑶木然答道。

    “组织?”沈冰一怔。

    我连忙转移话题:“好了,问话结束,你该答应当我女朋友了吧?”不想让沈冰知道过多的事情,她是个打破沙锅问到底的类型,再把前事翻起来,恐怕整个警局都会知道苏瑶曾经参加过龙楼组织。

    “那个也不算,因为鬼没除掉,你不算赢。是吧,萧绍?”擦,她竟然开始发动起那小子了。

    “是,他没赢。”萧绍垂着脑袋回答。

    “你耍赖是不是,那好……”我说着把她手打开,心想一会儿让你乖乖缴械投降。

    她皱着鼻子冲我哼了一声,意思好像说神气什么?她伸展一下手臂,打个哈欠,突然转头冲我一笑,笑的挺暧昧。我心头突的一跳,来了,她身子里虫子开始发作。

    “想不想当我女朋友?”我问。

    “想啊,我这会儿就想做你女朋友。”一边说一边双手搂住了我的脖子。

    汗,一下让方向跑偏,车子差点窜出公路。

    她手臂这么跟我一接触,打个激灵又恢复了清醒,慌忙放开我红着脸说:“我刚才不是发自心……我是的……”说着就去解衣扣。

    “拉住我手臂,快!”我不能让她这么干,解开衣扣我还不得把车开进沟里啊?

    “急什么……”她抛着媚眼拉住我手臂,忽地又脸红的骂道:“是你故意整我的是不是?”

    “我干吗要整你?咱们大家都中了邪……”

    “为什么你会没事?”反倒是被她给咬中这句话了。

    “因为我是阴阳先生,所以比你们有定力。”

    “你少来,我早知道宝石在你身上,这种感觉我会认不出来吗?”沈冰狠狠的盯着我。

    糟糕,哥们把这事给忘了,她曾经也被魅宝的气息给迷的死去活来。

    “咳咳,宝石我本来是昨天刚刚找到,晚上要还你的,结果出了这事。宝石能暂时镇压邪祟,所以先不还了。”我只有编出一个瞎话。

    “你怎么能这样,快还给我!”沈冰说着使劲在我手臂上掐了一下。

    呵,够疼的,我一咧嘴说:“你说话不算数,我就可以不还东西。”

    “我怎么说话不算数了?”

    “只要你守诺做我女朋友,什么事都好商量。”我嘿嘿笑道。

    沈冰气的咬牙道:“宁肯不要宝石,我也不会做你这个土包子女朋友。”

    唉,这丫头失忆前后判若两人,以前喜欢土包子,这会儿竟然这么讨厌土包子。看来老天还是有意在耍我,我们根本走不到一条道上。

    沈冰就这么气鼓鼓的瞪了我一路,但手又不敢放开我手臂,感觉特别有趣。我开车不敢直接回出租屋,而是向相反方向兜个圈子才绕回去。因为公路路口都有摄像头,在附近村子里转一圈,警方就不容找线索了。

    回到出租屋,把祁勇用胶带封住嘴,双脚都用绳子绑起来,打开储物柜,把东西拿出来,将他关进去正好容下。

    苗小娟倒是个麻烦,不过让三个呆头鸟看着她,省心不少。

    “萧绍,你放开我嘛,我好喜欢你。”苗小娟不住的挑逗萧绍。

    但他们仨被我下了严令,萧绍低着头跟木头似的说:“我不喜欢你,我只喜欢冰冰。”

    我把孩子放在床上,两个小家伙还正睡的很香,根本不知道换了地方。从他们穿衣上看,是一个男孩一个女孩,男孩是眼镜男的孩子,女孩是隔壁的。看着他们,想到他们父母不在了,以后成了孤儿,并且有怪物在身,身世如此不幸,心里就是一沉,忍不住叹口气。

    “他们好可爱。”沈冰也跟着叹气说。

    “咱们把两个孩子收养了吧。”我看着孩子说。

    “什么咱们,需要你么?哼!”

    我苦笑一声,坐在床沿上,望着窗外的夜色,心里开始想着怎么寻找三尸鬼的尸骨。搜魂咒倒是能用,不过要有三尸鬼鬼体毛发。摸着鼻子琢磨了一会儿,觉得三尸九虫算是三尸鬼身体的一部分,如果能利用上,还是有希望找到她的坟头。

    “你发什么呆?我好困,想睡一觉行不行?”沈冰撅嘴说。

    “随便,我不会趁你睡觉干坏事的。”

    其实我说的实话,但沈冰却反而生了疑心,一撇嘴:“算了,我还是不睡了。你想到驱邪办法了吗?”

    “想是想到了,但我不能用。”

    “为什么?”沈冰奇怪的看着我。

    “因为邪气一除,你就不肯在我身边,宁死不干。”我神色坚定的说。

    “你……”沈冰气的说出一个字后,又忽然冷笑说:“那好,你就别睡觉,否则我拿了宝石让你做坏事去吧!”

    “放心,我曾经有过三天三夜不睡的经历,就看咱们谁熬得过谁?”我针锋相对的说。

    沈冰气的双拳紧握,那种恨不得一脚踹死我的模样,但偏偏又没地方下嘴,感觉特别好笑。

    “笑,笑死你算了!”她往床上一坐,别过头去。

    看着她生气的模样,心里一阵温馨,想起我们之前分分合合,还不是迭遇波折?她只不过是失去了记忆,又不是跟我死别,我为毛要放弃?她失去记忆,又一个人孤零零的生活在省城,唯一一个可照顾她的龙少辉,现在又变得越发诡秘,我不在她身边能放下心吗?

    我不能放弃,她就算嫁人,我也会在一旁悄悄的保护她,直至终老!

    “习风,你不想看看我内裤是什么颜色吗?”汗,苗小娟又开始勾引我了。

    听到这句话,虽然心里跳荡不止,不过倒是让我想起了死去的那个护士小敏,她当时被偷走了内裤,因而丢掉了性命。我曾经用开穴刺灵帮她拔除了凶鬼煞气,这办法如果用在搜魂咒上,应该能找到死娘们的坟头!

    想到这儿眼前感到一片光明,忍不住站起身。

    “你发什么神经?”沈冰皱眉问。

    “我想上厕所。”我一脸坏笑的说。

    “你……不许去。”沈冰又羞又气。

    “做我女朋友就不去,为女朋友憋死也所甘愿!”我大义凛然的说。

    “好吧,我答应你了,求你别再折磨我了!”沈冰居然气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