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阴阳鬼探 > 第五百四十二章 曹云海的回忆

第五百四十二章 曹云海的回忆

    为了自己的小命,还是忍住了,这个混蛋的真面目,总有一天会见到的。因为他杀了人,总会留下蛛丝马迹,像梅若奇都被我揪出来了,这混蛋比她还厉害吗?

    简单吃了点东西,到对面看了看,曹云海已经醒了,只有胡志刚在守着他,其他人都到工地干活去了。

    曹云海早从胡志刚嘴里知道是我救了他,对我是千恩万谢。我说都是老乡,不用这么客气,就跟我说说,那块红宝石的事吧,是谁给的?

    曹云海一听马上脸上变色,低着头沉吟良久说:“我答应了这人,死也不能说的。”

    胡志刚摸着他的脑袋说:“傻孩子,这件东西差点害了你的命,还有啥不能说的?”

    我冲胡志刚笑笑,然后看着曹云海问:“是不是楼坤让你妥为保管的?”

    曹云海如中电击般从床上跳起来,瞪着我说:“你……你咋知道的?”

    “我猜的。”我说着坐在床边,让他也坐下,又跟他说:“楼坤以前也曾跟我说过,要我帮他保管一件东西,可是,我经常山南海北的到处跑,所以就没答应。那块东西摸上去阴凉柔弱,非常舒服,是不是?”我信口编出一番谎话,为的是骗取他的信任,后面套话就容易多了。

    “你也认识楼坤?”曹云海和胡志刚诧异的看着我。

    “认识,为了查明他的死因,我特意租了对面屋子。”

    “你不会是警察吧?”两个人又警惕的问。

    我一笑:“不是,你们放心,我绝没恶意。我们同是楼坤朋友,都是一条战线上的。”

    两个人这才放松表情,曹云海叹口气说:“坤子是个好人,就是脾气古怪了点,不太跟人好相处。我能跟他玩到一块,那也是因为几年前,我中邪差点就没命了,是他救了我。他懂得道术,还挺厉害的。我上次中邪据说是老怀家养鬼闹的,他跟我说,以后会有人收拾老怀,现在不用管,让老怀多活几年吧。以后这老家伙,会死的非常惨。”

    胡志刚接口说:“这事咋没听你说过?老怀的确死的很惨啊,楼坤居然未卜先知,那不是神人吗?”

    我心里也觉得好奇,楼坤无非就是吞食了前世留下来的魅宝,竟然变的这么厉害,不但道术精奇,还跟我老师哥一样,能够未卜先知,的却不简单。

    “那后来楼坤是怎么死的,又怎么会把东西交给你保管呢?”我问。

    曹云海又叹口气,跟着说起楼坤的死因。说他第一天到省城,晚上就招邪祟了,第二天早上大家在坟地把他找到的。当时他昏迷不醒,后来足足睡了一天才好过来,悄悄告诉曹云海,他法术被破,只剩下一半的功力了。

    之后这一年多里,他们这儿就没怎么消静过,总是半夜会听到有脚步声,时不时还会听到鬼哭。而他们半夜醒来,总发行楼坤不在床上。但这期间,楼坤倒是没出什么意外,直到去年,六月份时候,楼坤不知道招惹了什么邪祟,变得发疯,跑出去跟人打架,听说都出了人命,一个女人被打死了,还是一个天师的徒弟。

    靠,原来楼坤把柳灵女了,那老阎能行吗?难怪老阎和陆飞跟他玩了两天,才把他制服的。

    曹云海接着说,后来楼坤被警局带走,又奇怪的无罪释放。从此回来后,楼坤就变得沉默寡言,连曹云海都不带搭理的。直到他临死前一天,楼坤忽然又变得挺开心。晚上把曹云海叫到那片坟地里,从嘴里吐出一块红宝石交给曹云海,并嘱咐他,自己死后把这东西埋在那棵大树下,不要告诉任何人,也不能碰那东西一下。直到第二年三月,就不用再守护了。第二天早上,大家起来发现他死了,脸带笑容,好像临死也很高兴。

    说到这儿,曹云海低下头,显得挺难过。现在就是三月了,正好不用自己守护的时候,东西却丢了。那完全是怨自己没听楼坤的话,他死当天,晚上就把宝石拿出来看,结果从此上瘾,每隔几天都忍不住去拿出来摩擦脸颊,最后就出事了。

    我点点头,楼坤真够厉害的,死前还算到来年三月份魅宝会丢失,并且会落在一个好人手里。他的死,估计是应他父母所言,活不过二十四岁这个天命。而这也是地府早就定下的期限,他不得不死。如果还有另外一个解释的话,那就是因为法术被破,不重新投胎,将没有能力再与敌人周旋下去。

    从他们这儿出来后,也没地方可去,就沿着这条小街往东溜达,一直走到那片坟地内。那个曾经埋藏魅宝的坑子还在,于是从分体之间穿过走到跟前。我也是纯属闲得无聊,蹲下来低头看看坑内,又抬头看看眼前这棵大树。

    但这一看,却发现了一个秘密,大树上刻着三个字:“魏子陵!”

    难怪楼坤投胎转世后,能找到前世遗留下来的魅宝,原来临死之前,早就知道来世叫什么名字。虽然忘记了东西在哪儿,但可以搜寻自己的名字,嘿嘿,不简单哪!

    又在这儿蹲了一会儿,没发现其他知道注意的东西,这才回了住处。躺在床上想着楼坤的前世到底是谁,为什么吞食了魅宝不但不死还变得这么厉害,并且临死还能退货,这玩意真的太玄乎了。

    正胡思乱想着,手机响了,一看是沈冰,急忙接起来,谁知沈冰大声叫道:“还我宝石,不然你死定了!”声音特别大,差点没把我耳朵震聋。

    “我正在想办法……”

    “我不管,明天晚上你一定还给我,不然你就等死吧!”她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我不由苦笑,这丫头脾气比以前更冲了,这该咋办?

    这两天缩在屋子里也没出门,倒是接了陆飞他们几个电话,都是问平安的。尚城镇现在也是风平浪静,老杂碎和付雪漫估计都在养伤,魏子陵和小雪一切平安。不过我妈这两天貌似很烦,全是因为陆飞这小子买的那只猫惹出来的祸,说拉屎会自己上厕所,结果牛大婶找我妈算账,说这只猫到处便溺,要我妈把送猫那小子给叫过来,好好教训他一顿。

    到了傍晚,我开始发愁,要参加苏瑶生日聚会,沈冰肯定在场,我咋跟她交代啊?

    这时苏瑶打来电话:“快来啊,你这个男朋友不早点赶到,我们不就穿帮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