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阴阳鬼探 > 第五百四十章 丁五茅六

第五百四十章 丁五茅六

    楼坤和曹云海一起跟着胡志刚当了建筑工人,他的小身板很瘦弱,但干起活来却挺有力气。第一天干完活,晚上就悄悄溜出去了,打车去了市北旧城区,这儿大部分建筑还是以前的破旧筒子楼。

    他走进一栋四层高的旧楼里,上到了顶层,嗯响了一户门铃。开门的是一对花白头发的老年夫妻,问他找谁,他说:“我找丁五茅六。”

    两个老人一听当时就是一脸的震惊,然后又恢复了平静神色,将他让进屋子,把门锁好。

    “你们死期到了,该是去投胎了!”楼坤叹口气说。

    两位老人神色坦然的点点头,看上去他们之间就像约定好了一样,并没有因为这句突兀的恐吓感到任何惊讶。

    他们对望一眼后,老太太拿来一把剪刀,忽然问了一句:“以后我女儿……”

    “放心,几天后,你女儿就开始有人保护了。”

    两个老人点点头,再没说话,老太太猛地扬起剪刀一下插进自己的肚子,顿时鲜血四溅!

    我不由瞪大了眼睛,心里怦怦跳着,为什么老太太要以这种方式自杀?

    老太太闷哼了一声后,又将整个肚子挺开。鲜血顺着衣服像河水一样流淌下来,染红了整个身子,老太太冲着老头一笑,歪倒在地上,扭动几下便不动了。

    老头也微微一笑说:“我马上就来。”从老太太手上拿过剪刀,以同样的方式自杀,跟老太太并头倒在血泊里!

    他们死时脸呈笑容,没有一丝痛苦神色,似乎死对他们来说,就是一种解脱。

    而楼坤木然的看着他们自杀,脸上表情没有发生丝毫变化,戴上一双皮手套,弯腰将两个老人肚子扒开,从里面取出两团血肉模糊的东西。

    草他二大爷,我虽然知道是在梦里,可是我清楚这是真实发生过的事情,这是楼坤前世的记忆。看着这种血腥场面,忍不住心底冒凉气,胃里一阵翻涌。

    楼坤手上的两团东西似乎还在蠕动,是胃还是肝啊?我的心又开始跟着怦怦跳起来。

    他面色平静的走进卫生间,打开水龙头,把这两团东西上的鲜血冲洗干净。我的天,那不是器脏,是两只胎儿!

    只不过模样奇怪了点,跟人不太一样,大概有二十公分长,浑身毛茸茸的,睁着一对漆黑的眼珠,不住转动看着楼坤。哪是啥东东啊?看着有点像猴崽子。

    楼坤将它们装进一只黑色塑胶袋里,匆忙下楼。他出门时,我看清了门牌号码。当他坐出租车,方向却不是回出租屋,我心里又升起一股不祥的预感,会不会还要死人?这个小伙子自从吞了魅宝之后,给我一种邪恶的感觉,不像是善类。

    原以为判官托付要保护的人,前生今世都是个好人,没想到看上去跟术人一个德行。唉,我对判官太失望了,真不知道他为什么要我保护有这种前世恶行的人。

    我不想再看下去了,这种惨厉的画面,还不如让我去见鬼呢!

    于是我就挣扎,想要从梦里醒过来,可是怎么挣扎也是无济于事,始终不能睁开眼,虽然我心里很清楚。

    我恨不得一头撞死了,但哥们一看,都找不到自己身子在哪儿,好像在梦里只有一双眼睛。闭上眼吧,画面又出现在眼皮内,想不看都不行。

    出租车拐过几条街,进了一个小区。楼坤把出租车打发走,提着塑胶袋走到一栋楼前,转头向四周观察了一阵子,才走进楼门。乘电梯坐到十二层,敲开一户家门。开门的是个戴眼镜的年轻人,问他找谁。

    楼坤跟之前一样回答:“丁五茅六!”

    那人立刻就把他让进去了,我的心忍不住一下揪紧,又要出现剖腹自杀的惨剧!

    我真不想看,又不能阻止,这简直就是一种折磨。

    楼坤进去后,把袋子往茶几上一放说:“孩子呢?”

    眼镜男脸色一沉,显得很心痛,但还是冲卧室叫了句:“把孩子抱出来。”

    立刻从里面走出一个女人,怀里抱着一个看上去还没满月的婴儿。女人哭哭啼啼的,噗通跪在楼坤面前哭道:“求你放过他,求求你了……”

    楼坤这时脸上表情竟然出现了变化,为难的叹口气说:“这孩子出生前就注定是那东西宿身,如果不这么做,孩子一过满月就会死掉。”

    听他现在的口气,还像是个好人,但做事也太邪xing了。

    女人哭着看向眼镜男,眼镜男低下头说:“为了孩子能活到五十岁,我们只能这么做了。”

    女人无助的坐在地上,哭了一阵子才咬牙把孩子递过去。楼坤跟他们说:“你们转过头去,谁见了这东西,就会霉运缠身。”

    夫妻俩依言转身,楼坤把孩子放在茶几上。现在我心里充满了好奇,听他们意思,不是要杀这孩子,而是要延长他寿命的。怎么个做法啊?

    接下来看到的一幕,差点没让我晕倒,太残忍了!

    楼坤右手从袋子里提出一只怪物,左手捏住婴儿的嘴巴,用力将那东西塞进去。我再也想不到,他会对孩子做这种事,简直令人发指!我恨不得冲上去把楼坤脑袋扭掉了,可是哥们找不到自己的脚。

    婴儿出奇的没有出声,让楼坤很顺利把看上去像只猴子的怪物强塞进肚子里。然后他从口袋里拿出一张符,嘴里念了两句什么咒语,符呼地就着了。他捏个法诀,在孩子眉心上一点,吁了口气说:“行了。”提起袋子就往外走。

    两口子送到门前时,他回头交代:“你们俩如敢泄露天机,不但你们要下地狱,孩子也会跟着遭殃!”

    “我们一定不会泄露半个字的!”两口子慌忙说道。

    楼坤拉开门出去,顺手把门给带上,又转到了隔壁门前。敲开这扇门,跟那边如出一辙,对答一句暗号,家里也恰好有个婴儿,让楼坤把怪物塞进孩子嘴里,念咒烧符,算是完成了邪恶的法事。

    大家肯定以为梦结束了吧?还没呢,我这个痛苦啊,哪位哥们姐们能替我一下,实在想撞墙。

    楼坤出了小区,又搭上一辆出租车,这次看路线是回去了。但车子刚到二环,就见从路边突然跑出来一个女人,由于夜间道路通畅,车子速度太快,一时刹不住车,“咚”地就把女人给撞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