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阴阳鬼探 > 第五百三十六章 魅宝奇用

第五百三十六章 魅宝奇用

    当我把魅宝举在嘴边准备随时吞下时,从上面散发出的阴凉柔软气息,不住的传入体内,也使我脑子里阵阵迷糊。感觉身体内疲弱的状态一点点被吞噬,力量一滴滴的在增长。就这么短暂的几秒钟,全身跟充足了电量一般,浑身有力!

    恶鬼们一看到红光,更是玩了命的往前冲,“轰”地一声大响,终于把这道防护给撞开,九条虫跟七八只恶鬼冲到跟前。别说九条虫,光是这群死鬼把我挤也挤死了。

    此刻沈冰还没找到打开地下室的机关,我也不能吞宝自杀,万一不能让他们集体阵亡,留下一只,沈冰就难逃毒手。反正这会儿有了力气,赶紧一咬舌尖,先清醒了头脑。抓起身后一张没烧着的黄符,然后双手揪住一只恶鬼的手臂,猛力往起一个翻身,整个人一下倒立在这只鬼的头上。

    这只是个饿死鬼,刚才冲撞道法防护,已经是累的气喘吁吁,现在想把我扯回来,也没那么大力气,但我想翻过去落下地也做不到,就这么一人一鬼上下僵持在一块。九条虫迅速沿着饿死鬼的身子爬上来,靠,就这还不放过我。

    哥们只有捏个法诀,倒竖在空中念咒语:“四灵四灵,统御万灵。东西南北,保命前行。玄坛大将,北极之精。龙虎逆象,诛灭凶狞。随愿应口,道合自然。急急如律令!”

    刚好九条虫爬到我手指尖上,另一只手上的黄符燃着了,玄武神像蓦地散发出一团黑光!

    三尸鬼第一个“嗷”地叫了一声,掉头逃走了。九条虫也如临灾祸一样,扑簌扑簌的跳下地面,跟着三尸鬼隐没在黑暗中。其它恶鬼一个个捂着脑袋,四处逃窜,可怜了我下面的饿死鬼,他收手想要逃走,但被我紧紧握住手臂,现在我落地后,更跑不脱,反而被我一甩,丢到了神像前,惨叫两声,立马化作一团青烟,没了!

    我发现魅宝一刻不停的给我传输力气,而念过咒语,又抵消了邪气的占有,脑子还算清醒。现在一停咒语,又出现迷糊,赶紧念了一遍驱邪咒。飞身赶到对面墙角,念了请神咒语,这个方位的朱雀神像亮起一团红光。

    又从这个桌上拿起一束香,跑到青龙白虎位,全都启动了神威,一时地下室内,惨叫声不断,一只只恶鬼全都抱着脑袋,拼命挤在屋子中央发抖!

    沈冰见情形发生逆转,急忙跑回来。我也赶紧把魅宝装进口袋,以免被发现我偷了她的东西。

    “你不是说你有重病在身吗?你分明想害死我,哼!”沈冰牙咬切齿,一脸愤怒的看着我。

    我一捂脸,才要分辨,装在口袋里的魅宝,又隔着衣服给我传输阴气,只得先捏法诀默念两句咒语,消除了迷糊感。再要开口时,就听“嚓”地一声,地下室机关打开,涌进了一群警察。

    他们看到我们俩同时,也看到了屋中央的一群恶鬼,一个个吓得惊叫声迭起,全都跑出去了。草他二大爷的,你们是警察,能不能胆子放大一点?

    幸好龙少辉和苏瑶见过世面,强忍着恐惧走下台阶。苏瑶小声问我们:“你们没事吧?”

    我点点头,沈冰却大声叫道:“有事,有事,你什么破男朋友,占我便宜,还要害死我!”

    苏瑶龙少辉和苏瑶立刻盯着我,好像在问,你是不是对她用强了?最后又要杀人灭口?

    靠,哥们是那种人吗?我急忙辩解:“就在危险的时候拉过你的手,那不是要救你吗?再说刚开始我体力确实……”说到这儿,丫的头上又迷糊了,又得念咒语。

    他们俩一下脸上又惊讶了,啥体力啊?真是惹人遐思。

    “你就是故意要占我便宜,还让我冒险去念咒烧符,这不是坑人么?”沈冰指着我大叫。

    幸亏龙少辉还是比较了解我为人的,也清楚沈冰是啥类型的,急忙打住她,跟我小声说:“赶快想个办法把恶鬼收了,别让这件事传出去,以免在群众之中造成恐慌。”说着转头看了看那群恶鬼,脸上肌肉忍不住跳了几下,破坏了那副牛逼样。

    我点点头,扭头看看四周,这个地下室就是一个仓库,大部分都是道家用具。在打碎了玻璃渣子旁边,还竖着两只高约半米直径半尺的玻璃瓶,上面贴着咒符,看样子是收鬼用的容器。

    于是走到跟前,先念咒确定里面是不是“有货”,发现是空的,就拿起玻璃瓶走到恶鬼跟前,把他们全都收进去了。

    “组长,那边有具尸体……”恶鬼被收起,苏瑶没了恐惧心,就发现了乐维。

    龙少辉跟她走过去简单检查一下,回头问我:“是你杀的他?”

    我见他眼神中隐约有种兴奋,不由倒吸口凉气,什么意思?如果人真是我杀的,看样子有利用这件事把我整死的意思!

    “不是我杀的。”我摇头。

    “乐维刚死不久,尸体尚有余温,这屋子里除了你们两个人之外,没有其他人了。再说这么残忍的手段,绝不会是沈冰下的手。”龙少辉黑着脸走到我跟前,又冷冷盯着我问:“不是你那会是谁?”

    草他二大爷,大有一副你不承认也得承认的架势!

    “人真不是他杀的。”沈冰插口挺及时。

    龙少辉干咳两声说:“还有人来过吗?”

    “是啊,我们当时正在躲避鬼魂追踪,有个人突然进来杀死乐维,然后就走了。”要说沈冰这丫头心地是很善良的,她尽管我对我有意见,但绝不会借机陷害我。

    我不知道龙少辉为什么要针对我,心里有种不祥预感,当下跟他说:“我是来找沈冰的,现在她安全了,我也该走了。那只封鬼的瓶子,找个天师解决吧。”说完大踏步走上台阶。

    “等等!”龙少辉叫住我,“你什么时候是苏瑶男朋友了?”

    这问题有点不好回答啊,尤其对着沈冰。我回头看着苏瑶苦笑,心说都是你说谎惹的祸,怎么解释啊?

    苏瑶嗫喏道:“这个,我们在山西时……互相有的好感。”

    晕倒,拜托了大姐,咱不这么玩了好不好,会把人玩死的!

    龙少辉哼了一声说:“变化挺快。不过不管是谁的男朋友,作为凶杀案目击证人,要跟我们会警局录口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