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阴阳鬼探 > 第五百三十二章 遗像诡笑

第五百三十二章 遗像诡笑

    换平时不管啥鬼,敢这么嚣张,回头就是一把铜钱,而是现在都不敢回头。我盯着老阎相片心说,老家伙你好歹也念着点兄弟情义,出手帮帮忙啊!

    相片上的老阎似乎听懂了我的心里话,蓦地咧嘴一笑,草他二大爷的,差点没把我吓死。感觉老阎就在屋里,他娘的还跟我恶作剧,你笑就笑吧,还笑得这么阴森可怕,我现在元气受损,胆子也特别小,有点经受不住。

    “老阎,不会是你在跟我开玩笑吧?”我盯着相片说,头皮子还一个劲的发麻。老阎马上又绷住了嘴,回复了刚才那副牛逼样。“兄弟过来是找沈冰的,你不会害她吧?”

    相片上的老阎一动不动,但身后的阴气却越来越浓,我心里发毛,反手甩在背上一张符。然后慢慢侧身挪到沙发那边,一边走一边拿出黄符丢在地上,这鬼东西还有点怕黄符,没敢过分bi近。

    我发觉这会儿腿居然有点软,一下坐在沙发上,一眼看见茶几下面一层放着几片艾叶。伸手拿过来,保存的还算新鲜,连忙在眉心上贴了一张,剩余的全装口袋。

    这玩意还真管用,因为屋子里光线很暗,贴上艾叶后,等于在鬼东西面前隐身,他也看不到我了。那股阴冷的气息正在逐渐的消失,相片上的老阎一撇嘴,皱了皱眉头。靠,不管是不是老阎回来了,但相片上绝对有猫腻,于是抓起茶几上的烟灰缸猛地丢过去。

    “当啷”一声,相框玻璃给砸的粉碎,只见相片上冒起一缕黑烟,“嚓”地一声响,茶几前地面上突然打开一个缺口!

    我心头陡然一动,没想到老阎还搞了地下室,沈冰会不会就在下面?想到这儿,急忙起身绕过茶几,往下面看看,依稀有条台阶通往黑暗深处。正在这时,那股阴冷的气息又重新浓重起来,我也顾不上那么多了,伸脚顺着台阶就下去了。

    往下走了不到两米,脑袋刚离开洞口,头顶上“嚓”地一响,缺口合住了。这下彻底没了一点光线,四周黑漆漆的,伸手不见五指。并且里面阴气浓重,气温非常低,感觉进了冷库一样,冻的浑身有点发抖。

    我得赶紧找到沈冰离开这个鬼地方,多待一会儿,对我身体就多一分损伤。

    掏出打火机,先点上一支烟,舒缓一下心里的紧张。然后举着打火机往下走,这火头太小,并且用不了多大会儿会烧坏喷头,那就不能用了,又熄灭装起来。感觉往下走了有三四米,踏上了平地。

    往前走了一步,忽然脚下有东西咯了一下,还发出酥裂的脆响声。这是什么东西?刚弯腰去地上摸,就察觉一股劲风贴着脑袋扫过去。靠,有人偷袭,现在警觉程度大大下降,都没听到呼吸声。幸亏我弯腰捡东西,不然就给撂倒了。

    现在也顾不上捡东西,一拳打向袭击我的来源方向。似乎对方也正好出拳来打我,两个人拳头就这么碰巧撞在一块。

    “啊”对方发出一声痛叫,我也觉得拳头上痛的厉害。哥们可是号称铁拳,但这会儿最多也就是豆腐拳,能把对方打的叫出声,那对方就是个草包。但听着声叫像沈冰啊,赶紧问道:“是沈冰吧?”

    “你怎么知道是我?你谁啊?”

    我心里立马松了口气说:“我是习风,专门找你来的。你干吗一大早跑出医院,最后跑到这儿来了?”

    “你管得着吗?拳头痛死了,回头我在苏瑶跟前告你一状,对我下这么重的手。”

    我有点纳闷,沈冰身手不弱,怎么拳头这么不经打?不会失忆后,忘了搏击术吧?

    “你跟着我烟头走,咱们快出去,龙组长和苏瑶都快急死了。”我说。

    “出去干吗?我是来办案的。”沈冰竟然不走。

    “你办什么案?”

    “昨晚上一直有个声音跟我说话,不停的说,烦死了,所以一大早趁他们去吃东西,我就溜出医院。找了大半天才找到这儿的,原来这声音藏在店铺地下室。我要揪出跟我说话的人看看,到底是谁?”沈冰生气的说道。

    汗,跟你说话的肯定不是人,估计是只鬼,为了你手上的魅宝。她这么胸大无脑,解释这些也肯定不会听的。

    “红宝石呢?”我问

    沈冰听了这话,又对我产生警惕说:“你问这个干吗?”

    “没干吗,给你几片艾叶,把它包起来,这东西最容易招惹邪祟。还有,你眉心上也贴一个。”我说着把口袋里的艾叶拿出来全递过去。

    沈冰“哦”了一声,就发觉眼前一亮,闪起一团红光,沈冰脖子上缠着绷带,小脸尽管有些憔悴,但看上去还是非常迷人。

    她用两片艾叶将宝石包好,装进口袋,眼前蓦地一暗,唉,又看不到她了。

    “我现在心里怎么又改变主意,想着回去了?”沈冰在黑暗中懊恼的说了句。

    我心想那不是你改变主意,而是艾叶封住了灵窍后,邪气无法入侵,沈冰现在才算是完全清醒了。

    “那好,你跟在后面,看着我的烟头。”这根烟即将抽完,就丢在地上,又重新点上一支。

    当打火机点亮时,发现沈冰瞪大了眼珠看着我身后,等打火机熄灭后,她一把揪住我的衣袖,凑过来小声说:“你后面……”语声显得挺害怕。

    我一摸鼻子,难道背后有鬼?地下室阴气太重,所以就是有鬼来到跟前,也分辨不出了。我把脑袋凑过去压低了声音问她:“我后面咋了?”

    “有鬼啊!”沈冰带着哭腔说。

    汗,你昨晚上追女鬼不是挺大胆的吗,怎么现在变这么脓包了?我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符递过去,然后又打着打火机回头一看,草,差点没把我吓死。

    一只面色惨白跟涂了白灰水似的女鬼,嘴唇偏又红嘟嘟的,像抹了鲜血似的,两只眼珠往外暴突,眼神特别的阴狠狰狞。这玩意实在比昨晚那只女鬼吓人的多,一看就是个恶鬼,凡是吓人的,眼神就特别恐怖,让人发自内心的恐惧!

    女鬼本来没看着我,这一打着打火机,目光就转过来了,我吓得一吐舌头,赶紧熄灭火头,往下一弯腰,把烟丢在地上踩灭,拉住沈冰往前就走。我们眉心上贴着艾叶,她发现不了我们,而引起她注意的是打火机火光。

    “嗬……”一声阴森的喘息声,钻入耳朵里心底忍不住就是一颤,丫的前面还有一只,今儿哥们运气看来太正了,这怎么出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