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阴阳鬼探 > 第五百三十一章 沈冰失神

第五百三十一章 沈冰失神

    沈冰失踪,你说我能沉得住气在家里等消息吗?搓着双手不住在屋子里转圈,诶,忽然发觉我今天状态非常好,体力充沛,走路不腿软了!

    我摸着鼻子心想,咋回事,哥们可没吃盖中盖,难道是因为魅宝?靠,我现在还有心情想这个,身上有点力气,那就出去找沈冰。

    刚出门,就见从对面民房里涌出几个人,抬着一个用被子包裹严严实实的病号,急匆匆的从我身边走过。侧眼看了一下,这人面色发黑,眼窝深陷,一副病入膏肓的模样。这人不会是昨晚那个男人吧?

    想到这儿,于是紧走两步追上他们问道:“我是刚住在这里的,有啥需要帮忙的吗?”

    其中一人急道:“不用不用,有我们几个人就行了。”

    我跟着仔细看了看这人的脸色,那绝对是深染邪气的症状,送医院是不管用的,如果不用道法拔出邪气,过不了中午,身体就会由内往外腐烂。我尽管不能做法事,可是也不能眼睁睁的看着这人去送死。

    掏出黄符拣出几张净身符,递给他们说:“看这个兄弟是中了邪,先烧一张符调成符水给他喝了。然后再找个先生做做法事,到晚上就会好。”

    “你咋知道他中了邪?他昨晚出去一夜没回来,结果我们早上在坟地找到他的,你是不是阴阳先生啊,求你给我兄弟治病吧。”其中一人抓住我的手说。

    我摇摇头道:“我不是阴阳先生,只不过多少懂点这些门道。快让他喝符水吧。”这事哥们真帮不上忙,说完匆忙走到前面,拦住一辆出租车,去了二环。

    也不知道该去哪儿找沈冰,想到她遭到柳灵女的毒手,或许会沾染了她的邪气,搞不好又会迷迷糊糊的回去那儿,所以去碰碰运气。到火锅店门口下车,看着对面挂着“起龙文化”匾额的店铺,门紧关着,格外透着一股子诡异气息!

    心里叹口气,老阎多年经营的铺子,怎么能交给柳灵女打理,唉,是彻底毁了。

    门口那滩血迹早已干涸,看不出沈冰有来过的痕迹,而火锅店不知是因为昨晚受到惊吓还是时间有点早,也没开门。左右转头,见火锅店一侧是个烟酒门市,就走了过去,买了包烟,问老板对面铺子今天怎么没开张?

    老板吓得一缩脑袋说:“你不知道,昨晚上铺子里杀人了,所以今天没开张。”

    靠,是打伤人又不是杀人,可见民间以讹传讹的能力非常强大。撕开这盒烟,点上一根,感觉一点不呛,抽起来挺舒服的,我不会是上瘾了吧?

    正要走出去,忽然看见对面铺子门开了,一个穿着挺时髦的女人,拿着一把扫把在门口扫地。一边扫,一边抬头东张西望。当看清了她的面目时,我差点叫出声,这不是如花吗?

    等等,先别激动,让我好好想想。摸着鼻子盯着她,心想老钱做出来的柳灵女,或许是一个模子里脱出来的,这个应该不是如花。如果真是她,昨晚不会不认识我,要下毒手杀她主子!

    这女人看样子就是出来观察情形的,扫把在地上就划拉几下,然后就回入店铺。我转身问老板:“警察没来过吗,怎么铺子又开张了?”咦,人呢?

    草他二大爷的,老板吓得蹲在柜台下面,带着哭腔跟我说:“从昨晚到天亮,警察来好几拨敲门调查了,你看那边几个,好像都是便衣!”

    我回头往门外看了看,见店铺两侧有几个人来回晃荡,一看就是便衣。看来昨晚我警告龙少辉的话起作用了,他知道我啥本事,既然我说不要去惹这娘们,他们还真是不敢正面下手。

    既然便衣在这里盯梢,沈冰怎么也不可能来这儿,再去别的地儿找找。刚出烟酒门市,就见这娘们突然从店铺里跑出来,急匆匆的冲东边去了。我一愣,难道特警从后院潜入了?正想着,两侧便衣马上相互打个手势,全都跟着她追过去。

    当他们一前一后在前面街口转弯后,一条身影迅速的窜进了店铺。这个人是从哪儿跑出来的,我都没看清楚,因为只顾看东边追人了。但一回味这条身影的模样,心头一惊,是沈冰!

    看别人再仔细也有走眼的时候,看她只须一瞥就能断定,绝对是她!

    我惊慌失措的跑过去,心想柳灵女调开便衣,看样子就是为了让她进店铺的,这到底怎么回事?想着这问题,就跑进了店铺门,这地方我不陌生,来过两次呢。店铺还是老样子,一切如旧。但没看到沈冰,估计在里屋。于是揭开门帘进去,一眼看到正冲门口挂着老阎的遗像,一脸牛逼的瞪着我。

    心里毫无来由的一颤,心说哥们对你可没做过亏心事,你也不用吓我,我也不怕你。但还是心里怪怪的,不敢抬头直视相片。

    里屋也没人,这就怪了,店铺就这么大点地方,沈冰能跑哪儿去?正想着,听到外面店门“喀喇”一下关上了,我头皮不由一紧,糟糕,店铺里有鬼!

    姥姥的,是谁这么大胆,敢在道家店铺里溜到,活腻歪了?我先从口袋里摸出一张辟邪符贴在胸口上,因为桃木牌在云南失落,现在不管啥品种的鬼魂,都不怕我了。

    揭起门帘往外看看,门关上后,屋里光线非常低弱,阴森森的,却看不到任何东西。我又不能开阴阳眼,那对身子损伤很大。回头一看,老阎的那副墨镜在遗像下面摆着,心说有了,他的墨镜是能透视鬼魂的。

    又往外看了看后,见没动静,转身走到遗像跟前,突然发觉墨镜没了!抬头一看,草他二大爷的,墨镜跑到了老阎脸上!伸手一摸,墨镜在相片里呢,身上顿时起了层鸡皮疙瘩。老阎你这就不地道了,跟兄弟开啥玩笑呢?

    我才要冲他遗像骂两句,忽地身后感到一股阴冷的气息弥漫开来,让我不由自主打个冷战,鬼来了,就在身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