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阴阳鬼探 > 第五百三十章 我是不祥之人

第五百三十章 我是不祥之人

    我和沈冰都被送进了医院。

    其实我是老毛病,进不进医院无所谓,反正医生也检查不出什么,反而给你开了一大堆的药物,多收点钱而已。

    龙少辉由于很担心沈冰,起初在火锅店看到我,阴沉着脸只是点下头,我们始终没说一句话。后来在医院确定沈冰生命体征平稳,正在进行缝合伤口,我们全都松了口气,龙少辉这才冲我使个眼色,我们俩走到走廊尽头,这儿非常僻静。

    他递过来一支香烟,我也不知道咋地,现在很想抽烟,于是接过来。他帮我点上只抽了一口,丫的差点没把我呛死。

    “你们俩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沈冰会突然向我要求复职,而后又失去了记忆?”龙少辉望着窗外,抽了一口烟缓缓吐出一缕烟气,看样子挺香的。

    我叹口气,都不知道该怎么跟他说。他一直以来都不想让沈冰和我走到一起,现在这个结果他应该很满意吧?我苦笑一下道:“我们之间发生了很多故事,一言难尽啊。”感觉心里特别的压抑,非常需要香烟来舒缓,于是又抽了一口,这次忽然发现,香烟经过喉咙时却无比的舒服。

    “她忘记了一切,这应该都是得益于你的赐予吧?”龙少辉声音低沉的问道,从中透露出一股极大的不忿。

    “对,全是因我而起。”我心里一痛,狠狠抽了一口烟。

    “以前发生过的,我不再追究,你现在可以走了,以后永远不要再见她,让她好好过上平静的日子。”龙少辉说话时一直看着窗外,始终都没看我一眼。

    我点点头:“我这次来省城,并不是来找她的,今晚是个意外。我这就走,但是我也对你的做法感到不解,她现在失去了记忆,你为什么还要安排她去做这么危险的任务?”

    龙少辉听了后面的话,忽然转过脸盯着我说:“今晚本来安排的是苏瑶,可是沈冰非要跟她一块去。你应该清楚她的脾气,就算不答应,她也会偷偷去的。”

    我一听就无语了,沈冰这种死缠烂打的性格,连龙少辉也没什么办法。

    “我要走了,希望你不要再bi她嫁给一个无良子弟。”我说着就要转身。

    龙少辉这么城府深厚的人,此刻脸上居然一红说:“不会了,她以后会过的很幸福。”

    我刚要走,忽然心里又想到了些什么,问道:“她既然失去了一切记忆,又怎么会去上班的?”要知道沈冰现在的状况,就跟刚出生的婴儿一样,怎么会知道自己是个警察?

    “她只是忘记很多事,所有身边熟悉的人都忘记了,甚至忘记了自己的父母是谁。可是还知道自己是个警察,一些常识也都保留着。”龙少辉解释道。

    我明白了,八爷手下留情,没有让她变成一个像婴儿一样的白痴,否则连自己起码的生存之道都做不到。

    “苏瑶什么时候回来的,现在也在重案组?”我问。

    “她嫁了一个不该嫁的男人,年前离婚了,所以又调回省城。她比沈冰都能干,是我把她要到重案组的,这样也能照顾沈冰。”龙少辉说第一句的时候,若有深意的盯着我。

    我心说你甭这么说话敲打人,其实你连苏瑶什么人都不清楚,真是头猪!我由于答应过苏瑶,再说也保不准这妞是不是真的要洗心革面,重新做人,就给她一次机会,不跟龙少辉说那么多了。

    “我要走了,临走之前必须要跟你说一件事。这次打伤沈冰的是老阎那个小三女徒弟,她不是一个……正常的人,警方最好不要去惹她,只管保护好沈冰,和那块红宝石就行了。”我说完掉头走了。

    出了医院大门,心里在想着警方为什么要查获这块魅宝?龙少辉是肯定不会告诉我的,今晚本来有希望从沈冰嘴里套出来,可是却发生了这件事。想到这儿,我突然伸手在脑袋上拍了一巴掌,怎么就这么喜欢管闲事呢?你以为世界上天师都死绝了,就剩你一个了?再说你现在泥菩萨过河,有管闲事的能力吗?

    刚拦住一辆出租车,就听到苏瑶在后面叫了一声,回头见她急匆匆的跑过来,还以为沈冰又出事了。正要开口,她递过来一张纸条笑道:“上面有我的电话,明天咱们联系。”

    “为什么要联系?”我一愣,这妞冒充我女朋友不会上瘾了吧?

    “你难道不想知道沈冰明天是啥情况?”苏瑶沉脸问。

    “哦,也对。”我拍了下脑袋,今天真是脑残。拉开车门上去,又对她说:“不管你回到省城是什么目的,但不许动沈冰一下,否则你知道后果的,拜拜!”

    “你……”苏瑶气的咬牙只说了一个字,出租车就开了出去。

    回去的路上,一直在思索着一个问题,我跟沈冰在一块,到底她是扫把星还是我是个不祥之人,谁总是害谁受伤?以前总以为是她冒冒失失让我倒霉,可是今天我觉得,我是个不祥之人,因为她都离开我了,我还是不可避免的落到如此地步,今晚如果不遇上我,她也不可能夺到魅宝,也就不可能去找艾叶受了重伤。

    草他二大爷的,原来我总是害她倒霉!以后希望她见不到我,能过上平安的生活,只要她平安,我就知足了。

    这时又想到魅宝,心里突然有种异样的感觉,真恨不得让邪气把体中道气驱尽,让我恢复力量。做一个废人,真他妈感到窝囊!

    回到陆飞狗窝,已经是凌晨一点了。倒在床上,想着今天居然意外见到沈冰,虽然以后不可能再相见,这也足以让我心里感到满足。在喜悦的心情里,进入了梦乡。

    早上起来一看手机,上午九点,没下床就跟苏瑶打个电话。

    “你怎么才打过来电话?”苏瑶那边口气显得挺急,“沈冰从凌晨两点醒过来后,一直都变得疯疯癫癫的,手里紧紧攥着宝石,说什么都不肯松开。天一亮,又跑出去了,哪也找不到。”

    我“啊”的惊叫一声问:“你现在在哪儿,我去找你。”

    “你别来了,龙组长一直在埋怨都是你惹得祸,就在家里等消息吧。我存了你号码,一有消息就会通知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