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阴阳鬼探 > 第五百二十八章 男朋友

第五百二十八章 男朋友

    我转头看着苏瑶奔到跟前,一把拉住沈冰的手臂,急问:“东西拿到了吧?”又抬头看看我,漂亮的美眸中闪过一丝惊讶道:“你……你怎么来了?”

    我还没回答,沈冰抢先说:“这不,拿到了。刚才跟只女鬼交手,差点就东西给女鬼拐跑了。”

    苏瑶看看我又看看沈冰说:“女鬼?”

    “嗯,是个女鬼,挺垃圾的,我用符把她吓跑了。”沈冰得意的说,然后又拿着宝石在脸上摩擦,神色显得特别享受。

    苏瑶转回头看着我问:“是你帮忙的吧?”

    我迎视她的目光闭口不语,摸着鼻子心想,她可是张云峰的人,现在为什么又回到了省城,难道趁沈冰失忆,要利用她来做什么事吗?

    苏瑶似是看穿了我心思,咬着嘴唇低下头说:“之前我是糊涂了一段时间,自从山西事情之后,我已经决定重新做人,所以又回省城警局工作。求你不要把以前的事告诉别人,可以吗?”说着抬头看了看正处于神志迷糊当中的沈冰,这个“别人”当中也包括她了。

    我依旧沉着脸没作声,因为女人心思太难琢磨了,况且越是漂亮的女人越会骗人。虽然张云峰死了,可是龙楼组织残余势力仍然存在,谁敢保证她不再为组织效力?

    “你丈夫呢?”我板着脸问。

    苏瑶苦笑着摇摇头:“丈夫是假的,我从来没结过婚,那都是为了……你明白我的意思。”说着又看了看沈冰,看样子是不想让她听到这些事。

    我冷笑道:“你们今天一起来这儿做任务的吗?”

    苏瑶点点头,但见我眼神不对,又跟着解释道:“刚才我去买……所以错过了任务。”

    “买什么?”我咄咄bi人的问。

    苏瑶脸上一红,低头说:“卫生巾。”

    我听了也觉挺尴尬,于是咳嗽两声说:“要吃夜宵吗?我请你们吧。”本来不知道怎么跟沈冰多相处一会儿,现在来了个苏瑶,正好找到了理由。再者,我还想确认这个女人,到底还有什么图谋。

    苏瑶非常聪明,知道沈冰失忆也忘记我,要是没她帮忙,沈冰肯定不会跟我这个“素不相识”的人去吃夜宵。不过她脸上闪起狡黠的微笑,轻声跟我说:“只要你答应我刚才的请求,我就帮忙带沈冰去吃夜宵。”

    靠,她居然跟我讲条件。哥们想了想,这个条件也不苛刻,她之前的事做的挺隐秘,我就是说给别人听,别人也不可能相信,再说我是来这儿避祸的,我跟谁说去啊?

    点点头说:“好,一言为定。”

    苏瑶立马笑的非常灿烂,我心里不由一荡,这妞也是个大美人,这么一笑就笑的哥们心里乱七八糟的。她斜眼冲我传递个信息,意思好像说,看我手段。转过头把沈冰的手拿开脸颊,笑道:“沈冰,我给你介绍,这是我男朋友习风。”

    这句话一出,我跟沈冰同时一怔,没想到这妞会这么说,你这不是摆明要搅黄我跟沈冰吗?

    沈冰讶异的说:“苏瑶,你……你怎么找个土里土气的男朋友啊?”

    听了这句我头上差点见汗,虽然她没称呼土包子,但这句跟那意思差不了多少。

    苏瑶一下挽住我的手臂嘻嘻笑道:“他人长的虽然不怎么样,心眼可好了,本事也大,是个有道天师哦。”

    我被挽着手臂特别不自在,尤其是在沈冰面前,急忙把手臂抽出来,尴尬的笑了笑,都不知道这出戏该怎么往下演了。

    “我说呢,刚才他还教我咒语,原来是个天师啊。失敬失敬!”沈冰笑道。

    苏瑶得意的说:“我刚才不是去买东西了吗,就派他来保护你。”

    沈冰捂着嘴笑道:“是吗?他人挺……弱的,没跑几步就……”说到这儿就闭嘴了,她还懂得给人留面子,没说我是废物真是烧了高香。

    苏瑶疑惑不解的看着我,似乎在问你这是装的吗,怎么会挺弱的?我冲她摇摇头,做个身子不舒服的手势,她一笑说“他这几天发高烧,身子不舒服。他要是换平时啊,别说一只鬼,十只鬼都是手到擒来。”

    “哇,这么厉害!”沈冰瞪大了眼珠满脸惊讶。我心说你惊讶个毛,我啥本事,你以前比苏瑶都清楚。

    苏瑶又挽住了她的手臂说:“我男朋友今晚要请我们一块吃宵夜,怎么样?”

    “好啊,二环上有个火锅店很不错。快去了,我口水快流下来了!”

    于是我们走到前面环城路上,沈冰开车跑到二环,开车的时候,右手还紧紧攥着红宝石,一脸的兴奋神色。

    这个火锅店对面就是老阎的铺子,我们坐在窗口位置,我又是面朝外,看着紧闭的店铺门,心里不胜唏嘘。老阎这个人总的来说,是个好人,多次帮过我,虽然在山西看上去跟老钱有着不可告人的秘密,最后又表现的很令人失望,但我心里对他还是非常的尊敬和感激。可惜人已经不在了,唉!

    热气腾腾的火锅,在寒冷的夜里让人特别有胃口,吃了一会儿,浑身都冒出了热汗。沈冰放下筷子,继续拿着宝石在脸上摩擦。我心想这可是公众场合,一来引人好奇,二来招引贼念。

    于是跟她们俩说:“这东西是件邪物,必须要用艾叶包起来,不然会出事的。”

    沈冰现在对我挺尊敬,又被苏瑶拉开了手,神智清醒了点说:“对面好像是个道家店铺,我买艾叶去。”她还是那脾气,不等说完人就跑出去了。

    我本来想跟着出去的,但刚才体力消耗实在很大,现在坐着都感觉吃力,所以也就没动,反正透过窗户能看到对面。心说老阎不在了,这个铺子还会开张吗?

    “沈冰是怎么失去记忆的?”苏瑶这时好奇的问我。

    我苦笑道:“有很多事都是天意。”这件事跟谁都不能说,是地府的惩罚,除了陆飞他们,谁会信这鬼话?我眼睛盯着窗外,见沈冰跑到了对面,正在敲门,就问苏瑶:“你为什么要冒充我女朋友?”

    “沈冰只是失忆,又不是白痴,如果不说你是我男朋友,只是一个普通朋友的话,她未必肯跟我们一块来吃东西。”苏瑶说。

    这也算是个合理的解释,我不再追究了,反正我也没打算跟沈冰复合,这种几率太过渺茫。

    这时看到对面店铺门竟然开了,从里面探出一个女人的面孔,由于光线有点暗,看不清啥模样,但不像是老阎的老婆。是谁呢,没听说老阎有女儿啊?猛然间我想到了一件事,柳灵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