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阴阳鬼探 > 第五百一十七章 里应外合

第五百一十七章 里应外合

    这声天雷已经让这群恶鬼惊的全都捂住了耳朵,加上地火一出,瞬间将南方一片恶鬼卷进了火海中。包括和老怀,全都被吞噬在地火火焰内,在地上不住翻滚哀嚎!

    头顶的范小兵也吓得嗖地蹿下大树,朝正西逃的无影无踪。毛天师掉头就跑,我心想你个老娘们,想跑?拔起地上那束香,快速念出火铃咒,一道通天火光烧过去,老娘们在没入黑暗之前被火苗子烧上身,嗷嗷的惨叫着,消失了踪影。

    火铃咒火焰远不如地火威力强大,虽然烧不死她,也让她身上留点伤疤。高松父子在我身后呢,等我去找他麻烦时,他们早逃没影了。

    我冲陆飞使个眼色,陆飞马上捏法诀念了九字真言,九个字诀如同九只隐形的神兽一样在四周闪现,没及时逃走的恶鬼马上给封住了形体,定在当地一动不动。林子里的阴气也随之被撕开一道口子,逐渐向两边消散。

    加上刚才我用地火从南方一烧,这个方向阴气早被荡尽,我猛地站起来叫道:“快跑!”

    陆飞和王子俊跟在我后面,飞快的朝南面拼命跑过去,绕过被燃烧的几只鬼那团火焰,在阴气重又缝合之前,跑到了林外。

    “想跑吗?那要再拿出点本事让我看看!”老杂碎在头顶上一声得意的冷笑。

    草他二大爷的,虽然出了林子,可是外面又看到了十二个宫装少女,齐刷刷的提着宫灯站在二十米开外,一个个发出令人心底荡漾的甜笑。这次估计老杂碎要亲自动手,要不怎么叫我们拿出点本事呢。

    我跟陆飞都耗了大半元气,再使高级法术,如果不能突破最后一道防线,那就真的死无葬身之地了!

    但我脚下没有丝毫停缓,对老杂碎的话听而不闻,还提醒他们两个:“不要停,一直跑!”

    跑动当中,我念了一遍火铃咒,让大火烧往十二个大美女身上。可是火焰冲到她们身前,却向两边分开,直到火焰消失无形。靠,这种中级法术对她们根本不起作用。才要使出太一使者咒,就听十二个大美女身后响起了曲陌的叫声:“混沌浩荡,一气初分。金光正气,号为玉清……”

    太好了,我心里不由一阵高兴,曲陌终于来接应我们了。虽然大金光神咒不足以破解老杂碎的鬼打墙术,可是曲陌是在局外,我们在里面再加把劲,里应外合,肯定会奏效的。

    “跟我一起念五净咒!”我叫了一声,三人一齐念咒喷出一道血箭,刚好曲陌大金光咒也念完,看到十二大美女身后符火一闪,她们随即消失无影。

    顿时鬼气往后涌退,速度相当之快,当真是瞬息千里,眨眼间,鬼气全都缩进了后面深坑中。抬头一看满天星光,前面屋影重重,我们就在坛子村外。

    我们全都松了口气,擦了把头上冷汗。一阵冷风吹过,不由打个冷战,发现衣服都湿透贴在身上了。

    曲陌就站在前面一棵大树下,拿手电照见我们仨,急忙跑过来说:“你们终于回来了,都没受伤吧?”

    我没开口,他们俩全都笑道:“托你的福……”不过发现对方也在说这句,又各自哼了一声,别过脸闭住了嘴巴。

    “你怎么知道我们被困在鬼打墙里,用大金光咒接应我们?”我笑问。

    曲陌吁了口气说:“我把那个男的送回家后,他们夫妻又吵起架,劝了他们一阵,正好撞到一只鬼又来抓他们。幸好这只鬼不厉害,我用驱鬼符把他吓跑了。这一折腾,出来就找不到你们了。不过我听到了奔跑声,就是见不到人,觉得你们是被困在鬼打墙里,于是就念了大金光咒,这也是你昨天下午教我的,要不然我以前念咒符都不会烧着。”

    我哈哈大笑道:“看来我是先见之明。”

    话音刚落,就听到老杂碎的声音在我的耳朵里响起:“不要得意,咱们之间的争斗才刚刚开始,你如果有本事能挺到最后,就等着接招吧!”

    我回头看看深坑方向,老杂碎使用缩地术,又布置了强大的场景,恐怕也耗了不少的元气,不然最后一下,不可能被我们这么容易给破解了。他现在也不敢再追过来,却用威严恐吓来吓我,不过倒也不是危言耸听,他所谓的争斗,应该是之后会加剧发动房客拉房钱,还有更多出其不意的害人招数,会让我应接不暇的。

    “怎么了?”他们见我脸色不对,一齐发问。

    “没什么,我们走吧,去县城。”我看看表马上五点了,鸡已经叫过三遍,快要天亮,不用担心死鬼们出来害人。

    陆飞的车停在不远处,我们跳上车,我先问了周建涛被鬼抓往阴宅时,他们没看见吗?他们都说没看见,我心想也幸好这小子被抓进园子,不然我真要失身给付雪漫了。虽然躲过地府记录,但与鬼媾和,伤了元气对道法修为也有影响的。

    今天也没想到会大闹阴宅,跟老杂碎来了一次轰轰烈烈的对决,不过,他也看清了我们底细。接下来再跟他斗,那真是举步维艰了。

    我又问陆飞,怎么去找魏子陵找了这么长时间才回来?

    王子俊抢先说道:“我们到了西坪村,打听了所有人,都不知道魏子陵是谁。最后打听到他家里才知道,那是小孩大名,小名叫成成,可是这么点孩子大名谁会知道啊。所以浪费了半天时间,后来我们要走的时候,天也黑了。刚出村口,就遇到一只鬼,我们不放心又回去了。”

    陆飞接口笑道:“你个混蛋吓得不敢回去,这会儿怎么不提。”

    “谁说的,我不过是怕我们打不过这只鬼,要回去叫习风来吗?”王子俊尴尬的为自己辩解。

    “我虽然没习哥厉害,但一只小鬼我还搞不定吗?当时看你那熊样……”

    他们这一斗上嘴,又没完没了了,曲陌赶紧打住他们:“说有用的,没用的别说了。”

    陆飞还是讥笑了王子俊几句,这才简单说了下当时情形。说遇到的那只鬼,也不像是去害人,似乎就是为了去打探魏子陵的下落。他们跟着死鬼到了魏子陵家外,见他鬼鬼祟祟的趴在屋顶上往下看。陆飞就使出驱鬼符,把那只死鬼给吓跑了。

    他们不放心,又回到了魏子陵家,留下几张辟邪符,这才走了。可是他们回来的路上,却遭遇了鬼打墙,开始没注意,谁知一下向东南走了,南辕北辙,距离尚城镇越来越远。等清醒过来后,破除了鬼打墙,都走出了二十多里路。他们是步行,这么走回来,当然就天晚了。

    我一听心说不好,马上跟陆飞说:“赶快掉头,去西坪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