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阴阳鬼探 > 第五百一十六章 恶鬼层出

第五百一十六章 恶鬼层出

    陆飞觉得我可能太高估老杂碎了,这样会失去一次干掉他的机会。我承认我知道了老杂碎是百年鬼道之后,心里特别谨慎。但陆飞说的也不错,让我有点心动。

    正在这时,眼前蓦地变了景象,四周全是树林,从树木之间升腾起一缕缕白烟,透着一股子阴森诡异之气。

    一阵阴风刮过,八根蜡烛扑扑闪闪就要熄灭,这可是我们的救命指明灯,也是八卦阵的基石,灭了对我们大为不利。我赶紧捏法诀催动一直在空中旋转不停的铜钱阵飞回来,从中截断这股阴风。

    但风势挺强,吹的八枚铜钱缩小了圈子,相互挤在一块不住翻动,发出一阵叮当脆响声。眼看老杂碎那边再加点力气,就把铜钱阵给冲散了。

    我拿出一张驱邪符,这种符虽然很低级,但最实用,并且用起来方便快捷,乃是居家旅行必备之物啊!呃,胡扯了。

    念了驱邪咒,符纸一燃抛到上空,在熄灭之前,帮铜钱阵挽回了败势。但铜钱阵仍然处于风雨飘摇之势,摇摇欲坠。我于是让他们俩同时捏法诀,把我助阵,一连祭了三道驱邪咒符,才将这股阴风阻住,铜钱阵重又布好,在我们前面上空旋转起来。

    但低头一看,八根蜡烛熄灭了两根,陆飞和王子俊急忙拿出打火机去点燃,可是阴气从四面八方涌过来,顿时整个林子里气温骤降,寒冷至极,打火机打出的火苗瞬间又熄灭,怎么都点不着蜡烛。

    我心里倒吸了口凉气,八卦阵圈一破,我们就等于失去了一层保护外皮,在深重鬼气侵袭下,对付老杂碎会更加艰难!

    “别点了,老杂碎不会让我们点着的。”我叫了他们一句,这时听到树林之间响起了簌簌之声,充斥在四面八方,时断时续,听起来特别的诡异。

    “桀桀……”

    突然响起一阵阴森诡笑声,让我们不由自主全都打个冷战,全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并不是我们怕鬼笑,关键是太突然了,刚才还寂静的落针可闻,猛地就跟你来这么一阵诡笑声,不吓一跳才怪。

    我们全都扭头看向笑声方向,黑暗深处什么都看不到,等了一会儿,也不见有什么动静。正在奇怪,忽然听到头顶发出了簌簌声,赶紧抬头一看,我靠,从上面树枝上倒吊着一只血淋淋的鬼脸,几乎就触到我们仨脑袋上。

    这一抬头,正好脸对脸,之间距离不过十公分。在明灭不定的烛光下,这张鬼脸显得特别阴森恐怖,我都吓得往后缩身,拿起桃木剑就刺向他的额头灵窍。

    陆飞也抡起一张符贴过去,王子俊一声惊叫,腾地从地上跳起来,刚好一头撞到鬼脑袋上,吓得又翻身趴在地上,大声叫道:“他是范小兵!”

    与此同时,这张鬼脸嗖地又随着身子往上一卷,攀到树枝上去了。我心头一紧,仔细看了看他的脸孔,果然是范小兵!

    陆飞不认识是谁,捏个法诀念了咒语,将手上燃着的黄符往上面抛去。

    范小兵趴在树枝上,冲我们咧嘴一笑,露出鲜血淋漓的牙齿,模样相当狰狞,让人不由心底直冒寒气。

    “桀桀……”一阵诡笑声过后,他嗖地又顺着树枝窜到了树干上,陆飞那张符火也没能击中他,熄灭在黑暗中。

    草他二大爷的,这小子可是跟我有深仇大恨,并且我又跟付雪漫刚刚拜堂成亲,他肯定不会放过我。才要挥动法诀,让铜钱阵把他灭了之时,忽地身后又响起一阵凄厉的笑声,回头一看,一个披头散发的女鬼,从黑暗中蹒跚走出,摇摇晃晃,额头上不住往下滴血。

    王子俊拿手电往她脸上一照,差点没哭出来:“她是毛天师!”

    靠,这老娘们也在这儿,那真让我头疼了。她生前可是一位正宗道家天师,与术人不同的,对道家法术知根知底,对付她就没那么容易了!

    她来了还不算完,又听到四面八方响起了一片脚步声,瞬时间,视线内出现了一群鬼影,有不少都是认识的。像当年害死二毛的那个就在其中,还有老怀、安琪、盛艳艳、高松父子他们,一个个脸色惨怖的冲这边包围过来,口中还在念叨着:“还我命来……”

    不提这些死鬼的可怕模样,光是阴森的鬼叫声,就够我们受了,况且都是跟我有关系的,心里是阵阵的冒凉气啊。不过盛艳艳和你们就不地道了,你们的死跟我有个毛关系,再说盛艳艳我还帮过你的,居然不在地府陪男朋友,出来跟他们一块鬼混,太无耻了!

    陆飞也脸色惊恐的转头看着四周,完全一副老鼠拉乌龟,找不到下嘴地方。

    王子俊吓得带着哭腔说:“我们今天是不是要归位?”

    “谁尿了,我怎么闻着有股尿sao味?”陆飞说了句,转头看向王子俊,这猴崽子裤裆正冒着白烟呢。

    天太冷,尿裤子就冒起了热气,陆飞忍俊不禁噗的笑出来,我也忍不住笑了。

    “靠,哥们不就是被吓尿了吗,你至于乐成这样啊?”王子俊瞪眼说。

    头顶上的范小兵再次发出“桀桀”诡笑声,我心头一惊,赶紧收束心神,跟陆飞说:“我只有用天雷地火阵了。”

    “不如我用九字真言吧。”陆飞说。

    我说不用,然后小声在他耳边嘀咕:“看这架势,老杂碎是要下毒手了。这些恶鬼都太厉害,并且都跟我有很深的渊源,一个个肯定不顾死活的要杀我。现在bi不得已要用高级法术,你先留着力气,我们要最后冲出老杂碎的鬼打墙。”

    陆飞转过头小声问我:“可是我们深处园子里,怎么冲出去啊?”

    我跟他说:“我刚才想明白了其中关窍,其实我们还在坑沿上,只不过老杂碎利用缩地法给我们制造了幻觉,以为在园子里。只要我们用天雷地火阵退了恶鬼,我再用火铃咒烧一把火,你马上用九字真言,我们一齐往正南方向奔跑,千万记住看不到坛子村就不要停,一直跑下去。路上如果遇到老杂碎的阻截,我再用太一使者咒抵挡。”

    现在王子俊爬过来,也听到了我的话。他关心的问:“你接连用两种高级法术,会大损元气的。”

    “损元气总比被恶鬼杀死好吧?”

    王子俊挠挠头:“倒也是。”

    我于是从包里拿出了仅有的两张天雷地火符和一束香,往地上一摆,面向正南盘腿坐好,捏法诀念道:“天雷隐隐撞金锺,神雷威烈摧帡蒙。龙雷震动地火红,烧尽邪魔无尘踪。急急如律令!”

    那束香陡然立起呼地燃着一团火苗子,紧跟着一个闷雷炸响在耳边,香头上的火苗子笔直的往前烧出一道火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