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阴阳鬼探 > 第五百零七章 老天不公

第五百零七章 老天不公

    我觉得这个小伙子是付雪漫变化的,估计今天晚上要结婚,昨晚来找我敲定这件事,以防我再变卦。可是我不在家,就四处寻找,可能以为我喜欢喝酒,会来饭馆,就在这儿等了会儿。

    于是对印子叔说:“没事,从今晚开始,他就不会再来了,我会搞定的。”

    “那太好了,老侄子真有本事!”印子叔满脸崇敬的冲我伸出大拇指。

    刚要出去,忽然又觉得不对劲,问印子叔小伙子长什么模样?他就详细的把这人的外表描述了一遍。饭馆老板观察人最细致,你得看客人是不是像个有钱人,这样好跟对方推荐酒菜。尤其是外地来的,并且是只鬼,看的更加清楚。

    我一听这人长相,马上一愣,这不是陈明吗?难怪要抢走小雪,可是他怎么知道王阳投胎地点的,这可是地府机密,要不是七爷八爷带我去投胎管理处查账簿,是绝对不可能知道的。

    而且他又怎么跟付雪漫搞到了一块,这两个人生前八竿子打不着边,死后却同流合污了呢?

    陈明前几天来找过我,那时应该是想探访王阳下落的,可是我不在家,从这儿离开后,可能才遇到了付雪漫。而付雪漫也没那么大本事,能得知投胎机密,确定小雪就是王阳。这是怎么回事呢?

    我摸了摸鼻子,突然想到了林梦希所说的头晕情形,那是被黒木盘干扰所致。黒木盘虽然邪恶,但那是阳间法物,鬼魂是碰不得的,付雪漫和陈明绝对不敢去拿。这必然是在跟付雪漫联手杀死张云峰的高手的手上,小雪的下落以及张云峰的行踪,估计是他查到的。

    草他二大爷的,这人的确不简单,既能查出王阳投胎地点,还杀死了令人头疼的张云峰,那是高手中的高手啊!

    本以为张云峰一死,再没什么恶人能搞得起风雨,但从这两件事上看,此人才是真正的敌人,比张云峰都可怕!

    他会是谁呢?想来想去,觉得在太谷作出五鬼混天的那个术人的嫌疑最大。这人能使动黑杀神,还能驱使五鬼搬运,最后把我们埋在地洞里,连他长什么模样都没看见,确实比张云峰要技高一筹!

    印子叔见我又沉脸不语,忙问:“咋了,大侄子,这事有点不好办吗?”

    “不,好办,放心吧。”我笑着安慰他一句,走到外面。

    陆飞他们三人等我半天,心里都挺纳闷,小声问发生了什么事。我便把陈明勾结付雪漫,夺走小雪的事小声告诉了他们。

    三个人都吃了一惊,怔怔的说不出话。虽然陆飞不认识陈明,但经常听我们提起,也不陌生,没想到他死了。

    曲陌皱眉问:“陈明怎么死的,为什么要抢这个小女孩?”

    陆飞和王子俊也都瞪大眼等着答案,我苦笑一下,就将昨晚地府之旅统统说了出来。他们听后,比刚才更感惊诧,我这趟地府之行,原来这么凶险,差点回不来了。并且沈冰失去一切记忆,比我失忆的情况更糟糕。

    曲陌急道:“沈冰想不起一切,那可怎么办?”

    我叹口气,现在对这事已经看开了,苦笑道:“老天爷既然不喜欢我跟沈冰在一起,那也是没办法的事。再说今晚我就要跟付雪漫结阴亲了,以后再不能跟阳间女子发生感情,这样对于我跟沈冰来说,不是一个完美的结局吗?”

    “糊涂啊,为了一个小女孩,你就要舍弃自己的幸福,唉!”陆飞叹道。

    他这句话立马遭到曲陌和王子俊同时攻击,曲陌跟刘珊没任何关系,不过她心地善良,换上她,也会这么做的。陆飞被他们俩臭骂一顿,捂着脸不敢再吱声了。

    曲陌同情的跟我说:“老天对你太不公平了。”

    我端起酒杯说:“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何况我这个职业特殊,人生道路注定不会太平坦。”仰头将酒一口喝干。

    他们为沈冰抹除了所有记忆愤愤不平的议论一会儿后,又说起陈明和王阳,以及关联三大禁忌的魏子陵。都问王阳转世,生下来只会笑,为什么那么怪异,她也是我的保护对象之一,跟魏子陵又是啥关系?

    这个七爷八爷没跟我说,应该是有关三大禁忌之中的秘密,我只管保护好人就行了,其他的一概不用知道。

    话题最后又转回到今晚跟付雪漫结阴亲上,他们都商量着,要在拜堂之前,把小雪夺回来。陆飞见曲陌和王子俊这么说,就得意笑道:“看看,我刚才说那话,并不是不管孩子死活,而是想着怎么既不用结阴亲,又能平安夺回孩子。”

    “你出发点不对。”曲陌首先否了他的用意。

    “对,你心术不正。”王子俊帮腔。

    “擦,我咋心术不正了?死猴崽子,你纯属打击报复!”陆飞不干了。

    他们俩如果一吵上,半个小时都停不下,我赶紧做个暂停手势,让他们闭嘴。“我也想今晚不用跟付雪漫结婚,但这个jian人心眼太多,肯定做好了防范。别到时候孩子没夺回,我跟她拜堂不说,再害了小雪,那还不如什么都不做。”

    曲陌点头说:“嗯,我们都听你的,你说怎么办吧?”

    我看着她说:“可惜灵狐在云南失踪,到现在还没消息吧?”

    “没有,估计是永远回不来了。”曲陌黯然说。

    王子俊还没有恢复对曲陌的记忆,更想不起灵狐怎么回事,只是傻愣愣的看着我们。陆飞小声问曲陌:“自从我老家回来后,灵狐变得情绪不安,到底发生了什么?给我们说说吧。”

    曲陌毅然摇头:“我答应过灵狐的,这件事决不能说给任何人听。”

    没有灵狐在,曲陌也就跟王子俊一个水平,在体力上,还不如这个猴崽子。想要从付雪漫手里夺回小雪,难上加难。付雪漫身边不仅有陈明,还有个可怕的高手帮忙,凭他们三个,只有全军覆没的份儿!

    我叹口气说:“吃过饭,咱们兵分两路,我跟子俊去追查陈明和小雪在什么地方,陆飞和曲陌去探访魏子陵。从今天开始,我们就要保护好这个孩子,不能有什么闪失。”

    王子俊一愣:“为毛不让陆飞跟你一组,让我跟曲陌一组呢?”

    “你要是不乐意,那我跟曲陌一组,你跟陆飞一组吧。”我没好气说。

    “那也行,反正不能让他跟曲陌一组。”

    “我反对!”陆飞叫道。

    “反对无效。”王子俊得意的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