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阴阳鬼探 > 第五百零三章 叫天不灵叫地不应

第五百零三章 叫天不灵叫地不应

    我吃了一惊,靠,他们不帮忙就算了,咋还算起旧账了?我摸摸鼻子笑道:“两位爷,这事都过去这么长时间了,我看还是高抬贵手,放小子一马吧。”

    七爷没出声,八爷冷哼道:“我们高抬贵手,上面可不会放过我们。你知道鬼差犯错,是什么下场吗?”

    我摇摇头,这真不知道。

    八爷说道:“鬼差犯错,会从噬魂井下聻境的,怎么,你想因为你的事,让我们哥俩去那个地方吗?”

    靠,有那么严重吗?八爷不好说话,比较古板,没有七爷圆滑。我就跟七爷笑道:“我怎么敢因为我让两位爷下聻境遭罪呢。不过,两位爷能不能给我指条明路,让我去打点一下,免了这条死罪。”

    七爷叹口气说:“好吧,看在咱们朋友一场,我们哥俩现在不抓你。明路嘛,现在整个地府都在肃贪,恐怕你打点谁都不好使。你自己想办法吧,天亮之前,你如果摆不平这件事,我们哥俩只能捉你归案了!”

    说完他们哥俩相互对望一眼,八爷很不情愿的把铁链收起来,轻飘飘的向隔壁大街飞走了。

    看着他们身影消失,我呆在原地不知道该咋办。地府搞肃贪运动,估计打点是不好使了,再说我什么都没带,打点个毛啊?想了想,还是找老祖宗去吧,他要是不肯见我,我就把石碑给他推倒,我看他出不出来?

    马大文还跟在屁股后头,问我未来媳妇长啥样,什么时候相亲?我现在心乱如麻,哪顾上这事,告诉他姑娘长的不错,你先回去,等我回到阳间,再安排你们见面。马大文乐的屁颠屁颠的去了。

    回到中平大街上,看到两个鬼差押着一个女鬼,正往管理处走。我转头看了一眼,没想到看这一眼差点没让我晕过去,她是沈冰!

    这是怎么回事,她又怎么死了?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这件事还愁着摆不平,又加上你这丫头,咋办啊?

    我赶紧跑过去,拦住他们,先对两个鬼差笑道:“两位爷好,敢问她是怎么死的?”

    沈冰看见我,就像见到了陌生人一样,眼神淡淡的没有半点反应。我心想估计是刚死,还没缓过神呢。

    一个鬼差双眉倒竖喝道:“什么东西,胆敢阻拦本差办案?”

    我冲他们挤眉弄眼的笑道:“两位爷忘了,你们去过我的店铺,我送过你们补阴丸的。”一般经常出去勾魂的鬼差,没有不去我店铺鬼逛的,我也全都给他们打点过。

    这家伙看看我,又跟同伴对望一眼,似乎确定我就是鬼事店铺老板,点头道:“原来是习老板。你什么时候死的?”

    我摸了摸鼻子说:“刚死,刚死。”

    “哦。这个女鬼因为上头点名要捉拿归案,听说曾经闯过枉死城,还混过放生口,搞不好会打下地狱。”说着推着沈冰,从我身边绕过,往西飘走了。

    我怔怔的转过身,心说我来的正是时候啊,看样子今天他们这就是要捉我和沈冰归案的。幸好七爷八爷晚走了一会儿,不然真捉了我,就不能再放了。

    眼下这事还不如结阴亲呢,好歹跟付雪漫结婚还有几天蹦跶,能把小雪身世搞清楚。现在倒好,天亮之前想不出办法,就再也回不去了。听这鬼差的口气,我和沈冰私闯枉死城,罪责不小,搞不好会给打入地狱!

    据说地狱跟聻境有几分相似,太可怕了,哥们可是亲眼目睹过聻境是啥景象。我得抓紧找老祖宗想办法去,但看着沈冰的背影,心里一酸,其实她现在的境遇,都是我害的。要不是遇上我,她能跟地府结下缘分吗?

    我张口冲着她大叫:“沈冰,你放心,我会带你回去的!”

    沈冰身子一颤,缓缓的回过头,却是一脸的冷笑:“不用了,我要去找我爸妈,从今后我们不要再见面了!”说完把头转回去了。

    我心底一冷,她这个模样,好像变了个人似的,根本不像她原来的性格。可能被我伤的太重,不肯原谅我。

    失魂落魄的来到了石碑前,恭恭敬敬的磕了三个头,大声说道:“老祖宗,小风来看您了,给我开道门吧。”

    等了很久,石碑里也没动静。老祖宗就算闭关,他不可能听不到,不开门,起码回个话啊。我又叫了两声,还是没回音。我实在等不及了,站起来就在石碑上推了一下,可是纹丝没动。我现在就是个普通鬼魂,这座石碑跟在地上生了根一般,根本推不动的。

    于是又伸手在上面猛拍一阵,手都拍肿了,老祖宗还是没答话。我绝望的靠着石碑坐在地上,老祖宗不肯见面,催处长去看桥了,七爷八爷又不通融,现在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啊!

    没想到我习风也有穷途末路的一天!

    正在这时,发现有一群鬼出现在身前。中平大街上是很冷清的,因为鬼口管理处在这条街上,鬼差往来很多,一般鬼都不出门,除非是新来的鬼魂或是想马大文这种醉鬼,才会在街上晃荡。

    抬头一看,草他二大爷的,还真有几个是新来的,那就是胖冬瓜、顾道然、假刘三他们,再有老面孔就是谭青了!

    “你小子也有今天,活该啊!”胖冬瓜瞪着我,一副咬牙切齿的模样。

    顾道然恨恨的说:“我们今天收拾他一顿。”

    谭青摇摇头笑道:“不用,他现在有案子在身,我们打了他,反倒会被他抓住把柄。”

    “他能抓我们什么把柄,地府还不是谭师兄的天下?”顾道然说。

    假刘三阴测测的说:“现在地府正在搞整肃运动,谭师兄也不能做的过火。反正这次他的罪名不小,有希望下地狱,我们何必再动他?”

    他们几个混蛋旁若无人的唧唧歪歪,好像把老子当死人啊?我冷笑一声说:“你们少得意,我绝不会下地狱的。你们睁大了狗眼看着,老子在天亮之前肯定会还阳。至于你们,那是老猫闻咸鱼,嗅鲞(休想)啊嗅鲞(休想)!”

    谭青冷笑对我说:“你也少做清秋大梦,还不是想指望你老祖宗帮你还阳?我告诉你吧,他现在不在家,正在奈何桥勾搭孟婆呢。哈哈!”

    我一怔,难道老祖宗真的不在家,去了奈何桥?勾搭不勾搭孟婆我不知道,反正知道他们关系不一般,不然搞不来鬼泪。奈何桥老祖宗都要两天才能返回,可见有多远,我天亮之前找到他吗?

    心里叹口气,算了,生死有命,既然老天不让我多活几年,再争取也没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