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阴阳鬼探 > 第四百九十八章 小雪被抢

第四百九十八章 小雪被抢

    我急忙站起来,就要迎着他们两口子跑过去。谁知我的脚踩着王子俊衣服角,这猴崽子也刚好起身,于是一下给掀翻在地上,结结实实的摔了仰八叉!

    草他二大爷的,我心里这个气啊,这猴崽子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他还问我咋了,伸手来扶我,被我一把推开。重新站起来的时候,看到刚才那只醉鬼摇摇晃晃的往前跑了,正好迎上了跑过来的刘珊,她手上拿着一把手电,怀里还抱着孩子!

    灯光一晃之际,我看清了这醉鬼的面目,正是贾海。

    刘珊差点没跟他撞个满怀,可能起初以为是个人,当看清了他瘆人的鬼脸时,吓得尖叫一声,掉头往回就跑。

    “姗姗,那是谁?”周建涛马上就要赶到,在后面大声叫着。

    我一边把黄符贴在桃木剑上,一边撒开双脚就往前追赶。可是别看贾海走路不稳,一跑起来倒也挺快,几步追上了刘珊,一把扯住了她。到底女人不经吓,尖叫几声就晕倒在地上。

    刚巧这时周建涛也赶到跟前,一见这副鬼脸,顿时吓得“啊啊”怪叫,全身都挺直了,双手举在头顶上,那不是投降姿势吗?你二大爷的!

    贾海从倒在地上的刘珊怀里夺过孩子,又一把揪住周建涛衣领,转身往回走。看这架势,要回阴宅。

    姥姥的,这是想抓壮丁还是咋地?我飞身窜到跟前,对付他这种普通小鬼,根本不用多费力气,刚才已经念了咒语,剑尖上黄符一燃,桃木剑就刺中贾海胸口上。只是轻轻一点,这混蛋就惨叫一声,整个身子就软在地上,像一滩烂泥一样。

    才要伸手去夺孩子,背后蓦地涌起一股冷风,草,后面又有鬼来了。急忙挥剑转身,不料这只死鬼挺机灵,已经快速绕个圈子又跑前面去了。当我再转回身,发现小雪被这只鬼抱走,对方是隐身的,就看见小雪飘悬在半空中,快速朝前飞走了!

    不会是老杂碎亲自出手了吧?敢于在桃木剑下抢人的,那绝非一般死鬼。再说速度快的离谱,一眨眼,小雪就飞出了我的视线之外。现在追也不一定追的上,况且丢下王子俊、刘珊和周建涛在这儿,我也不放心,距离深坑太近了。

    只有抛出小白旗去追,然后一脚踏在贾海胸口上,用桃木剑指着他的眉心喝问:“混蛋,那个死鬼是谁,为什么要抢孩子?”

    贾海吓得全身发抖,结巴道:“我,我不知道,习,习先生,你……千万别走手了!”这混蛋倒是知道桃木剑厉害,如果在他眉心上一点,他就会魂飞魄散,永不超生了!

    王子俊这时候也跑了过来,见我制住死鬼,顿时胆子就大了,上来踢了贾海一脚骂道:“王八蛋,抗拒从宽,坦白从严!”

    我听了这句差点没趴下,念反了吧?

    别看周建涛吓得都尿了裤子,一副惊魂未定的模样,此刻竟然还有心思纠正王子俊:“是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啊对,是坦白从严,抗拒从宽。”这猴崽子叫道。

    你二大爷的,真是有才,又翻过来念反了。贾海苦着脸道:“三位爷,你们到底让我抗拒还是坦白啊?“

    我干咳两声跟贾海说:“当然是坦白,不然我让你永远消失!”

    贾海猛力点头:“我坦白,我坦白。园子有个规矩,每个月必须要交房钱,这是出来找钱的。”

    王子俊又踢他一脚骂道:“找钱干吗要抢人啊?”

    贾海痛的大声惨叫:“人就是房钱,拉一个人去园子,我就可以多住一个月。”

    王子俊那脚头,至于让他痛的惊天动地吗?这混蛋明摆着想让老杂碎听到叫声,过来救他。

    我冷声威胁他:“你再叫一声,就送你到五行外!”

    贾海立马脸上一惊,吓得闭住嘴巴再不敢叫。我转头看了看深坑那边,见没动静,赶紧从包里摸出一小瓶二锅头,这是我出去必备之品。把酒倒掉,将贾海收进瓶子里,招呼周建涛和王子俊一声,撤向坛子村。

    周建涛刚才被鬼吓破了胆,见我把鬼收进瓶子里这才惊魂稍定,从地上抱起昏迷不醒的刘珊,跟在后面过来。

    “习风,原来你会捉鬼啊?”他惊奇的问道。

    我“嗯”了一声说:“都是跟王子俊学的。”说着指了指身边的猴崽子。

    王子俊一愣,但随即明白我是不想让人知道鬼事传人的身份,点头说:“对,他是我徒弟。”

    周建涛一听王子俊这名字,拿手电在他脸上照了照,撇撇嘴没说话。

    我们一路跑回坛子村,倒是没鬼追上来,顺利进了周建涛家里。我先把刘珊救醒,她一睁开眼就哭着叫小雪呢?周建涛才想起女儿,之前都吓傻了,根本没注意女儿被鬼给掳走,也没想起回来时少了一口子。

    他反而瞪着我问:“我女儿呢?”

    我一皱眉,心说这该咋说呢,但也不能瞒着他们。于是叹口气说:“被人抢走了。不过别担心,我会帮你们找回来的。”没敢说是鬼抢走的,不然,会把他们活活吓死。

    刘珊哭道:“谁抢走了我的女儿,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忽然看见了王子俊,虽然十年没见,可是猴崽子玉树临风的外形十年里没怎么走样,她一把拉住王子俊的手求道:“子俊你也来了,你帮我找回女儿吧!”

    周建涛一下子就瞪了眼珠,但对着大家伙,也不好意思开腔。王子俊才认清了是这个少妇是谁,又被拉住了手,神情就别提有多尴尬了。转头看看我,又看看周建涛,见对方正狠狠瞪着他,吓得赶紧抽回手说:“好,你别哭,我会帮忙的。”然后又看周建涛一眼,急忙改口说:“习风会帮忙的!”

    “不,我就要你帮忙。习风不是说你学会了茅山道术吗,你快帮我算算,我女儿现在在哪儿?”刘珊整个人理智不太清醒,也不顾丈夫就在旁边,又拉住了王子俊的手。

    汗,茅山道术也不是说是万能的,像电视上演的,掐指一算,就知道失踪的人在哪儿了。我看着王子俊这会儿头上都冒出了汗珠,想抽手又抽不回来,不住的跟周建涛苦着脸求饶,意思是我绝对没任何歪念。可周建涛红着眼,连女儿失踪都忘了,就瞪着他。

    我感觉特别可笑,但也怕周建涛这家伙会跟王子俊玩命,急忙拍了拍刘珊肩头说:“我们会想办法,你先别急,孩子一定会找回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