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阴阳鬼探 > 第四百九十七章 蹲点

第四百九十七章 蹲点

    我碰他能吃什么亏?难道会亏身体吗?这倒是,万一把持不住,失身是小事,就怕夜夜做新郎啊,非弄个精尽人亡不可。

    死耗子既然提醒我不要去碰老杂碎,我也只有听话,因为这是个死了百年的老鬼,并且是个道行很深的道人,估计跟我老祖宗有的一拼,我就不去做鸡蛋碰石头的事。

    不过,我也不能眼睁睁的瞧着再有人去送死。摸了摸鼻想出一个主意,我就去坑边蹲点,夜里有人靠近就赶开,守上三个多月。反正我干的这职业就是晚上开张白天睡觉的买卖,也不怕熬夜,决定就这么跟老杂碎耗上了。

    收拾了东西,连铜镜也带上,万一遇到凶险,随时请死耗子出面帮忙。

    “大神不是说别碰鬼道人了吗,你怎么还去?”王子俊急道。

    “你别管那么多,你要是怕就留在店铺帮我开店吧。”我说着开门出去。

    王子俊顿时脸就绿了,头摇的像拨浪鼓:“我还是跟你去吧。”

    我带着他走到坛子村边的时候,已经十二点多,四周黑漆漆的,一丝亮光都没有,感觉整个天地之间,就像一座大坟墓,说不出的阴森诡异!

    这个深坑只有一条土坡通往下面,我们也不必走到跟前,就远远的守住这个必经之道就算成了。关了手电,我们俩靠在一棵大树上,裹紧了衣服。二月的天气还是挺冷的,尤其是到了后半夜,再加上一点小北风,非常过瘾的。

    为了不让老杂碎发现我们,早就在来时路上一人眉心上贴了一片艾叶,只要我们不去招惹他,他估计也不会想到,我们就在他旁边守着呢。

    刚开始我们挺紧张,全神贯注的盯着四周,大气不敢出一口。一个小时过去,不见有任何动静,再说这个时间,村里人肯定都睡觉了,不会再有人出来晃荡。我们这才心里放松了一点。

    闲着也是无聊,于是就小声问王子俊,他们这次去省城是什么情况。

    王子俊说他们仨见到了沈冰,她又重新回到警局重案组工作,龙少辉依旧是组长。沈冰虽然复职,可是看上去情绪很低落,一点笑容都没有。他记得沈冰是个一说话就喜欢笑的女孩,可是现在变得像个怨妇似的。

    我说:“呸,啥怨妇啊,说的这么难听。”骂了他一句之后,心想我为毛替沈冰抱打不平啊?这纯属心底做出的自然反应,为什么这样,我也感到郁闷不解。

    王子俊挨骂也不着恼,嘿嘿笑道:“你小子就装吧,明明心里想起她,还不承认。”

    我叹口气说:“说实话,我是想起了老妈,可是还是想不起沈冰。”

    王子俊回头看看我,但在黑暗中谁也看不清对方的脸,他“嗯”了一声道:“这种心情我能体会,啥时候让我想起老爸老妈啊?”语气显得特别痛苦。

    我苦笑道:“会想起来的,不行明天我带你去见坛子村刘珊,说不定你会受到刺激能想起很多事。”

    “别!”王子俊一听见刘珊,显得非常紧张,“当时这妮子哭死哭活的要跟我好,我硬着心肠给拒绝了,让她伤心了很长时间。现在想起来,真没脸再见她。”

    我摇头一笑,都过去十年的事了,人家都有了丈夫和女儿,还在乎这个干吗?

    我们俩沉默了一阵,王子俊突然跟我说:“省城又出了一件大事。”

    “什么事?”

    “凌佩强和乐维越狱了。这两个人是谁啊,我一点印象都没有。”王子俊苦恼的说。

    我吃了一惊,你没印象,我可是对他们记忆深刻啊。一个是雅雪的父亲,一个是追过沈冰的男警,两个家伙狼狈为奸,都不是好东西。当时因为凌佩强是厅级干部,判了死缓,乐维也判了个无期。他们这越狱逃出来,肯定跟邪派有关!

    但他们逃出来能有啥作为呢,谁也不懂邪术,最多依靠术人的掩护苟活于世。说实在,他们还不如死了呢,好歹谭青在地府掌管着黑恶势力,在地府反而比活着更逍遥自在。

    正想着这件事,忽然看到深坑那边似乎有条黑影一闪。我们习惯了大半夜的黑暗,依稀能看到周围一些景物。王子俊也看到了,紧张的跟我小声说:“好像有动静啊。”

    我“嘘”了一声,紧紧盯着坑沿那边,只见真是条黑影,慢慢的爬上来,然后滚倒在地上不动了。

    王子俊趴在我耳朵边压低声音说:“看着像是个人,我们要不要去把他赶走?”

    我摇摇头,小声说:“不是人,是只鬼!”这只鬼自己显露身形,不用开阴阳眼,也能分辨出来。人与鬼在远距离特别是在黑暗中虽然很难区分,可是哥们啥经验啊,一眼就看出来了。

    鬼的形体比较僵硬,动作是有特征的,但我观察鬼魂,大部分还是来源于感觉。就像鬼的出现,会影响周围磁场变化,也就会激发我的感官触觉,变得异常兴奋。

    王子俊一听吓得一缩脑袋,居然躲在了我身后。这猴崽子,自从失忆后,胆子变小了,完全忘了他自己还会点道术。

    我苦笑一下,看着前面那鬼玩意感到纳闷,这是要干吗呢,做鬼不隐身,纯属二百五啊。再说不就爬个小土坡,至于累的躺在地上不动了?现在鬼玩意不动,我也没必要出手,静观待变。

    等了好大一会儿,那只鬼玩意才从地上爬起来,不过身子摇摇晃晃的,跟喝醉了酒似的,往前走几步,差点踉跄摔倒。竟然是只醉鬼,那就好办了,估计刚刚在乐不思蜀园喝多了滚完床单,身子这会儿也正虚呢,容易搞定。

    拿出桃木剑,和一张黄符,等着他走近,然后出其不意上去一下干倒!

    谁知正在这个时候,宁静的夜色里,突然响一阵小孩啼哭声。我心头一凛,回头看去,只见从坛子村方向亮起了一团灯光,有两条人影快速跑过来,好像是一前一后的在追逐。

    “姗姗,你等等我,听我说……”

    靠,听着是周建涛的声音,那前面的人影是刘珊了?他们小两口吵架了?不会是因为我吧?

    王子俊脑袋从我肩头上探出来,他还不知道这两个人是谁呢。

    那边的醉鬼听到他们的声音,立刻停住脚步,我心说不妙,别让孩子沾染了鬼气。小孩生气弱,最容易使鬼气入侵,又是个小女孩,阴气侵染后,很容易生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