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最后一个阴阳师 > 第六十六章 录像带(二)

第六十六章 录像带(二)

  胖子不说的话我还只是感觉到熟悉,他这么一说我还真的想起来了,这个发着白光的眼睛,眼睛的形状和看着人的眼神儿,都跟王家庄的那个石头里面的婴儿太像太像了。我甚至可以根据这个眼睛,想出一个巨大的脑袋和身体,正是那个石头里面的婴儿。

  这个画面很长很长,一直都是拍的这个眼睛,可见在当时日本人的心里,这个眼睛有多么的恐怖,同样的感觉也萦绕在我们的心头,虽然已经见过类似的眼神儿,可是还是会感觉到压抑,这种感觉类似人在寺庙里,看着高高在上的神像的那种感觉,就好像他在俯视着你,你就是蝼蚁的感觉。

  “二叔说过,那个婴儿是土伯,你说到底有没有可能?”我这时候问胖子道。

  “这话我当时也在迷茫,但是你不知道林老二那德性,问了也不说,但是我纳闷儿的就是,你爷爷跟宋老鬼,不都是鬼道门人?他们又怎么会去把土伯坑害在石头里?”胖子说道。

  我没话说,这也是当时我最为迷惑的地方。

  这双眼睛,一直到这一卷儿的录像带结束,都是这双眼睛,可是下面没有议论的声音,很快,就接到了第二卷的录像带上,而第二卷录像带,则是一个会议的记录,这是一个会议室,里面一方全是日本人,而另一方,则只有一个人,那个年代拍下的录像质量不会很好,看的很模糊,但是随着镜头的切入,我看清了那个人脸,在看到的时候,前面宋斋的几个人,包括胖子,全部都把目光转向了我。

  “都看着我干什么?这个人难道就我一个人认识?!”我恼怒的叫道。

  “不是,我感觉,你们俩应该比较熟悉。”胖子说道,说完,他也拍了一下大腿,骂道:“操!怎么会是他!”——镜头里的这个人,竟然是我们大家都相对来说比较熟悉的人,阿扎。

  镜头里面的阿扎,跟我们认识的阿扎,穿着差不多的服饰,更重要的是,这是几十年前的纪录片,可是他竟然和现在一样的年轻!这给人非常怪异的感觉。纪录片是无声的,可以看出来,阿扎在跟日本人在交谈什么,并且是阿扎一直在说,有一个翻译在翻译给这边儿的日本人去听,录像带里的这个气氛,则相当的和谐,说到最后,阿扎甚至还跟日本人合影,双方拥抱,看起来像是谈成了什么愉快的合作。

  “真他娘的没想到,那个阿扎竟然是个汉奸,下次见他,看我不打死他。”胖子在看完这一卷录像带之后说道。

  “你不知道他们在谈什么,怎么知道他就是汉奸?”我反驳胖子道,在我的记忆里有两个阿扎,一个“表面”单纯到可怕,一个心机深沉,二叔都为之折服,他说的下棋的理论,让我现在都还会在做梦的时候有种被人操纵身不由己的感觉。

  但是不管这两个我看透看不透,我都不认为,他会是一个汉奸。

  “你们两个争论这个有意义么?他又不是你们家亲戚。”九两看着我俩争辩起来,说道。

  “这是一切噩梦的开始,就是这个人,把我们带入了噩梦,他才是一切的操盘手,神的遗民!”看完了这卷录像带的山口先生,用手掌捂着脸,看起来非常的疲惫,说完这句话,他捏着眉头,几乎颤抖的把手伸给我道:“有烟么,我怀念烟草的味道。”

  我对山口先生忽然的说法给惊住了,递给他一支烟,帮他点上,我自己也抽上一根儿,在思索他的这是一切的开始这句话的意思,可是却百思不得其解。

  “他娘的我明白了,是顺序,录像带的顺序对么?”胖子有点兴奋的道。

  山口先生抽着烟,点了点头。

  “到底是什么意思,胖子你说清楚。”我问道。

  “这不是电视剧,是别人搞好的顺序,你看到的是一个正常的进展,而我们先入为主的认为,我们看到的第一卷录像带,就是先开始的内容,其实不然,这些录像带的顺序是打乱的,第一个,应该是这个,就是阿扎和日本人谈判的这个,这才是开始,日本人执行这个计划的开始。”胖子说道。

  说完,他似乎非常得意的道:“你还敢说那家伙不是汉奸?”

  我张了张嘴,无从反驳,假如真的像胖子所说的那样,是阿扎掀起了一切的序幕,那么,他还真的是一个汉奸,我想要替他辩解都没有办法去说。

  “不,虽然他当时选择了跟皇军合作,但是谁能保证这不是对皇军的一个圈套?也就是从那时候开始,他给很多军人带来了噩梦,直到现在。当时的会议纪要我曾经看过,这个年轻人是神的后裔,我不知道真假,起码表面上是这样,皇军不是傻子,他当时能说服军方的高层去执行这个计划,必然是拿出了什么筹码来证明自己的身份,才能取得皇军的信任,当时的会议纪要说,这个年轻人,展示了‘神迹’”山口先生说道。

  胖子不再说话,那个放映录像带的人在放完了这一卷之后也自然的停了下来,甚至包括宋斋的人,我们围着山口先生,围成了一个圆圈,来听他说当年的事儿。

  “这个年轻人来说的,是‘请神计划’,是属于‘未知的力量’,但是这个未知的力量足以改变整个战局,并以此说动,让多少人卷入了恐怖的噩梦里,一直到现在,可以说,这是一个过程,你们可以想象的过程,当皇军以为他自己的军事实力足以支撑整个战局的时候,或许他们还没有那么迫切,当他们感受到力不从心的时候,他们才会紧张,这就好像人在极度的紧张恐慌与无助的时候,才会去寄希望于神灵一样,并且据我所知,不仅仅是日本,当时在绝望的德国纳粹同样寄托于‘超自然的地球轴心’力量,但是共同点是,所有人所希望的超级力量,目光都瞄向了神秘的东方第一文明古国,要知道,这本身就很奇怪的一件事儿,每一个国家,都有自己的神,可是为什么全世界的人都相信,只有中国的神才是永恒的,这本身,就是值得深思的地方。”山口先生说道。

  他这句话说的很沉重,但是不得不说,他说这句话的时候,身为中国人的我,有种自豪感,但是同时又有点蛋疼,因为中国的神灵,你们他娘的就来借用中国的神来对付我们中国?而不是敬畏?

  “后来呢?”宋斋的少主人,很明显她爷爷也没跟他说太多,对一切茫然且好奇的问道。

  “后来就是现在这个样子,但是有一点可以确定,没有那个年轻人的帮助,皇军在这条路上走不了多远,也不会有这么多的麻烦,当时就有很多人醒悟,或许大家都被这个人给耍了,用中国的一句话来说,就是借刀杀人,这个年轻人只是借皇军之手,去完成他的某个目的,顺便的坑一下皇军。可是那个时候,这个计划是危险的,没有未来的,但是过程的凶险和神奇,让人欲罢不能的不得不继续下去,万一呢?万一离‘请神计划’只差一步之遥的时候放弃了,是不是很可惜?所以后来,皇军都是捏着鼻子,来做这件事儿,当然,我会给你们找到那一卷录像带,这才是最终,那些人坚持下来的理由。”山口先生的一口烟已经燃到了烟屁股,我赶紧递过去一支给他点上,这时候的他,从那一堆录像带里翻出来一个,递给了放映师。

  这个录像带上,是唯一的一个,不是日文的录像带,而是写的其他国家的文字。

  “是德语,但是我看不懂。”宋斋那边儿的翻译官对我们耸了耸肩肩膀道。

  “是黑夜的恶魔。当时东京-柏林-罗马轴心国最大的机密。一个黑夜的恶魔身影。”山口先生说道,我们也着急,甚至那个放映师都激动了起来,把这个录像带放到机器上的时候手都是发抖的。

  机器正常的转动,我们各归各位,荧屏上在跳动了几下之后,出现了一个士兵巨大的人头,是几个士兵,用德语说着什么。这跟之前的录像带不一样,镜头在不停的晃动,看场景,更像是,在发现了奇怪的东西之后,临时找来的录像机。那几个士兵争先恐后的想要出境。

  “德国帅哥,这帅。”这时候的九两,盯着屏幕上的几个高鼻梁蓝眼睛的帅哥轻声说道。

  “我知道是帅,但是要在二战的时候,强奸你的时候,你还认为他们很帅?”胖子白了九两一眼说道,这句话,说的我差点笑过气去,九两跺了我一脚,嗔道:“有那么好笑么?!”

  “别闹了,看电视。”我对他说道。

  镜头终于从这几个德国大兵身前转了过去,后面,是一片夜色,夜色之中,有一道红色的虚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