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最后一个阴阳师 > 第六十五章 录像带

第六十五章 录像带

  机电房那边有发动机,被毛毡纸给盖着,揭开之后里面有很多不知名的小虫子,现在我们对虫子这玩意儿草木皆兵,都给吓了一跳,胖子骂道:“看你们那熊胆量。”说完,他走上去对着那些虫子就踩,一脚一个,不愧是穿了日本军用大头皮靴的人,霸气非凡,发电机还能正常的运转,但是线路却不通,小日本当年在这里修建这个要塞的时候,是做好的了长期的准备的,电缆的排布什么的,都很正规,总之我们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总算是把电给通上,在通上电的那一刹那,甚至有人热泪盈眶,这一切的一切,在这个深山里面,都显的是多么的来之不易?通上电了之后,我们再一次回到了那个日本人的会议室,观众排排坐,等着看电影。

  不得不说宋斋这边儿的人都是全才,刚才修电路也是宋斋的人,现在摆弄这台老式的放映机,也是宋斋出的专业人才,这时候连我都激动的拉住了九两的手,再没有这么激动人心的事儿,我们竟然在深山里,看起了电影,这种放映机并不陌生,小时候在林家庄的时候,都会有这样影碟机的回忆,现在的林家庄电视都还是稀罕物件,更别说当时了,在宋斋那人摆弄放映机的时候,我给在我旁边儿的几个人说起了我小时候看电视的一个典故。

  那时候,我爷爷还只是林老么,三爷爷也只是三爷爷,林语堂更只是林语堂,那一年,我还没有看到吴妙可洗澡,那一年的情况是我老爹在外面回来,告诉我说,在哪个村儿晚上演电影呢,你想去看不?他只是一句玩笑话,但是当时的我激动啊,马上找到林二蛋,还有几个光屁股的小子,那一年我跟林二蛋都是十岁左右,在人群中算大的,纠结了几个小屁孩儿,五六岁的都有,最小的只有四岁,我们吃完晚饭从家里出发,开始赶往十几里外放电影的村子。

  一路上跋山涉水问路就不说了,等我们赶到的时候,那时候没有手表,也不知道是几点,但是记忆最深刻的是当时我们到的时候,刚好看到别人在收大荧幕和机器,当时我和小伙伴们就崩溃了,林二蛋那时候还不是现在的林二蛋,实际上在他力大无穷之前一直都是一个刁民的感觉,他当时就对那几个小孩子说,快去啊,去求求人家,给我们几个放一点儿看看。

  那几个小屁孩儿也不懂事儿,跑去直接给人家跪下磕响头,林二蛋更是把唾沫抹到脸上,跪在地上求道:“各位大叔大爷啊,我们是十几里外的林家庄走了三四个钟头赶来的,我求求你们,再给我们放一遍儿把。”

  当时我是唯一没跪下的人,但是我现在都能想起那一户生了长孙的家人看我们的眼神儿,那叫一个哭笑不得,最后,可能是林二蛋演戏演的太像,人家还真的只给我们放了一卷,还是个河南的豫剧抬花轿,掐头去尾的,谁也没看懂,但是一群小屁孩儿看的屁乐屁乐的,最后回来的路上,更是逗比,那些小孩子走着走着就瘫软在路上一个,林二蛋不管,我背一个,抱一个,可是后来自己也没了力气,干脆就趟在路边儿睡着了。

  从那之后,就有了我同甘共苦林小凡,卖友求荣林二蛋,不知道为什么,今天忽然想到这个场面,我本来是笑着讲的,大家听了也傻乐,可是说着说着,似乎大家都笑不出来了。

  九两抓住了我的手,用力的抓住,道:“一切都还会回到原来的那样儿的,相信我。”

  下一刻,灯灭了,影碟机终于被宋斋的那个人修好,机器开始转动,而屏幕中,开始出现图案,这似乎是一个纪录片一样的东西,并不是电影,而第一个画面,就是在那个峡谷的葫芦口处。

  画面里,很多的日本兵,还有坦克,画面在一个腰上挎着日本刀的男人身边儿停了很久,这个人,身材修长,没有留那种纳粹特有的小胡子,看起来非常的年轻,也非常的帅气。

  画面上的日本兵,他们在装弹,开始轰炸那些千棺对面的石像,就是那些我叫不出名字的神像,随着那个人的武士刀挥下,一瞬间,炮火连天,画面转成了战争片。下面也开始窃窃私语起来,有人说笑日本是要这些石像,有人说小日本是傻逼。

  “都给我安静点。”宋斋的少主人叫了一声。她在下属面前还是有一定的威信的,下面马上恢复了安静,炮火也没有持续多久,可是下一刻,画面依旧对准了那些石像。

  我甚至可以感受到日本人当时的震惊,在迫击炮和坦克的轰炸之下,那些石像依旧完好无损。

  “停一下!!我说停一下!”胖子这时候叫道。

  “你怎么了?疯了?”我对胖子低声道。

  “你看这些神像,你看他们脸上的表情。”胖子站起来,指着那些神像说道。

  我一注意看,其实每个人都在这时候注意看了,这些神像,他们的脸上挂着明显的笑意,是冷笑。

  “回放,可以么?”我这时候也激动了,对着宋斋的那个客串放映师道。

  那人点了点头,把画面转了回去,在一开始对着那些神像的时候,我拍了一下手,画面开始定格。

  “看到了么?看到了么你们,这时候的神像是面无表情的,那些东西都是活的!!活的!他们在冷笑那一群日本人,说你们就是傻逼,继续来炸啊,来炸老子啊!”胖子在那边儿激动的手舞足蹈。

  他说的话很贱,但是不得不说,非常的生动。

  这两幅画面,还真的,就有那么一丝意思。

  “我就知道是这样儿。”山口先生,看着这个画面,忽然说道,他的声音,甚至带着哭腔。

  “这就是恶魔,就是这些魔鬼编织了一个圈套,对面的不是棺材,而是祭坛!所有的,被诅咒的人,都会出现在棺材里,给这几个魔鬼献祭!他们要复活!”他继续说道。

  下面的人群,再一次响起了嘶声,这是倒吸凉气的声音,我去安慰了一下情绪接近崩溃的山口先生,道:“可能是错觉,我说,只是可能,不存在恶魔。我一直认为,就算是姜子牙来了,被抵挡不住一个原子弹的轰炸。”

  人群中,似乎一下子慌乱了起来,特别是宋斋的少主人,她的脸都白了,诅咒,献祭,这是两个我们俩谁听了都不会好受的词。

  胖子挥了挥手,士气低落不是我们俩想要的,他示意那人继续放下去,可是在那个被定格的笑脸神像之后,整个画面变黑了,因为是关着灯的,只有放映机那边儿有个小灯,整个会议室异常的灰暗。

  “机器又坏了?”我站起来问道。

  那人指了指还在转动的盘子,道:“没有,他们似乎在拍一个黑夜。”

  “画面上有东西,是恶魔的眼睛。”山口先生指着那个荧幕道。

  我看过去,发现如果不去注意的话,这真的很难看出来,因为荧屏本来就是白色,他们又是在漆黑的夜色中,拍到了那一双巨大的,发着白光的眼睛。

  那一双眼睛,说不上的诡异,是从眼睛就可以看到的诡异,似乎能看到人的心底深处。

  “小凡,你有没有觉得,这个眼神儿,很熟悉?石头?婴儿?”胖子回头对我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