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最后一个阴阳师 > 第六十四章 营地

第六十四章 营地

  他的这句话让宋斋的少主人马上闭嘴,不再说话,脑袋里钻了一条那种虫子,似乎比那个血色诅咒的人来找都要恐怖的多的多,我们聊到了天亮,反而不困了,在山口先生的带领下,开始往前赶路,这个山口,应该是在这个神农架深处生活了非常长的时间,对地形什么的相当的熟悉。一直领着我们长驱直入。

  越到深处,日本人的痕迹就越明显,我们看到了很多机枪,坦克的残骸,还有各种防御工事。

  “如果不是那两个原子弹,这里将会被建造成一个钢铁堡垒。我们离要去的地方,越来越近了。”山口先生说道。

  我们没说话,因为在几十年后,去谈论那场战争真的一点意思都没有,其实这个队伍中,只有我一个在留意,留意我爷爷的痕迹,我们这次来到神农架,表面上接受的是刘天峰的嘱托去找到他的夫人,但是他的夫人跟我们有一毛钱的关系没?我们要找的,还是爷爷到底要做什么。

  爷爷来过这里,上一次,还是跟宋斋的宋老鬼一起。

  我们在山口先生的带领下继续去赶路,知道我们看到了第一座要塞,上面写满了日文的标记,我们能看懂其中的一些字符,其他的,都还要翻译或者山口先生去翻译,大多都是些立入禁止,绝密误入之类的标志,在深山里,看到水泥的共事,其实我们还是非常紧张的,更紧张的是,我们几乎触碰到了整个核心的秘密。

  “我在这里面生活了很长时间,没有见到活着的日本人在里面,当时他们,或许从这里撤离了,你们可以在这里补充一下装备什么的,里面都有。”山口先生说道。

  我们跨过了共事,进入了建筑之中,水泥墙大多都有些斑驳,毕竟深山里的气温还是比较潮湿的,这里又不可能有人去修缮,我们跟着山口先生的脚步进去,他最先带我们去的,是一个军事的补给房间,里面有非常多的军用大衣和罐头,这些东西被山口先生照顾的很好,我们脱掉了冲锋衣,换上了这种衣服,一瞬间,我们都非常高兴,却不知道高兴从哪里而来。

  “有没有一种我们占领了日本人的地盘儿,八路在分发战利品的感觉?”九两难得一见的漏出笑容,这其中最搞笑的就是胖子,他带上了帽子,换上了皮靴,看起来相当像小兵张嘎里的龟田太君,我们找个地方,把裤子靴子都给换上,彻底的从头到脚变成了日式的装备,之后,去军火库,甚至还挑选了一些在油纸里面包裹的冲锋枪,这一下,我们自信心满满,都有种去征服天下的感觉。

  “别他娘的高兴的太早,有这么多装备,日本人当时都不要了去撤离,说明是遇到了什么东西,还是武器根本就无法对抗的。”刚才被我们给嘲笑的胖子却对我们泼冷水。

  “我说胖子,你是嫌我们不够紧张?这么跟我们玩?让大家放松一下也行。”我对他说道。

  “胖爷我就是实话实说。”胖子悻悻然道,胖子的这句话,没有让放松下来的我们紧张起来,这甚至有种末日前的狂欢的感觉,胖子最后也被感染,竟然在十几年前的老罐头堆里找了一些包装什么完好的出来,又找了几个钢盔做了锅,我们吃了一顿入山以来最丰盛的晚餐,吃饭的时候,九两靠在我肩头道:“这个地方不错,要是能隐居多好。”

  “吃虫子度日?”我笑道。她苦笑了一下,没说话,山口先生绝对不是一个迂腐的人,他竟然不知道在哪里搞了很多酒出来,都是中国的那种坛子酒,这玩意儿绝对的陈酿,酒香怡人,在我们喝的二麻二麻的时候,胖子叫着要撒尿,我们也憋坏了,一群大老爷们儿跑去墙角那边儿去撒,喝醉的人放松了自己,每个人都像个孩子,我们甚至比起来谁撒尿撒的远,我们就这样浇着,那叫一个畅快淋漓,因为我憋的比较久,尿的时间也长。

  可是,尿落地的声音变化了,搞的我吓的都尿在了手上,赶紧在胖子的衣服上擦了擦,把小小凡装了回去,往前走了几步,那骚味真的是让人作呕,地面上积雪被冲化掉,地面上有一层土也被我们十几个水龙头一齐冲走了一层。我站在上面,用脚踩了踩,发现这是一个铁皮的结构,里面似乎还是中空的。

  “胖子,你过来,这下面还有东西呢。”我招呼胖子道,宋斋的一群人现在算是跟我们成了酒肉朋友,我一招呼,也走了过来,我们也不嫌弃刚才自己的尿,找了个铲子,把这边表面的土全部都给清掉。这是一个铁门,上面有一把锁。

  而上面,用白油漆漆着一行日本字:“立入禁止。”

  我们这边儿的动静,把那边儿的人也吸引了过来,胖子借着酒意,让我们都后退,他用步枪,在远处对着锁来了几个点射,在过去的时候,那个锁链已经被打的断掉。

  “山口先生,这下面是什么?”胖子问道。

  “我不知道,我没有来这个地方撒过尿。”山口先生耸了耸肩肩膀道。

  我们打开了这个铁门,很重,要几个人才能一起拉开,拉开之后,一股子的霉味儿扑面而来,十几把手电再一次的照进去,把里面照的如同白昼,可是在手电照的到的位置,却什么都没有,这更类似一个地下的储藏室一样。

  胖子脱掉了军大衣,拿了一个手枪,沿着门下面的一个钢铁阶梯走了进去,我们也马上跟上,下去之后,最先看到的就是一个人的背影,这个人穿着军装,做在一个椅子上,他的前面,有一个桌子。

  这个日本军人就这样背对着我们,这时候胖子不管那么多,直接对着那个军人就来了一枪,这让山口先生的脸色很难看。随着一声枪响,那个背对我们的日本人身体被子弹打的晃动了一下,倒在了地上。

  一个带着帽子的骷髅脑袋,滚在了胖子的旁边。

  我听到身后的人,都长长的呼出了一口气,胖子一脚把那个脑袋踢开,山口先生没说啥,只是跑去捡了起来提在手上,我们拿着手电往前面走,发现,这是一个录像厅。

  而这个日本军人,他在的这个桌子,上面摆了一个老式的放映机,再前面,是类似老式电影院的椅子,一排排的,最前面,是一个粉刷成白色的墙,类似一个幕布。

  桌子上,除了放映机之外,还有几盘录像带。

  “这里,貌似是当年在这里日本人的会议室。”宋斋少主人身边儿的那个人激动的说道。我们也同样兴奋,想不到撒一泡尿,竟然还可以浇出来一个东西出来,我们在前面搜索了一下,发现了前面有几堆的灰烬,里面还夹杂着白纸,和另外的一些胶片残骸。

  “这玩意儿是在当时日本人撤退的时候销毁的。”胖子说道。

  “那刚才坐着的那个哥们儿呢?他为什么没撤走,而偏偏的,还留在了这里?”我说道。

  “可能他不想走,然后坐在这里死了。这谁知道呢?”胖子耸了耸肩道,说完,他去招呼山口先生道:“这边儿有电么?”

  山口先生正在摆弄那个脑袋,听到胖子的话,点头道:“我看到过机电房,但是还不知道能不能用。”

  带我们去看看, 胖子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