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最后一个阴阳师 > 第六十章 兵分两路

第六十章 兵分两路

  往前行路的节奏可以自己把握, 就跟宋斋的少主人可以可以走着走着走到我身边儿一样, 我也尽量的放缓节奏, 拉着石女走的慢一点,再慢一点, 因为一旦想到我和另外一个我的问题,我就会变的急切, 迫切起来, 很多人都注意到了我的小动作, 可能是因为最近我的小动作着实过多的原因,大家也习以为常了。

  石女没那么多的心眼儿, 我拉着她的手, 让她动作放缓一点她就缓一点, 直到离他们很远了, 她还在笑着看着我, 我拉着她问道:“ 最近这段时间, 你都跟宋斋这群人在一起么?”

  我这么一问, 石女好像停顿了一下, 点了点头之后, 又摇了摇头。 我不知道她这个动作到底是什么意思, 当然, 这个也不重要, 我就再一次的问道:“ 成, 我问你, 还记得在那个许愿墙的时候, 还有一个跟我一模一样的人么?”

  石女止住了笑脸, 伸出手, 摸了一下我的脸, 道:“记得。”——她说话, 依旧非常的生涩, 这让我非常的愧疚, 我依旧是没有带她回到正常的生活当中去。

  我没有阻止她对我的亲昵举动, 我们俩的关系, 更多的偏向于父女, 就算林小妖在这里, 也不会因为单纯的像一张白纸一样的石女而吃醋,我抓住她的两只手, 急切的问她道:“ 那你知道, 在我上次晕过去之后, 还有一个我, 去了哪里了么?”

  石女这一次,脸上写满了疑惑, 似乎在思索这个问题, 我不想逼迫她, 就这样站定着,道:“ 你别着急, 慢慢想。”

  石女这一次思索了很长时间, 我不想离二叔太远, 后来干脆就这样走着, 心里却牵挂着这个答案, 再过了一会儿, 石女忽然用手指了一下走在前面的二叔, 用非常生涩的话说道:“ 二叔。。。”

  “什么?” 我发愣道。

  “二叔!” 石女继续指着二叔,缓缓的说道。

  “你的意思是说, 还有另外一个我, 被二叔带走了对么?” 我抓着她的肩膀说道。 她也看着我, 点了点头, 然后, 然后, 把脑袋靠在我的胸膛上,好像她也知道我在因为另外一个我而烦恼一样。

  石女会骗我么, 我可以肯定不会, 但是我本来空灵的脑袋随着石女的这句话变的纠结了起来, 我一直以为都是宋斋的人带走了另外一个我, 然后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可是, 为什么是我二叔呢?—— 看来上一次名山之行, 说白了就是二叔的一个阴谋, 不仅坑了宋斋的少主人, 更坑了我, 是二叔带走了另外一个我? 我的脑袋再一次的不够用了, 任凭我怎么去想, 也不知道, 二叔做这一切到底意欲何为。

  “这话, 不要对任何人说起。” 我对石女说道, 我想来想去, 都感觉, 二叔既然带走另外一个我的时候, 让石女看到了这一切, 现在又没有阻止我跟石女的重逢, 那就非常容易说明问题。——其实二叔就没想着真正的瞒我, 他或许还跟以前一样, 有不方便说的理由而已。

  我们再一次的回到了队伍之中, 大家看我的眼神儿依旧怪异, 可是越是这样, 我越是要伪装的非常镇定才行,我甚至没有去再问我二叔, 可是我再一次的回到队伍中, 却还有人找我, 为什么? 因为在我们这个队伍之中, 抛却日本女人山口老太太的因素除外, 剩下的我们和宋斋的人, 我和二叔是一个平衡点, 如果我们这边儿的人要有什么事儿找宋斋的人的话, 只能找我, 二叔太高冷了, 别人抗不住。

  这一次找我的, 是九两, 找我的目的, 也在我的猜测之中, 因为在见到宋斋的那群人之后, 九两就一直欲言又止, 却因为阴兵的事儿给耽误了,这一次她直接道:“ 可以去帮我问问, 我哥哥现在怎么样了么?”

  我没有办法去拒绝这个和我关系莫名的女子什么,点头对她道:“ 有机会的话, 我会帮你问一下, 毕竟我跟她, 也不是太熟。”

  九两点了点头, 没说话, 过了一会儿, 我主动去问她道:“ 在你的潜意识里, 是希望你哥哥醒来呢, 还是不醒来?”

  我这个问题问的九两看着我, 看了很久, 她拢了下头发, 说道:“ 我也不知道, 顺其自然吧。”

  之后一路无话, 直到山口老太太对我们说道:“ 现在信号源, 出现在了两个地方, 也就是说, 有两个地方, 都出现了当年的日军的求救信号。”

  “所以我们得兵分两路了对么?” 胖子笑着看着山口老太太道, 那山口老太太点了点头, 道:“ 貌似是这样。”

  “然后分散开来的我们, 就可以被你们逐一击破了对么?” 胖子脸上依旧挂着笑, 对于山口老太太这几个人合作, 二叔都觉得是与虎谋皮, 会有不信任, 这也正常, 可是这么挑明, 我还是感觉不是很好, 我拉住了胖子, 道:“ 他那边有宋斋的人,问问就知道真的假的了。” 事实上, 宋斋的少主人已经开始这么做了,并且得到她的手下肯定的回答, 日军的信号, 在前面分成了两处。

  分开, 在这时候不是最好的选择, 但是却是不得不去做的事儿, 因为要是我们逐一的去跑到两个位置的话,会面对一个比较尴尬的问题, 食物不够, 还有就是向导大熊一开始就非常担心的问题, 天气,在这样的深山里, 一旦下雪, 我们就等于困死在深山。 最终, 我只能非常难受的在与二叔刚刚冲锋之后再一次分开, 并且, 这一次的队伍被严重的打乱, 二叔带着黑三和林二蛋, 他的意思是, 就算日本人耍什么花样儿, 他们三个也足以去应付, 而剩下的我们, 则与宋斋的人, 赶往另外一处信号源。 对于二叔的安排, 我心理不是滋味,但是没办法去反驳, 就这样, 我们再一次的兵分两路,分开之后,在关于这个队伍的指挥权上, 胖子又和宋斋的人给杠上了, 但是无奈的落败, 因为信号源的大概位置, 知道的是宋斋的人, 落败的胖子一路上走的那叫一个闷闷不乐,一直在叫着晦气, 不信你们看,咱们一群大老爷们儿被一小姑娘指挥, 绝对是死路一条。

  有些事情越是担心, 就越是会来, 傍晚的时候, 我们在神农架的深山里, 迎来了今年冬天的第二场雪, 与上一场不同的是, 这一场很大, 鹅毛大雪从开始飘落开始, 融化的速度就跟不上了节奏, 路边开始变的很白,雪白,我们却不能停顿, 没有人知道这场雪什么时候停, 只能在路上的雪还不是很厚的时候继续赶路。

  雪带来的,除了心理的压力之外, 还有一个好处,就是脚印, 我们在走过路之后, 可以看到清晰的脚印, 但是在我们的前面, 很多东西,也可以看的出来, 现在我们在这里停住, 就是因为在我们的前面, 出现了一排脚印, 不属于我们的队伍, 这让每个人都紧张了起来, 有人, 走到了我们的前面, 这不属于我们之中的任何人。

  “看来我们走的方向是对的, 在我们的前面, 才是原来那个日军的营地。” 宋斋的少主人说道, 胖子马上就跟她杠了起来,道, 你怎么看到脚印就可以确定是日本人?

  这时候吵架, 吵的人那叫一个心烦意乱, 他们俩也被我们给分开, 天色已晚, 我们暂停了赶路, 我道:“ 不如就在这里先暂时的休整一下, 然后去刺探一下这个脚印是啥?”

  我的提议大家没反对, 因为天黑之后我们也的确需要驻扎,大雪天明显的更需要帐篷, 他们在搭帐篷的时候,我邀请了一下宋斋少主人道:“ 走吧, 我们去沿着脚印, 看看前面到底是个什么?”

  她白了我一眼,道:“ 跟你这个废物在一起, 本姑娘没有安全感。”

  我耸了耸肩膀, 故意做了隐秘的姿势, 却用不隐秘的声音对她道:“ 走吧, 哥哥给你看我的毛。” 她的脸瞬间转红, 瞪了我一眼, 我竟然在她娇羞的脸上看到了些许的风情万种出来。 她丢下了包, 拿了一把枪,道:“ 走, 我还怕你不成?”

  我们俩这就上路, 这算是我们第一次这样独处, 俩人都不太习惯, 但是我还不能让这气氛沉默下来, 过了会儿, 我直接说道:“ 跟我一起的那个九两, 他的哥哥, 也就是昆仑龙胎, 现在在不在你的手上?”

  她对我摇了摇头道:“ 开始是我带走的, 但是现在却不在了。”

  “在你二叔手上, 他这个狡猾的狐狸, 这就是他这次用来救我的代价!” 宋斋的少主人说到这里的时候,有点咬牙切齿的继续说道:“ 什么让他苏醒的钥匙, 都他娘的是个谎言, 林老二把所有的人都给坑了, 那东西压根儿就不会醒。”

  我一直看着她, 也不说话。 她似乎有点愠怒的道:“ 你不相信我说的话?”

  “我只是在想, 到底可信度有多少。”我说道。

  她瞪了我一眼, 道:“ 不信拉倒, 现在小凡帅哥啊, 可以让我看看你身上的毛毛了么?” 她一改常态的道, 让我非常的怪异, 不过也可以理解, 这话也只有这么说出来, 才不会显的尴尬。

  这东西我没什么可隐瞒的, 我们俩更类似病人之间交流经验, 我也不顾寒冷, 直接拉开了我的衣服, 指了指肚子上道:“ 这不, 就在这。”

  “我操! 怎么可能!” 宋斋少主人吃惊道。

  我也长大了嘴巴, 摸着我的肚子, 那一块本来浓密的白毛, 这一次, 竟然变的非常的稀疏, 似乎在不知不觉中, 脱落了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