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最后一个阴阳师 > 第五十七章 军魂

第五十七章 军魂

  “明天早上再说吧,到时候, 你在决定到底要不要帮忙。”二叔说完之后就不再说话, 刚才的那一切归于平静之后, 我们也没心情说话,这种感觉就像是刚在电影院里看了一场毕淼悲剧的电影然后走了出来一样, 相当的不好受, 我也想知道真相, 可是现在哥们儿不是在装着稳重的么, 也不方便去发问。

  但是看了这个之后, 我们除了一头雾水之外, 心情都格外的不好, 特别是胖子,就这么坐在我的旁边, 一直坐到了天亮, 直到天大亮, 二叔睁开眼, 看了一眼在他旁边待了一整晚的胖子说道:“ 想明白了要帮忙了?”

  “我还是要先看看, 不太好弄, 你明白的。” 胖子说道。

  二叔点了点头, 叫上宋斋的一群人, 我也叫上了黑三和二蛋他们, 我们拿着家伙儿, 走到了昨天晚上震撼人心的那一幕那边儿,那一片儿的铁丝网一片的焦黑, 地面上要软上很多, 这一切的一切都放佛在告诉我们, 昨晚的一切都是现实发生的,而不是海市蜃楼一场梦境。 走到了那片还算柔软的土地上, 二叔用脚点了点地面道:“ 挖吧, 你们想要知道的, 就在这下面了。”

  宋斋的那群人没有发问,我们这边儿也不能显得太无知去问挖什么, 提起铲子就开始在地上挖动, 因为都是高手, 所以这个过程很快,我们就在地上挖了一个大坑。

  大坑里, 有一幅让人看了就触目惊心的场面。

  无数具焦黑的尸体, 各种姿态, 有的抱在一起, 有的整个人痉挛成一个奇怪的形状,有的几个人纠结成一团,都无法分开, 但是无一例外都是焦黑,跟昨天晚上我们看到的一样,被电打到的。

  “几十年前消失的川军的确是负责这个秘密的研究, 其中有一个队伍,追踪到了这里, 就是他们, 发现了这里的日军, 中了日军的奸计,全军覆没。” 二叔缓缓的说道。

  胖子看着地面下的尸体,道:“ 电死的, 强电流导致了磁场的紊乱, 他们迷失在了这里? 所以不能进入六道轮回?”

  二叔有点呆滞,道:“ 这是我一开始的猜测, 可是从他们冲锋的角度来看, 这或许葬下的, 是他们的军魂, 几十年来, 他们每一晚上都在重演着当年的那一幕,想要冲破束缚,继续去战斗,所以我更愿意去相信, 他们是自己不愿意离开, 他们想要去继续。”

  “所以你想让胖爷我, 配合你, 超度阵亡将士的军魂?” 胖子啧了啧嘴巴道。

  “很明显, 是这样儿。”二叔道。

  “这么多,你他娘的可真看的起我。”胖子苦笑了一声道, 说完, 他似乎是在自嘲一般的说道:“ 但是这事儿胖爷我真的还无法拒绝是不, 拒绝了, 别说你们, 连我自己都要瞧不起我自己了。 林老二, 说吧, 要我怎么做?”

  “军魂得用血来引, 他们又不偏阴, 只能白天来, 正午是阳气最重的时候, 当然, 也有盛极必衰的说法, 我想, 咱们在正午的时候, 强开鬼门, 送他们去轮回, 你想让他们再死几次?” 二叔说道。

  “他妈的你个疯子!” 胖子眉头皱的很深, 我看着二叔, 也感觉不可思议,这么多人一起死, 超度起来的难度本来就很大, 并不是诵读几遍度人经就可以做好的事儿, 而他还偏偏的不选晚上, 要在正午的时候超度亡灵,强开鬼门,一个不小心, 自己都回不来了。 可是我竟然无力反驳, 九两的眼睛现在都已经红的不成样子, 女人都是感性的,一群战死阵亡的将士, 他们的灵魂几十年如一日的重复着当年最后战斗的场面, 想要去杀掉他们看到的敌人, 这是值得敬佩的事儿, 当然, 他们会这样, 有很大一部分原因, 还是因为是被一瞬间电死。 这是一种非常难以去详细解释的逻辑。

  鬼或许就是磁场, 电磁反应之后, 巨大磁场的紊乱,导致了他们的灵魂出了一定的问题。

  胖子是一个嘴巴上乱来但是做事儿干啥都十分认真的人, 这事儿他既然决定要办, 就肯定要办好, 此时的他也正跟二叔在那边激烈的商讨着什么, 我竖起耳朵听了一下, 胖子的意思就是难, 很难, 这种事儿不是没的做,办法绝对是有, 当年战争时期, 武当山龙虎山少林寺等大小寺庙的道长僧侣下山, 为战死的亡灵和无辜的平民超度, 就算是有巨大的自然灾害什么的, 也会有人举行法事来超度, 但是这需要阵法, 而现在我们在深山里面, 朱砂黄符杏黄旗都没有, 无法结阵的话怎么来?

  二叔的意思则很明显, 说不能来也得来,没那些法器,也得找到替代品, 后来他们商量的, 其实还是一个办法, 借阳。

  之后的过程, 是一个取血的过程, 我们找了很多可以用来盛东西的器皿, 然后每个人像是无偿献血一样的, 开始往容器里面放血, 不管是宋斋的人还是我们, 这一次行动出奇的一致, 最后, 甚至那个山口老太太也带着那三个贺家的忍者过来, 因为那些军魂就是被日本人给杀害, 所以看到这几个日本人的时候, 我们都非常的纠结。

  “战争是罪恶的, 我对当年的行为表示歉意, 我们也想为这些英勇的亡魂做一点儿事儿, 可以么?” 山口老太太看着我们说道。

  二叔点了点头, 给他们了点儿东西, 让他们自己放血,做好了这一切, 都还是老规矩,道法万变,脱不得阴阳二字, 只是这一次, 真的还有所不同, 二叔他们是要用纯阳去强行的打开鬼门,有这些血, 还远远的不够, 所以这一次, 他们俩最终还是找到了我。

  “这一次, 你会是一个关键, 别害怕,到时候有了方位之后, 你会看到一个门, 去撞击,撞开他。”二叔对我说道。

  “恩, 没事儿,到时候你在对我说怎么做吧, 我不想忘记了, 到时候在给你们惹麻烦。” 我说道。

  用那些装血的器皿被摆成了一个八卦的图案, 这是胖子最常用的手笔, 做好了这一切之后, 我们吃了饭, 超度军魂的事儿要做, 其他的事儿也不能拉下, 二叔叫了宋斋的人跟我们汇合, 说道:“ 首先我们得明白敌人是谁。” 他这一句话, 就是劝和的意思, 让我们都别在吵吵了, 这时候我们的敌人, 应该是在这条路上走了很远的日本人。

  我们虽然彼此依旧看对方不顺眼, 可是二叔开口, 这等于是一个有分量的人居中调和,加上此时的情况,我们还是坐在了一起, 但是宋斋少主人这个人, 不管到什么时候, 都想要去取得主动权, 而在我们之间取得主动权最好的办法就是表示她知道的多, 二叔把话语权交给了我们商量, 她马上就站了起来, 道:“ 这里防护网, 是一个巨大的管制区, 当时日本人在这里投入了巨大的物力精力财力, 来进行某项研究。”

  “这他娘的是个人都能看出来好么, 能不能来点干货, 胖爷我不知道的?” 胖子白了她一眼说道。

  “从我爷爷给我的一份儿资料上来看, 他们研究的这个, 跟那一场屠杀有关, 甚至很多人都猜测, 这里, 还有一部分的日军存活着,并且已经有了突破性的进展。” 宋斋少主人似乎是为了证明她知道的比我们多, 继续说道。

  “那为啥靠我们这些人来做事儿? 有他娘的小日本儿的军队, 直接搞一个队伍的人来灭了不就成了?” 胖子说道。

  “这件事儿, 复杂到极致, 不是你想象的那么简单, 用我爷爷的话来说, 就是谁都不知道这件事儿的对错, 包括日本人本身。” 宋斋少主人道。

  最后, 我们商量的结果就是, 我们会在之后进发, 日本人当年的手笔有多大, 看了这个被铁丝网给圈着的地方有多大就知道了, 现在我们要在利用山口老太太的同时, 也要控制他们, 通过他们, 联系上那可能还存在的日军部队。

  “电报你们看的懂? 利用人家?” 胖子泼冷水道。

  “你以为我跟你们一样, 什么都不知道, 没有任何准备就来了?” 宋斋的少主人推了一个人出来, 道:“ 这个, 是这个方面的专家。”

  我们马上默不作声, 不得不说, 人家真的比我们强上了太多太多, 最后二叔出来说了句话:“ 小心一个东西, 他是让我们这么多人受伤的真正原因, 那是一个例外。”

  他说这句话的时候, 看着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