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最后一个阴阳师 > 第五十一章 意乱情迷

第五十一章 意乱情迷

  “你感觉那个人真的会是那个老太太的丈夫么?”黑三问我道。

  “我不知道,刚才太紧张,又是一闪即逝的,没看清楚,但是应该是一个人。”我说道。

  “我感觉那个老太太没有撒谎,真正撒谎的艺术是三分假七分真,老太太对我们说的话也是如此,撒谎的肯定有,谁也不会对刚认识,并且面和心不合的盟友去掏心掏肺,我在想的是,她的话,到底有多少真的,多少假的。”黑三说道。

  我点了点头,不知道怎么去回话,过了一会儿,我问黑三道:“你怎么不去睡,担心我二叔?”

  他点了点头道:“虽然我内心坚信他不会出事儿,但是我还是担心,不知道你发现了没有,他就算再聪明,再厉害,其实在很多时候也是力不从心的,不然也不会现在和宋斋的人搞到了一起去。”

  我依旧没有回话,我跟黑三其实非常的相像,在很多时候,谜团了什么的,对我们来说,都不是那么的重要,如果在谜团和亲人,在乎的人之间选择的话,我宁愿不去知道所有的真相。

  “如果那个老太太说的是真的的话,那这件事儿会变的更加的复杂,她的丈夫在很多年前来到了这里,并且在这里活了下来,是为了什么?他刚才在帐篷里,又是为了找什么?”这时候,九两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了我们的身后说道。

  “或许,他只是为了活下来,也只有在这里,才能活下来。”我说道,说完,我实在不想去继续这个话题,回到了帐篷,诅咒,还是诅咒,在听到那个人就是山口老太太的丈夫的时候,我就莫名的恐惧。

  如果哪一天,我也变成了那副样子的话,我会做出什么样儿的选择?

  我回到了帐篷,因为现在帐篷的充足,我甚至可以单独的在一个帐篷里,反正,我不会在恐惧死亡,诅咒,绝对比死亡还要可怕,我躺在被窝里,翻来覆去的睡不着,就在我翻起来想继续抽一根儿烟的时候,一个温热的身子钻进了被窝,一下子从身后抱住了我,在我耳边呢喃道:“为什么你最近总是心事重重的样子,难道连我都不能告诉了么?”

  我知道,这是九两,我不知道怎么去回答,这时候我相当的无助,因为对付这个诅咒,很显然的连二叔都没有更好的办法。

  “告诉我,虽然你已经有了小妖,但是我不想你把我当成外人,你那天看了,也摸了,真的以为我不提,就不在意了么?!”九两在我耳边说道。

  她提起了这件事儿,等于十要打破我们俩之间的那层遮羞布,我也无法抑制,我内心对这个女人的感情,我知道我这么做不对,或许说,这是男人都会犯得错误吧。我叹了口气,感觉,我没必要去瞒着一个现在跟我在单独的帐篷里,以这么一个姿势抱着的女人。

  我拉住了她的手,从我的保暖衣里塞了进去,她在颤抖,在喘息,我都听的到。我把她的手放在了我的肚皮上,让她抓到那一绺白毛,她抓了一下,快速的松开了手,我转了个身,把头深深的埋在她的胸前,想要醉死在拿一片温暖与软润之中,道:“我去过那堵墙,我也许过愿,我跟那个山口老太太的丈夫一样,我也是个被诅咒的人!”

  她的身体明显的僵硬了一下,然后缓缓的,把我摸在了我的背上,轻轻的拍着,道:“你不会有事儿的,这是我作为一个女人的第六感,你不会是一个一般人,更何况,你有不一般的二叔,更不一般的爷爷,他们不会让你出事儿的。”

  其实九两说的,就是我现在拿来自我安慰的理由,我抬起头,看到了近在咫尺的红唇,深深的吻了上去,我伸出舌头,想要去索取,狂暴的撬开了她紧闭的牙,我们两个一直在忍,忍了很久,我现在不想忍了,我是被诅咒的人,在诅咒真的把我变成了怪物之前,我不想自己的人生还有遗憾。

  我索取,她生涩的回应,我紧紧的抱着她,想要把她勒进我的身体里,我的双手已经自然而然的去伸进她的衣服,另一只手熟练的拉掉我自己的上衣,突破了隔阂的两个人彻底的沦陷在了那种肌肤之亲所带来的无尽热感之中。

  “就这一次,小妖是个好姑娘,我不能对不起她,你也不能。”九两忽然用力的用两只手拖着我的脑袋道,她没有哭,眼睛里,却写满了坚决。

  “假如我明天就死了呢?”我看着她说道。

  她轻轻的在我脸上抽了一巴掌,瞪着我,我也看着她,过了一会儿,她忽然冲上来咬住了我的嘴唇,呜咽不清的道:“老娘不管了!”

  她开始主动追击,这一吻惊天动地差点都让我缓不过气儿来,她松开我,整个人跌落,我感觉到她微微的张开了双腿,闭着眼睛嘤咛了一句:“进来吧。”

  这无疑是最好的药,我开始慌乱。

  “两位好雅兴,可是,可以等我说几句话之后再办事儿么?我已经看你们折腾了半小时了,林小凡你到底行不行?”就在我彻底沦陷,都已经有了超越友谊的触碰的时候,我忽然听到了帐篷门口的一个声音传了过来。

  我瞬间被吓了一跳,身下的九两更因为惊吓而整个人紧绷了起来,一下就钻进了被窝里面,这种事儿被人打断,这份儿郁闷别提了,更何况,在刚才我几乎忘却烦恼,整个人都进入一片仙境之中,却被人硬生生的拉回了现实。

  “刘望男,你有完没完!”我对着门口叫了一声,刚才的声音我听的出来,不是刘望男那个神经病还会有谁?

  “姑奶奶找你有事儿商量呢,不就是耽误你打一炮嘛,大不了我赔给你,也让你来一发?”这姑娘今天晚上,竟然破天荒的在我面前恢复了我在北京刚见到她时候的刁蛮任性。

  “有病去看医生,到底有事儿没,有话快说有屁快放。”我对她,当然不会有什么好的语气。

  “我不说了!你爱听不听,反正也不管我的事儿。”这姑娘竟然扭头,我一看帐篷外的身影,竟然她要走。

  我肯定是无所谓你该滚蛋就滚蛋,可是刚才躲在被窝里的九两却忽然的伸出了头道:“刘姑娘,你回来。”

  那家伙在门口就是作势欲走,听到九两的话马上闯了进来,而已经一切放开的九两更是无所避讳,推开了还压在她身上的我,直起身,往后拢了一把头发,抓起旁边的胸罩带上,拉过被子,露出一个脑袋,看着刘望男,脸上堆着笑道:“姑娘,说吧,别让我以为你是想跟我抢他才坏我们的事儿,想玩,一起嘛,谁怕谁?”

  九两的一句话,差点把我雷死,女人真的是不能以常理来度的人,特别是在俩女人在一起的情况下。

  “就他这熊样儿,也就你饥不择食用一下,本姑娘会稀罕?”刘望男假装吐了一下说道,说完,她摆手道:“好啦好啦,我不耽误你们的事儿,我今天来就是为了告诉你们,本姑奶奶,会日语,会日语你明白吗?!”

  “我明白,可是山口老太太会中文,我们似乎并不需呀翻译。”我瞪着她说道。

  九两却在被子里踢了我一下,对刘望男说道:“继续说下去。”

  “看吧,还是这位姐姐聪明点,本姑奶奶的意思是,今天那几个贺家的忍者,在劝慰山口老妖婆不要去峡谷的时候,说的那句话,我听懂了。”刘望男说道。

  “继续!”我看着她欲言又止,马上说道。

  “他们跟她说的那句日语的意思是,我们已经跟他们取得了联系,你不要轻举妄动,不要让支那人看出破绽。”刘望男说道。

  我听到她说这句话,马上就开始穿衣服,好奇心一下子被勾引了起来,我凑到了她身边儿,道:“我为我刚才的话道歉,你说的,到底是什么意思?”

  “如果本姑娘的推断没有出错的话,他们的电报机,绝对不是因为她丈夫说的电流声才做的猜测尝试,他们企图,跟别的人,也就是他们口中的‘他们’建立联系,并且现在,已经联系上了你明白么?用电报机,跟另外一群人联系上了。”刘望男看着我说道。

  不知道为什么,我忽然就冒了冷汗。道:“他们要联系的人是谁?”

  “老娘是神仙,我没看过电报内容哪里会知道,不然还用得着跟你们商量?如果我所料不错的话,他们既然已经联系上了,肯定会在暗地里继续交流,我们必须把这件事儿搞清楚,万一是损害国家利益了呢?”刘望男道。

  “好,我知道该怎么做了。”我对刘望男说道,她点了点头,做了一个厌恶的手势,道:“知道怎么办了就好,你们俩继续野战,真他娘的算是见识了重口味的了,记住,快点办!”

  她走之后,我回到了被窝,九两也再一次钻进了我的怀里,这一次,却拒绝我过度的亲密,她能迷失一次,不知道下一次,会是在什么时候。

  “为什么我有种直觉,你看到今天那个人穿的军大衣没,怎么那么像是日本皇军的衣服?”九两对我说道。

  “我也这么想,我在怀疑,或许一开始,山口老太太就在撒谎,这里,可能有一支,遗失的日本人用战争年代的无线电去联系,我是不是想多了?难道这里好有一支潜伏下来的日本兵不成?”我诧异道。

  “一切皆有可能,我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想过我跟你现在会这样儿么?”九两晃了晃脑袋,以一个舒服的姿势钻入了我的怀里。

  “这样真的挺好,睡觉。”她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