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最后一个阴阳师 > 第四十九章 山口老太太2

第四十九章 山口老太太2

  山口老太太这么一说, 气氛一下子就沉默了下来,这老太太绝对是个政客级别的演说家,说的那叫一个声泪俱下,在她的解说下,她就是一个真心爱着她丈夫的女人,一个为了丈夫可以付出一切的女人, 可以说, 在这顶帐篷里, 除了我在担心她的丈夫, 其实是在担心我自己之外, 其他的, 都要被她对她丈夫给感动了,这么是一个多么温顺的日本女人?

  而我, 一直在思考这件事儿, 按照山口老太太的说法, 一般人根本就无法承受那个诅咒的恶果,而且还不是死亡那么简单,死了尸体都要被焚毁, 焚毁还不算, 还要掺在水泥之中, 这要是放在平时, 这得多大仇才能这么对待一个尸体。

  山口老太太的丈夫是一个最特殊的存在, 我何尝又不是? 他是因为他是一个日本式的“阴阳师”, 所以才可以躲过一个诅咒, 这和我是何其的相似, 我也是特殊的, 除了我是我父亲和一个纸人母亲生下的我之外, 我还有龙气, 现在我甚至内视我自己, 发现在我的身体里, 被种下了一颗种子, 这颗种子里,竟然有一个沉睡的巨龙。

  他的经历, 他的遭遇, 我迟早也会遇到, 这我知道, 我也会在有一天, 现在身体上的白毛, 会长满我的身体, 让我成为一个怪物, 我会不会也在冥冥之中, 感受到一种神秘力量的牵引, 来到这里?

  我忽然在想, 我为什么会来这里, 难道真的是因为青旺街的那个老头的照片, 在我的生命里, 我的历程里, 我一直都相信人为这两个字, 二叔在我来这里之前就来了, 并且对我的出现没有丝毫的意外。

  我忽然意识到很多东西, 或许二叔, 知道我的诅咒要来了, 所以, 这暗中又是一个操盘, 让我来到了这里, 并且他也来了, 跟宋斋的人一起, 为的, 就是解除我身体的诅咒。 我之前还在纳闷儿,为什么一直对我忠心耿耿的石女, 可以现在跟宋斋的人走的那么近。

  原来, 这一切, 还是为了我。

  我在想这一切的时候, 是被胖子的大声说话给打断的, 按照目前的情况来说, 抛却那种对日本人天生的反感, 我们跟他们选择暂时的合作, 的确是对两方都有好处的事儿, 宋斋要找的秘密, 万一也是我们需要的, 却被他们给先一步找到的话, 那我们岂不是只能干看着?

  特别是在理解了山口老太太之后, 胖子也不在争执着什么, 默认了愿意结为临时的盟友, 可是, 他们现在却因为这个吵了起来。

  “我们现在手里, 两拨人加起来的话,能有几把枪? 而且还都是手枪, 你去看看对面, 人家被的冲锋枪, 正面上去跟他们斗, 人数的优势算个屁的优势, 冲上去送死的事儿, 胖爷我绝对不能干。” 胖子说道, 这也是一个问题, 选择合作, 那怎么合作呢?

  “我身边的这几个, 都是日本贺家忍者, 你或许在传说中听过他们, 应该了解, 他们最擅长的是什么, 我相信, 他们不会让你们失望。” 山口老太太笑道。

  “忍者? 是忍者神龟的意思? 就那个游戏?” 胖子说道。

  “不, 他们是一群武者, 很厉害的武者。” 山口老太太说道。

  “我好像在动画片上看过这个, 不知道山口老太你的意思是不是, 他们是一群暗杀者? 忍者, 并不是真的可以消失在空气里, 而是他们有自己独特的暗杀手法, 所以, 你想让这几个人, 去暗杀掉对面的人?” 黑三说道。

  “对, 就是这样, 而且, 外面的几位官员朋友, 可以证明我们是在深山之中遇到了盗墓贼, 企图盗窃国宝并且企图杀害撞到了他们的人, 所以被你们联合日本友人联手制服, 你们还可以当一个英雄, 这是两全其美的事儿, 不是么?” 山口老太太道。

  气氛在山口老太太说完这句话之后沉默了下来, 峡谷里面的人是宋斋, 可是,正如宋老鬼和我爷爷之间只是因为处理意见的不同而闹矛盾的一样, 我们之间的仇恨, 并不是特别的分明,或许我们要的都可能是一条结果, 但是选择的办法不同。

  我们在严格意义上, 并不是敌人, 何况我的二叔, 还在他们的队伍里, 虽然我知道, 这几个贺家流的忍者, 不一定能伤到二叔, 可是, 我对这个, 还是有本能的排斥。

  “你的意思是, 我和你们日本人联手, 杀害我们的同胞?” 胖子嗤笑了一声, 道:“ 你以为这是几十年前呢? 你以为中国人都他娘的是傻逼呢, 这事儿没得谈!”

  我们之间短暂的同盟和商议, 随着胖子的这句话彻底的谈崩, 而就算这样,山口老太太还是不恼不怒, 她说道:“ 对不起, 可能是我刚才的想法,的确太过偏激了一点, 我对你们道歉, 但是我还是真诚的想邀请你们合作, 你们中国不是有句话说, 三个臭皮匠, 顶一个诸葛亮么。 我相信众人的智慧。”

  黑三这时候对着胖子使了一个眼色, 小声道:“ 还是先表面上合作看看, 看看这批人到底是不是真的就是来寻找丈夫的, 我就不信了, 一个快死的老太太, 真的有这么执着。”

  胖子点了点头, 他算是我们的最高指挥官, 我们跟日本人,就这么短暂的联合成功了, 可是联合之后, 我发现我们并没有办法, 他们那边的武器, 是无法逾越的大山, 没人敢轻举妄动, 山口老太太, 也没有什么过激的动作。

  二叔他们那边儿的工作, 在持续了这么长时间之后, 似乎接近了尾声, 他们的人, 基本上已经算是排查完了所有的棺材, 他们似乎是在找那么多棺材之中特殊的几个, 这几天终于有所收获, 我们这边, 算是监视到他们那边儿的人, 会抬着几个棺材进帐篷, 至于里面发生了什么, 这没有人知道。

  山口老太太有所动作是在几天之后, 我们也是第一次的知道了他们随身的巨大背包里面的东西, 那是一些机械的零件, 很多, 很古老的样子, 而那几个所谓的贺家流派的忍者, 开始摆弄那些零件, 他们用了一天时间, 把那些零件, 拼装成了一个完整的机器。

  “这他娘的是电报机? 你们要在中国刺探情报? 兄弟们, 这老太太是把我们都当傻逼了啊。” 胖子看到之后立马叫道。

  “不, 这位先生, 不需要如此的紧张, 这是一台老式的电报机, 我拼装这个, 是因为我丈夫的梦境之中, 他说总会出现一些奇怪的声音, 类似电流声, 所以, 我怀疑这是一种奇怪的电波, 这只是我的猜测, 看是否能用电报机, 破译那些信号。”山口老太太说道。

  她虽然给了解释, 但是我们每个人还是跟吃了死苍蝇一样的难受, 因为我们不懂, 谁知道他们到底是干什么? 万一是刺探神农架里面的军事机密, 那我们不就成了卖国贼了么? 我们只能更严密的监视着他们的举动, 但是也仅此而已。

  他们终于忙碌了起来, 每天都在摆弄那些电报机, 我们去问, 就说猜测错误, 那种电波并不是电报, 可能是自然界形成的一种奇怪的磁场作用。

  而这天晚上, 二叔那边, 终于有了动静, 他们那边, 忽然就响起了撕心裂肺的嘶吼声, 那是一种不知道怎么去形容的声音, 诡异, 恐怖, 绝望, 似乎夹杂着太多太多的负面情绪, 让人听到之后, 整个人都变的不好了起来。

  我们大家都躲在峡谷口去看, 看那边儿的动静, 透过他们帐篷里传出来的光, 我似乎看到了那边有一个巨大的身影, 这个身影是个人, 却异常的巨大, 他在帐篷里给我们看到, 像是一个巨大的投影布皮影戏一样。

  我们在帐篷, 这个幕布之上, 发现这个人不止巨大, 而且有非常多的手。 很多很多, 在挥舞着, 之后, 他们那边响起了非常密集的枪响, 似乎是跟这个长了很多手的人干了起来。

  而之后,他们归于了平静, 似乎那个人被制服了, 又或者, 那个怪物干掉了所有的人, 当然,前者的可能性要大一点儿。

  “山路口老太太, 用上你们贺家忍者的时候到了, 可以去看看, 那边发生了什么么?” 胖子对这个老太太说道。

  “当然可以。” 山口老太太点了点头, 一个穿着黑西装的人就走出了峡谷口, 然后开始猛然的加速, 也不知道是速度的原因, 还是他独特的手法,又或者是黑色西装融入了夜色之中, 总之我们有股错觉, 那就是这个人好像真的是消失在了夜色之中。

  然后,在看到他, 就是他趴在帐篷后面的一颗石头上, 轻轻的探出了脑袋, 想要看清楚帐篷里面到底是什么。

  紧接着, 一声枪响传来, 那个忍者的头部, 在帐篷上爆出一团雪花。

  “不妙, 赶紧撤! 暴漏了, 这他娘的就是你们的忍者?!” 胖子大叫了一声, 我们一起, 开始往峡谷外面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