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最后一个阴阳师 > 第三十七章 起源

第三十七章 起源

  这真的是一个极其不靠谱的娘们儿,我在心里默念道,好在眼前的这个人只是摸了摸她的脑袋,对她笑道:“不要闹。回你自己的房间去,我跟这两位谈点正事儿。”

  说完,他对我们两个笑了笑,道:“走,去书房说吧。”

  来即是客,更何况这还是一个杠杠的重量级人物,我们俩都感受到了他的气场,跟着他进了书房,他让我们俩先进,一个人则关上了门站在了门口,过了一会儿,再一次的打开门。

  果不其然,那个不靠谱的娘们儿正竖着耳朵站在门口偷听,这个人笑道:“乖,就知道你会这样,回房间,这是命令。”

  她这才吐了舌头,转身离去。这个人给我们俩一人倒了一杯茶,显的格外的平易近人,但是倒好之后,他就回到了书桌后面,道:“我等你们来,等了很久。”

  “叔叔,我也是最近才得到的线索。”我对他歉意的笑了笑。

  他点了点头,道:“明白,路得一步步的走,饭得一口口的吃,我知道你们为什么而来,这个小家伙儿,你在北京街头遇到的事儿,我也知道,别怪这个小丫头,被我宠坏了,不过,那事儿我既然知道,所以不管是多少人追着你砍,我都可以保证你的安全,明白么?”

  我捧着杯子,点头说道:“我明白。”其实我的心里已经在想这个人说话的真实度,难道真的,我在街头被宋斋的人追着砍,他都知道?只是看我没有真正的危险,所以才没有出手?

  我说完这句话之后,气氛一下子就沉默了下来,可是当前的情况是我们每个人都不想这样,而最先打开话题缺口的,还是这个人,他从抽屉里拿出了一个档案袋,道:“你们想知道的,都在这个里面,我可以拿给你们看。”

  他说完,手举着那个档案袋,就是等我们去拿的意思,我把事情想的太过复杂,当真的就这么发生的时候,我却忽然感觉到,很不习惯,相当的不习惯,当然也可以说,幸福来的太过突然,一下子就把我砸晕了过去。

  我看了看胖子,他对我点了点头,我就站起了身,缓缓的走近了书桌,去接这个档案袋,直到我的手,接触到了档案袋的手感,他松开了手,我像是一个小民一样的赶紧的把这个档案袋抱在了怀里,生怕下一刻就被夺了回去,做了这个动作之后,我看了看他,忽然感觉自己刚才的举止非常的搞笑。

  “是不是丢脸了?”我看着他自嘲的笑了一声。

  “没事儿,我都理解,或许这件事儿本身,就困扰了你太多的时间。”这个人耸了耸肩,很轻松的说道,话既然已经说到了这个份儿上,我就回到了沙发上,举着档案袋道:“叔叔,你理解我的着急,所以不介意我现在拆开看吧。”

  他站了起来,走到窗户边儿上,拉开了窗帘儿,道:“可以。”说完,他保持一个站定的姿势,站在窗户边儿,让我们只看到一个背影。而我跟胖子,则手忙脚乱的打开了这个档案袋。

  里面都是文件,红头文件,档案都是手抄本,在扉页上,印了两个鲜红的章:绝密。

  我们俩凑在一起,不可抑制的喘着粗气,去看这个档案上的内容,没有标题,我已经无法去复述这个文件的内容,只是能去大致的说一下,文档上的内容:

  我们在丛林之中行进了很久很久,在一路上,发现了数之不尽的尸体和武器,但是似乎,永远都触及不到最核心层面的东西,敌人好像在这里进行着一项实验。

  我们受到了伏击,这里似乎还有人一直在守护着,他们的数量绝对远多于我们,我们被驱逐到了一个峡谷之中,这里,有更多的尸体,堆积如山的尸体,如同一个人间地狱。

  这些尸体,具有很强的攻击性,我们的死伤更为惨重,很多人,都在想要折返,我也不知道,是不是该继续下去。

  神像,驻守在这里的人,似乎有自己特别的信仰,他们塑了很多,我们从来都没有见到过的神祗。

  我们发现了一组,特别的符号,没有人能够翻译者一批符号的真正意义。他好像在指引一个,非常特别的地方,这个地方没有白天,只有无尽的黑暗。

  下面,则是一行,无法去表达出来的奇怪符号。

  这就是这个档案的全部内容,我本来以为可以得到全部真相的档案袋,里面只有这么简单的一张纸,这让我看完之后都差点吐血,张了张嘴巴,我问站在窗台的那个人道:“就这些?”

  “对,其他的东西,注定无法归档,剩余的,都毁于一场大火之中,跟其他的资料一样,在那个四合院里,一场古怪的大火,一切都没了。”那个人甚至没有回头,站在哪里说道。

  胖子拿着那张纸,说道:“可是,您到底想要表达什么?这些莫名其妙的话到底是什么?”

  那个人回头,对我们摆了摆手,道:“这是当年那个队伍一个人的日记,也就只有这一个东西传了回来,不要着急,真相真的是慢慢的来,。“

  他的话,其实等于说了没说,无异就是两个关键的地方,档案,大火。可是这跟他的下句话是非常矛盾的,既然档案已经被大火给焚毁了,那他接下来要说什么档案,这在逻辑上就不成立,更何况,从见到这个人开始,他就占据了主导的地位,可是仍旧有很多的谜团萦绕在我的心头,那个神秘的四合院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存在,跟这个人之间是什么关系。

  我虽然对这个貌似军衔很高的人有点平民百姓对于官员那种发自内心的抵触和敬畏,可是我还是硬着头皮问道:“叔叔,我想知道,这一切,您到底是怎么知道的,从目前我知道的东西来说,这似乎是一个很大的棋盘,我想明白,您在这个棋盘上,到底是处于一个什么样的位置?”

  他看了看我,道:“我?位置?”

  他似乎陷入了回忆之中,过了一会儿道:“其实那些档案,被烧毁,也有被烧毁的好处,那是一个诅咒。”

  我想要说什么,他却摆了摆手道:“我告诉你,这一切的起源。”

  我只能点头,内心却忍不住的兴奋了起来,我在档案上没有得到的,或许在他接下来的话中,会得到一个总结,事情终于顺着我的意思走了一次。

  “当年,有一个常胜之师,他们面对的,是一个装备的精良程度和人数都比他们要强的太多的任务,可是就算是这样,他们也能战无不克,因为他们的这一支队伍里,有两个奇人,一个姓林,一个姓宋。当时在整个队伍中,他们两个的地位非常的超然,我的父亲,可以说是仰望他们,把他们当成了偶像。”

  “为什么会取胜,这没有人知道,我后来问过我的父亲,他只是说,或许他们俩,会利用冥冥之中的力量,决战的山头,你可以说他们俩会利用地形,但是很多人,还是会说,他们俩选择的决战地点儿,是在风水上的力量,甚至他们俩会卜卦,问天,能胜则战,不能胜就退,这些都是传说,所以起码在外人眼里,这两个人是奇人,非常厉害。”

  “这两个人是谁,你应该能想的到,这只是整个故事的起源,真正的开始是那一年,截获的一个电波,这个电波非常的奇怪,是因为如果翻译过来的话,就可以翻译为:求求你们,快来杀了我们。电波在之后,还指引了一个位置。”

  “这一个电波,到底是什么意思,没有人知道,甚至当时还有人解读为,这是日军的挑衅,是一个陷阱,就是为了吸引这边儿过去。所以当时被暂时的搁置。”

  “可是这个电波持续的,总是这一句话,显然,截获电波的不可能只有这边儿,另外一边的友军同样也截获了,他们马上有了行动,这边儿一看,立马慌了神的也开始往那个位置上赶。”

  “最终,发现了一个地下室,在那个地方,里面全部都是尸体,并且奇怪的是,因为当时时值酷暑,在地下室里的日本人,却穿着一身棉衣,把自己包裹的异常严实。那个地下室似乎是一个秘密的研究所,当时的队伍在进去的时候,还听到了发电报的滴滴声,最终,他们找到那个死去的电报兵,他的手指,还在有节奏的发着电报。这当时把很多人都给吓坏了,可是尸山火海里出来的战士,并没有就被这样的诡异吓的落荒而逃。他们带走了里面所有能带的东西,武器,药品,包括一大批的日文文件。”

  “回来之后,因为当时懂日文的并不多,战士们最为感兴趣的也不是文件,而是战利品。武器,药品,可是接下来的情况,让人膛目结舌,这一支队伍,受到了疯狂的追击,围歼,甚至日本人做出了不惜一切代价也要消灭这一支队伍的打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