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最后一个阴阳师 > 第三十四章 短信

第三十四章 短信

  在火车上我告诉了胖子我知道的东西,不是我没怀疑过胖子,林三水口中那个杀手就在我身边让我其实看谁都不敢相信,但是胖子跟我寸步不离的,他绝对有自己的不在场证明,他听了不置可否,只是说我二叔这个人,他看不透,所以也没办法发表评价,最后他说了一句:“子弹差一分毫就穿过子弹,这真的是巧合吗?”

  看着火车外面的景色一闪而逝,胖子的话,我只能呵呵而过,二叔从来就没有让任何一个人真正的放心过,不是吗?

  等快到了北京的时候,我给刘泽森打了一个电话,说我快到了,他说Ok,会来车站接我,下了车之后,这家伙一身西装革履的,还是跟大学的时候一样帅气,唯一不同的就是没有那么张扬,上学的时候,他开了一辆宝马,现在,却开的是一辆很不起眼的大众,我笑道:“怎么着,我们的高富帅也破产了?”

  他在车上低声道:“屁,自己赚钱了,才知道其实爹娘也不容易,以前哥们儿就以为,那些钱呐,都是摇钱树上摇的。”我们一起去吃了个北京板鸭,到了刘泽森事先给我们准备好的酒店,他就说你一路舟车劳顿,先给休息一下,起码洗个热水澡解解乏,你当年不是说这辈子最后悔的事儿就是没努力学习考上清华,咱去转转总成吧?

  我摆手道,这次来忙的是正事,不是转着玩的,你先去忙,有需要帮忙的我就打电话叫你。这家伙一听,神秘兮兮的道:“我听你说过,你爷爷是个连自己是国共两党自己都不知道的老军人,实话告诉我,他当年的老情人,是不是个红一代?林小凡啊,苟富贵,一定要莫相忘。”

  我笑骂了一声滚蛋,现在的天气已经彻底的转冷,一进酒店,热气腾腾的出了我一身的毛汗,我就道你要么滚蛋,要么在这边儿先玩着,哥们儿去洗个澡再说,等我洗完澡出来,桌子上放了一沓钱和一份儿北京地图,刘泽森还给我留了个纸条,上面写道:“别说不要,哥们儿这不是给你的,拿着这个钱,给老子随个份子,你嫂子那边儿的人,就他娘认这个,我可不想我哥们儿到时候婚礼上让人不待见。”

  看着这沓钱,心中暖流久久挥之不去,像是回到了那一段青葱的时光,陈蒙雨,你现在过的可好?

  洗好澡,我拿出手机,给那个号码发了一个信息,说道:“我到北京了,找个时间,见一面?”

  这次那边回信息回的不快,我他娘的以为遇到骗子了,网上这种无聊的人多的是,把我骗到北京来,然后不鸟我?一着急就电话打了过去,那边马上就挂断了,过了一会儿,回了一个信息,道:“现在有点不方便,改天再说。”

  操你大爷!我在心里骂了一句,这时候胖子也洗好澡走了进来,问我道:“怎么着,跟对面的人商量好了没。啥时候见个面儿?”

  我拿出手机给他看,心里也不是滋味儿,本来我认为这次是自己独立的办了件事儿,要是遇到一个闲着蛋疼的人忽悠了我一把,这人可丢到姥姥家了,我就道:“可能是对面真的很忙?”

  胖子看完这个之后,笑道:“小凡啊,以胖爷我专业的眼光来看,你这次绝对是被忽悠了,别灰心,胖爷我北京这边儿还是有几个朋友的,大不了搭几个人情进去,找找老档案不就成了?”

  一棵树上,哪一个枝头开花,那都是花,我就点头道成,那这事儿你多担待点,这个商量完,胖子也就去了,而我上了一会儿网,也没查到什么有用的资料,就给睡去了,刚躺床上,就接到了那个号码的信息。

  “你不是一个人来的?”对面是一个询问的语气。

  “是啊,就是我一个人来的。”我心道,这点小骗术还想骗到我?这是诈我呢?

  “那个胖子是谁?”对面很快的,回了一个信息给我,而这个信息,则让我感觉都整个房间的温度都低了一个档次,我拿着手机,都不知道怎么回,并不是刚撒了一个谎就被马上拆穿的尴尬,而是在警戒,他娘的,我竟然在别人的监视之中呢?我拿着手机,手忙脚乱的穿上衣服,就跑去敲开胖子的门,一个短信,竟然有种我暴漏在对方眼下的感觉。

  敲开胖子门儿的时候,这家伙睡眼惺忪的揉着眼骂道:“胖爷我可不搞基,大半夜的,你这是干嘛呢?”

  “我们被监视了。”我把手机递给了他,让他自己看短信的内容,胖子一下子也清醒了,道:“这不可能啊,首先,我们来找这个人是巧合,他也不知道我们会在今天来啊。”

  说完这句话,胖子一拍脑袋,道:“他娘的,你说会不会是你这个同学的问题?只有他一个人知道我们今天到了,也只有他一个人见过我们俩!”

  “不可能!”我马上摆手道,就冲大学四年我们之间的了解,加上刚才他不吭声就在桌子上放两万块钱,我就不相信这样的哥们儿会选择坑我。

  “怎么就不可能,我告诉你小凡,这个电话,也是他给你的对不对?”胖子继续分析道。

  “我看你还可疑呢!”我从他手里夺过了电话,只感觉到一片的烦躁,烦躁是因为胖子说的话有那么点道理,推理也丝丝入扣,问题是我压根儿就不认为我同学会坑我,让人查事儿,人麻溜的办了,我现在怀疑人家,不地道啊不是?

  我夺过了电话,那句话说的有点重,我跟胖子之间也有点尴尬,我就拿着手机回了房间,躺在床上抓着自己的头发,想了一圈,我甚至假设出一个可能。

  是不是我同学在查那个四合院的时候,漏出了马脚,让人给控制了,所以给我下了一个套儿?

  想到这里,我就给刘泽森打了一个电话,问道:“你没事儿吧?”

  “老子还问你有没有事儿呢,跟你嫂子在玩呢,这他娘的刚有点状态,老子硬起来一次容易么我?”他懊恼的道。我一听瞬间蛋碎,道:“得了,我问你的就是这事儿,今天看你脚步轻浮的一幅纵欲过度之相,别吃太多药,哥们儿手上有个王八汤的配方,明天给你,保你一夜八次不用歇。”

  挂了电话,胖子又在外面敲门儿,我打开之后,他穿了个大裤衩子叼根烟站在外面道:“你小子脾气还挺冲,得,是胖爷我说错了,不该怀疑你老基友,你说说,这事儿现在咋办?”

  我拿出手机,看着刚才的那个短信,真的不知道怎么回了,胖子叼着烟,也有点恼火,后来直接以拍自己的大腿,道:“怕个毛,既然他挑明了在监视着你,问他,他是谁。”

  我拿着电话,还真的就这么回了一句:“你到底是谁!”

  对面也回的非常快,道:“你不相信我?”

  他娘的,我都怀疑对面是个处女座了,这都什么跟什么?我马上回了一句:“你别想多,我不认识路,带个朋友不过分吧?我们是友非敌,我为什么不相信你?反倒是你,难道说心里有鬼,所以才害怕我带上我朋友?”

  “我讨厌胖子。”对面回了一个让我吐血的信息之后,又连续的回了一句,道:“明天,别乱跑,我联系你。”

  “敢情是因为你太胖?”我拿着手机给胖子看,胖子看过之后,坐在床上,道:“得了,看来胖爷我跟来,成了你的累赘了,明天,你林小凡去单刀赴会,咱俩各往各的。”

  我们俩谁也不会傻到对面真的会是因为讨厌胖子就说出那样儿的话,但是分析到最后胖子对我说道:“其实对面越是戒备,说明这越是一件好事儿,因为对面弱小啊,你想,要是一个大妖孽的类似宋斋那样的存在,还在乎多一个胖爷我?人都是直接碾压的。”

  我一想,还真的是这个理儿,我们又商量了几句,各回房间,好不容易睡下,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又是一个电话把我吵醒,我抓起手机一看,竟然是那个号码。

  “喂?!”我对着电话叫道。

  可是对面没有声音,一直过了很久,我喂了十几遍,那边才响起了一个,让我听了非常不舒服的声音,让我不舒服的,不是电话的内容,而是这个声音本身。

  不男不女就算了,好像还可以的捏着嗓子,音调非常的阴阳怪气。

  “下楼,在酒店对面儿上一辆牌照后两位儿为06的车,他会对你闪两下灯。一个人,别带胖子,我不喜欢。”

  我站在窗户上看了一眼,这个点儿,酒店下面还是比较安静的,也没什么人,对方要求我一个人去,这让我有点胆怯,可是在胆怯的同时又不得不这么做,很明显的,敌明我暗,万一我带胖子过去,引的对方不高兴了呢?

  想到这个,我把二叔留给我的电话写在一张纸上,并且给胖子写了一行字:“不管什么环境,九点左右我会给你打一个电话,如果没有,就打这个电话求助。”

  做好了这一切,我穿好衣服下了楼,酒店对面的街上,一辆黑色的现代,对我闪了一下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