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最后一个阴阳师 > 第三十三章 第二封信

第三十三章 第二封信

  这一封信我烧了,我无话可说,就跟三爷爷七爷爷包括我爷爷都知道林老五的布局却从未拆穿一样,人有自己的私欲,其实并不是多么难以接受的事情,我相信,如果说林老五的私心,不足以破坏掉整个计划的话,她们剩下的三个人,也不会对他如何。

  这话,我不会对任何人说起,就好像我本来非常痛恨的那个杀手,在林三水告诉我是我身边的人的时候,我忽然不想追究了,就是有人现在告诉我,说小凡,我来告诉你,你身边的那个杀手是谁,我也不想去听,我不敢去接受真相,我不希望我身边的任何一个人出事儿,希望我们一直都可以这样子继续下去。

  第二封信,我还是要拆的,这关系到很多的东西,九两的哥哥,石女,我不想拆,可是我却不得不面对的东西。

  我不知道当时我寄出去的那封信,我父亲到底对那个老头说了什么,他却在这个时候,把回信回给了我,而不是林语堂。

  我打开了信,信上面是一张照片,四合院的照片,只要提起四合院,我马上就可以想到一个地方,那就是北京,照片是灰白照片,上面看起来花白,甚至有些斑驳。除此之外,别无他物,我翻过来照片看了一下,背面写上了一行小字:“所有的真相,都在这里,关于林老么的真相。”

  这张照片,我想贴身的藏好,因为我感觉,二叔知道的比我多的多,我应该留点自己心里的秘密,在跟他们相处的时候,我屡次的想把这个东西拿出来给二叔看一下,可是我还是没有。

  很简单,七爷爷上那块石头之前说了一句话:“林老么此生无愧宋知音。”

  这句话,是七爷爷帮我爷爷林老么解释的话,为什么要解释?答案更简单,七爷爷到死都担心的一件事儿就是,二叔依旧对爷爷心怀仇恨。

  我在晚上的时候,在我的旧书里,找到了一本儿破旧的同学录,我既然想要这件事儿做为我自己成长的一个基石,那就肯定要自己去走,并且有一个自己的布局和计划,可是我能用的到的人,都是我身边儿的。——我不想他们帮我,不知道别人会不会有这种感觉,反正我会,我不想在继续废柴下去,每一件事儿,都要靠别人来抗,七爷爷都说了,我林小凡都是一个当爹的人了,干嘛呢?出事儿了不找胖子找二叔?

  我想要找到这个照片中的四合院,但是靠我一个人的力量肯定不行,我又没有别的助力,最终,我想到了一个我的大学同学,就是当年一直对我照顾有加的高富帅室友,我想到他,并不是没有原因的,因为这个人是个计算机的天才,起码在我心里他是,他曾在大学里,因为一个绿茶婊装纯他看不过去,就可以人肉出来她所有的过往,初恋是谁,甚至初夜给了谁他都查到。

  一个电脑在他的手里,像是一个玩具,这是新时代,我得靠他,如果实在不行的话,再退而求其次的找二叔他们也行。我在同学录里找到了电话,在第二天,我一个人摸到了镇上。拨通了那个电话。

  “hello,哪位?”对面还是那个声音,只是相对大学的青涩,要成熟了点儿。

  “是刘泽森么?我是林小凡,还记得我不?”我笑道。

  “哎呦我操,你个犊子老子怎么会忘?我说你个狗日的,怎么一毕业,电话都不用了?别说别的,老子要订婚了你知道么?!刚好过来。”对面电话里刘泽森大笑的道。

  我们两个寒碜了几句,重新的跟多少年前的朋友说上话,心中说不出的别样滋味儿,过了一会儿,我切入了正题,问他,能不能找到一个,四合院,没有门牌号,只是院子里,有一颗大槐树,还有一个古井。地址,什么的都不知道。

  “你他娘的还记得当年我人肉马小雅的事儿对吧?不过你这个难度大,四合院,基本上目标放在北京就成,但是现在有没有拆迁什么的,肯定不好说,而且知道四合院的都是老年人居多,他娘的老年人不上网啊。你找这个干啥?”他问我道。

  “找一个当年我爷爷的情人吧。我有照片。”我对他说道。

  “那成,你吧照片传给我,我尽量,这个号码是你的吧,有消息我联系你。”我们俩再一次叙旧了几句,我要了他的QQ,找了一个网吧,拍了照片传了过去,他回了一个OK的手势,道:包在哥们儿身上。

  做好这一切,我回了家,过后的几天,我隔一天就会偷偷的溜到镇上去打个电话,很快就引起了小妖的怀疑,我只能用我去找找林三水为借口,黑三也在这几天告辞了,说老子下次地几百万的,不陪你在这边儿玩了,我回去找我爷爷问问,能不能查到,当年的队伍,在丰都到底经历了什么,回头有消息通知你。

  胖子跟林二蛋,在林二蛋的苦苦哀求下,终于换回了身体,那一夜,整个林家庄都是白珍珠压抑而奔放的嘶吼声。二叔这次回来之后,没了动作,我也没跟他有太多的交流,生怕我的计划露馅儿,也终于在差不多一星期之后,我到了镇上打通了电话,刘泽森对我道:“你说的这个房子,找到了,我在悬赏论坛上发了这个照片,后来有人找我联系,回了我两个字‘当年?’我琢磨着,这估计是你爷爷‘当年’的情人吧?”

  我听的一阵激动,当年,岂不是说的当年那个军队的事儿?我马上问道:“那个人,那个房子,现在在哪里?”

  “那个人很奇怪,我告诉她,这东西是我一个朋友找的,她就不理我了,我给你她的电话,你自己联系去。”刘泽森很快把电话发给了我。我的手都有点颤抖,拿着这个号码,就拨了过去,可是,对面却不接,挂断了。

  我再打,还是这样。

  我发了一个信息过去,说道:“我就是有那个照片的人。”

  几乎在一分钟后,反正对面是秒回了一个信息,道:“林?宋?”

  他这个短信非常奇怪,可是还是让我兴奋,因为我感觉,这次是对的,我似乎真的触摸到了真相,林?宋?这俩简单的字,就拉进了我们的距离,这俩字,可以说,只有懂的人才能看懂。

  是林老么,还是宋斋?——我估摸着,他就是这个意思。

  我马上回了一个信息过去,道:“我,林老么的孙子。”

  这一次,对面停了很久,道:“北京,到了联系我。”

  我再问,可不可以详细点,可是任凭我怎么去发,她都不再回我,打电话也不接,后来再打,直接关机了,我一阵的懊恼,这他娘的,就给我一个北京?

  转念一想,既然说是到了联系,那就到了联系,卷进这件事儿的人,哪个不是禽兽妖孽级别的?我就给我同学回了个电话,把这事儿跟他说了,他惊喜的道:“他娘的我也在北京啊,你来,哥们儿带你去推油,你还是处男吧应该?”

  “滚,老子孩子都几岁了!”我笑骂了一声。

  “你胆子真大,也不怕对方割了你的肾,现在这世道,啥事儿都有,记住,来北京先联系我,我这边儿,尽量的,找到那个的具体位置,千万别轻举妄动。”刘泽森叮嘱了几句,就挂断了电话。

  回到家里之后,我一路上都在想,我可以一个人行动,但是怎么瞒着我二叔他们?我出门儿去北京,又拿什么借口?我不是一个善于撒谎的人,就是撒谎也骗不到他们。

  最终,我选择了一句话,三分真七分假,我道:“我去北京,参加一个老同学的婚礼,也就是最近联系上的,二叔,你在北京有关系没,顺便的,我想查一下爷爷当年部队的事儿。”

  “这也是个办法,你小心点。”二叔吃着饭说道,说完,他跑去房间记了一个电话给我,道:“我不问你去到底是干什么,记住,不到万不得已,比打这个电话。”

  “北京,胖爷我有关系啊,以前,在那边给几个人看了点阴宅,刚好在林家庄,我也闷出鸟来了,走,我跟你一起去。”胖子马上自告奋勇。

  我没办法拒绝,我调查爷爷的事儿,敏感的是二叔,而不是胖子,我也没拒绝,当天晚上,再一次跟林小妖大战三百回合之后,第二天,我们俩上路。

  在火车上,胖子问我道:“小凡啊,实话告诉胖爷,你到底知道了点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