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最后一个阴阳师 > 第二十七章 回村儿

第二十七章 回村儿

  二叔回来以后,我以为一切都有了福音,可以马上都解决掉,可是不仅没有就算了,现在甚至还带走了胖子,把我留在了军营之中让我处理这一切,而这天晚上,那些少女像是越好了献身一样的如约而至。

  天,在晚上十一点半的时候,准时的下起了雨,这也是自从开挖了这个石头之后就每天规律的一件事儿,我在录像带上看过这样的场景,这一次,我身临其境,感受那些少女像是梦游一样的走过来。

  “上一次,老夫没有拦着,知道是我做错了,想要补救,这一次,小兄弟,你来拿主意。”这个老头看着我道。

  他把决定权交给了我,等于说你看着办,他脱离了这个因果,把我推了进来,看着这些少女,如果不知道的话,遇到这么一群人,或许还会感觉到阴森,知道了她们是人,反倒是没有那么可怕。

  “无论如何都要拦住,不管是不让这个石头里的鬼婴长大,还是不想让她们死。”我对老头道。

  我身边站了几个军官,如果放在平时,他们绝对没有听我话的这么一说,可是,这一次我们很有默契,事实上,那些士兵也在等我们的决定,谁都不忍心看着这么花季少女去死,有这么多,能解决多少男人的单身问题啊?

  士兵们得到的命令是去拦着,这也刚好是他们想要做的,可是当士兵们靠近这些女孩子的时候,她们变的极富有攻击性,抓扯,撕咬,像是街边的女人打架一样的,只不过,她们的动作更加的疯狂,街头的女人打架大不了了就是叫的狠一点,她们,是真的把人往死里招呼。

  “打晕她们吧。”我道。

  这些士兵都是个顶个的壮汉,要打晕一个个女孩子也不在话下,可是问题是,打不晕,这不是传统意义上的梦游,抽耳光泼冷水就可以把她们惊醒了万事大吉。

  “拿绳子捆。”最终,也只能这么做决定,士兵们在捆这些女孩儿,而我,则撞着胆子,跟黑三一起,打着伞,走近那个探照灯照的清清楚楚的石头,里面的那个孩子,睁着眼,狞笑的看着我。

  “你也就这点儿本事了,对付这些手无寸铁的少女?”我对他道。

  可是他还只是笑,不理我。而我,也拿他没有办法,这样解读的话,他的笑容更像是在一个房间里,惯着窗户对我叫嚣着:“有本事你来打死我啊。”

  这一夜,我们一夜未眠,看着营地里雨中的这些少女在疯狂的挣扎着,撕咬着绳子,她们发出像是野兽一样的嘶吼声,伴随着风声雨声雷声。我想过办法,甚至用我的血,滴到她们头上,嘴巴里,都没有用,根本就不对症。

  天还未亮,雨就再一次停歇,而挣扎了一晚上的少女,也终于在黎明的曙光到来的时候安静了下来,我们叫醒了她们,她们昨晚的中邪,是一种病,我们拦着,等于救她们,可是,会不会有后遗症?没有的话,就让她们回家,我还清楚的记得,在来军营的路上,看到那些痛失亲人的家人哭的有多么的伤心。

  答案是有,她们醒来之后,各个目光呆滞,有的流口水,有的傻笑,有的开始说胡话,这是一个让所有的人都沉默的画面,一群十七八一二十岁的孩子,花一样的年纪,却疯了,甚至有的战士,都在偷偷的抹眼泪。

  我再也无法忍受这样的事儿,从一个战士的手中夺过了一把枪,妈的,不管你是什么东西老子现在都要弄死你先!

  我却被几个战士死死的抱住,黑三走过来对着我就是一脚,道:“子弹打不穿石头,你会被反射回来的流弹弄死!别忘了你二叔还在医院里!”

  石头里的东西,还在对我笑。似乎在嘲笑着我的无能。

  黑三在踹了我一脚之后,走过来趴在我耳边道:“其实你不如回林家庄一趟,问问你老爹,包括活着的那些老人,跟你爷爷一个时代的一个辈分儿的,看蔡寡妇口中的当年来的几个人,还有没有活着的。”

  他的一语惊醒了我,我拍了下脑袋,二叔的受伤一下子让我懵掉了,实际上,如果二叔没有回来的话,我都想着这么做的,只是他回来的消息,让我忘记了动作,他的受伤,更让我的大脑都停止了思索。

  “看着这些孩子,不管她们现在疯了没。”我对老头交代道,说完这个,黑三开着车,拉着我跟二蛋,出了营地。

  出了营地外,车却停住了,不是因为泥泞而没有路,而是路上,已经跪满了人,我也很快,就了解了情况。

  这些人,是失踪了女孩儿的家人,在新时代,竟然在两天晚上,方圆几个村儿,在两天晚上,丢了六七十个花季少女,几个村子能有多少?这一下,几乎丢了一大半儿,人口失踪,这可是顶了天的大事儿,可是呢,报警,警察接到军队上的消息了,只能说是失踪二十四小时才能立案,以这个搪塞了过去,老百姓们能有什么办法?最终他们选择了求助这里驻扎的军队。

  军民一家鱼水情不是?那些当兵的虽然是执行任务来的,不允许这些村民们靠近,可是都是人,他们也不好意思赶这些走投无路的村民们,最后,就成了现在的这幅模样,村民们跪在路中间。

  我们弃了车,下来步行,绕过了村民们,回到了林家庄,林家庄现在绝对是热闹的,只要现在家里有女孩儿的,跟林家庄沾亲带故点儿的,都来了林家庄避难,有的甚至把林家庄的人,姓林的朋友叫到家里去住,目的辟邪,以前的一个普通的小山村儿,普通的姓氏,虽然无一人得道,却已经鸡犬升天,走到外面拿出身份证说一声自己是姓林的,那就格外的要高人一等的感觉。

  到了家里,吃了饭,跟林小妖汇报了一下那边的情况,林三水,依旧是没有一点音讯,包括之前进入那个洞穴之中的王庄村民,本来我是准备拿这件事儿来问我老爹呢,可是看他闷头抽烟的样子,还是不忍心去打扰他的平静。

  吃了饭,我带了一瓶酒一袋花生,直奔后山的桃园儿,现在我爷爷的族兄弟,那一辈儿人,活着的,也就只有一个看守桃园的七爷爷了,我去的时候,也不知道是不是虎子惦记上了七爷爷家的那条母狗,跟在我的屁股后面寸步不离,到了之后,果真还是,一看到那个老母狗,它就使劲儿的撒蹄子。

  虎子,都要恋爱了。

  天气很凉,这时候桃园是最清闲的时候,七爷爷趟在一个椅子上,很是悠闲的喝着小酒,我走过去小道:“七爷,来,喝这个。”

  “我就知道你小子会来啊,坐下,先别说让我糟心的事儿,把我喝美了,我就告诉你。”七爷爷似乎,他就算准了我这时候会来。

  我去屋里洗了个盘子,端了俩酒杯回来,爷孙儿俩大白天的,就在这边儿喝上了,闷酒醉人,不一会儿,我就感觉有点头大。

  “该来的,总归是要来的啊,老么死了,老三不在了,我其实呐,早就不行了,不敢咽气儿,就是怕这天来了,没人照应,这事儿又没办法让别人做。”七爷爷眯着眼道。

  我张了张嘴,还没说话,七爷爷就摆手制止我道:“别说了,你爷爷交代过我,有些话,也只有这东西出来的时候才能跟你说了。”

  我点了点头,安静的坐在这个醉眼迷离的老头身旁。

  “当时我跟老三,老五,其实是去投奔你爷爷的,因为参军有饭吃,所以你别以为,咱们林家庄会是一个不出世的隐世家族了,那都是屁,但是也就是那几年,见识了你爷爷的本领,他也没藏拙,多少都教会了我们一点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