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最后一个阴阳师 > 第二十四章 蔡寡妇

第二十四章 蔡寡妇

  林家庄真的是一个神秘神奇的地方,这是每一个到林家庄的风水先生都会说的一句话,可是,不管是从哪方面来看,风水格局?林家庄前不挨山后不临水没有丝毫的格局可言,人杰地灵?这里的人甚至说生活水平其实还不如王庄,所以说,林家庄的神秘与神奇,每个人都看的出来,但是在正常人眼中的神秘与神奇,却丝毫没表现出来。

  这就比如我,每个人都认为,我不会这么怂,我应该很厉害,我有奇遇,我老婆是一个凤仪天下的命格,分了一半的龙气给我,我有一个力大如牛的发小,有一个天煞孤星借命的小舅子,更有一个赤子之心儿子,一个比一个老谋深算的爷爷和父亲,还有一个妖孽级别的二叔,可是就是这么一个强大的阵容,我这个最不该是屌丝的人偏偏还是个屌丝,说我烂泥扶不上墙?其实我自己知道,我其实已经非常努力了,非常非常,我几乎把黑皮古书倒背如流,可是结果呢?他比我上大学学的知识都还没有用武之地。

  这一切的一切,都跟一个人有关,林老么。可是他的整个布局,似乎到现在,我还是雾里看花花非花雾非雾,老头这个龙虎山的高人也认为林家庄很神秘,在其他村子都有未出阁的大闺女出事儿的情况下,林家庄没有,这几乎是在乱世中独善其身的意思,原因是什么?老头认为的我们其实什么都没有做,那么到底是谁在守护着林家庄?

  还是真的如同胖子在最开始的猜测一样,其实那个人,那个石头里的孩子,就是林家庄的一个先祖?所以才没有加害于林家庄的意思?不管我们怎么去思索,都很难想象这其中的原因。

  其实在我的心里,有三个嫌疑最大的人,一是三爷爷化身的巨蟒,二是我一直隐忍不出手的父亲林语堂,三是现在还未现身的二叔。

  说一千,道一万,我们还是要去的,老人给我们了一个证件,说让我们准备准备,他们先告辞,之后我们也没商量出什么所以然来,倒是村民们都跑到我家来问东问西的,在得知了我们要去王庄的时候,二赖子对我们说道:“你们是被聘请过去的吧,小凡啊,我求你个事儿,你说当时在那个黑洞前,有村民们在那边儿看着呢,后来一并的被困了,你过去了的话,能不能说说,把他们先给放回来?家人担心着呢。”

  “我尽量。”我对他说道。

  ——林小妖怪我没有能救出林三水,本来要跟我冷战,可是在我真的要去的时候,她又哭的稀里哗啦的,嘱托我注意安全之类的话,我们在路上,听到到处都是议论着这事儿的人,说谁谁家的黄花大闺女昨天晚上找不着了,军队上人来说,我们这边儿啊,来了人贩子了,一夜之间拐走了三十几个呢,还专门拐卖黄花大闺女,特别是在看到很多家的人都在路边哭的伤痛欲绝之后,我的心里更加的不是滋味儿。看来林甲第这孩子估算的还是错了?那石头里的婴儿,他就不是个善茬。

  当然,这事儿还有一个好处,就是本来很多待嫁的丫头要挑啊挑的,现在没人敢挑了,不知道是谁开个头,只能男的看的过去的,能嫁马上就嫁了,为啥,因为人贩子只要黄花大闺女啊,嫁人了不就没事儿了?这其中,林家庄的男青年更是炙手可热的人,谁不知道林家庄的大闺女一个都没丢,那里是块风水宝地,人贩子都不敢去呢,至于那些短期嫁不出去的姑娘,则每天都有无赖闲汉围着他们转悠:“嘿,翠花儿,给哥哥弄一回呗,总不比被人卖了好吧?”至于有没人得手,这还真不知道,这是后话,暂且不提。

  我们到了营地之后,之前无法进入的地方,现在只是出示了一下证件,马上就被放了进去,果然真录像里一样,这个营地里,有两个极端,一种是先进的武器,这是科学的力量,第二种则是黄纸符箓,这等于是上了双保险,而且还建了几个岗楼,上面有士兵,有摄像头,我们进去之后,那个老头远远的就迎接到了我们,去看那个现场。

  之前已经从照片和视频看到过多次这个石柱,可是这总归是我第一次亲眼看到这个石柱,它更像是一个天然的棺材,里面的那些裸体少女还在,看的清清楚楚,在裸体少女的包裹之中,可以看到一个头非常大的婴儿。

  “想要知道这里面的这个鬼婴想要干什么,需要知道这些女孩儿进去之后,发生了什么变化。”胖子看着这个石柱道。

  “他长大了。这也是我在回来之后发现的,他的胳膊,和腿,都长长了。”老头看着我们说道,脸色很难看,这几乎马上就可以给人一种错觉,在这里面的这个孩子长到足够大的时候,他就可以冲出这个石头的束缚而跑出来,虽然这个老头之前的目的也是破出石头里的孩子,可是,拿切割机切他出来,跟他自己足够强大出来,这明显是两个完全不同的画面。

  胖子在听完之后,眉头皱的更深了,他说道:“其实这也是我最担心的地方,现在这个孩子想要出来,这几乎没有异议,对吧,你也是同道中人,也应该明白,处女对于男人来说,是一个纯洁和巨大的责任,对于我们修道之人,特别是一些邪教,绝对不是那么简单。”

  “你是说,是有人拿这些黄花闺女献祭,就是为了给这个鬼婴能量,还跟邪教有关?”老头道。

  “对,你应该听说了,我们在之前,遭遇了一个杀手,那个人,是一个人,我们还不确定,这个神秘的杀手,到底跟这件事儿是什么关系,我害怕的是,这些女孩儿,还不够,还会有下一批,可是多少个是够,还要再进去多少个?”胖子说道,他的话,像是一声声的震雷,擂在了我们心上。

  还要多少是个够?五十,一百?这不是拿畜生献祭,是拿人!

  “走,去营地里商量点事儿,这也是我刚才回来的时候得到的消息,跟这个婴儿有关。”老头招呼我们进了一个军用帐篷,进去之后,发现里面坐了一个局促不安的老太太,这个老太太一看就是年轻的时候极其漂亮的美人,现在在她满是皱纹的脸上都可以看出她当年美人胚子的迹象,还有的就是她的打扮很时尚,并不是一般的农村老太太。

  老头对我们几个还算客气,给我们一人倒了一杯茶,对老太太说道:“蔡寡妇,你说吧,当年的事儿。”

  那个老太太脸上的表情怪异,扭捏说道:“就是我刚说的,你说就行了,那事儿,你让我一个大半截身子都入土的老太太说多少次?”

  老头白了她一眼,喝了口茶,开始跟我们说,他在今天回来之后,听蔡寡妇说的事儿。

  这个蔡寡妇,年轻的时候是漂亮,她就是王庄人,也算是个苦命人,嫁过来的时候呢,老公干活勤快,也过的不错,谁知道他老公在她嫁过来几年之后,在跳水里捉鱼的时候,淹死了,别人都说是被水鬼给捉住了腿,具体原因,谁也不知道,但是蔡寡妇的男人尸体再捞出来的时候,叫上有一个爪子印,这是千真万确的。

  当时的环境也没人敢说封建迷信的话,男人被安葬以后,蔡寡妇就守了寡,俗话说,寡妇门前是非多,这话绝对不假,就算在那个年代,也不缺精虫上脑的男人,也有不少是抱着给我弄一回死了也划算的心态,不是说了,蔡寡妇是个美人?那个年代,寡妇要是偷男人,新中国没有浸猪笼的说法,但是会挂上破鞋游街,所以蔡寡妇也没有说偷人,就算活的再艰难。

  可是食色性也,这是古之圣贤说的话,蔡寡妇也是人,美人,女人,美丽的女人,三十如狼四十如虎,生理需要如何解决,人嘛,总会在某个关头犯上是个人都会犯的错,后来蔡寡妇就跟一个人好上了,这个人,就是八叔,那个被吊死在王庄树林里的老人,他是个光棍儿,光棍儿配寡妇儿,也说的过去。

  蔡寡妇也终归不算是个荡妇,只是封建思想害惨了的一个女人,后代时代变了,她就琢磨着,俩人这么偷偷摸摸的也不是个事儿啊,就想让八叔娶她,八叔也没拒绝,就是说没钱娶,那间破房子,你不嫌弃,我还嫌委屈了你呢。

  蔡寡妇不管怎么说,八叔都好像是不想负责任一样的说还不是时候,后来有一天,八叔突然对蔡寡妇说:“等几天,我就有钱娶你了。”

  蔡寡妇不信,就道:“你天天游手好闲的,哪里会有钱?天上掉下来。”

  “老嫂子给人看阴宅的时候,发现了一个棺材,这个棺材来历奇怪,我跟你说说啊。”八叔就对这个蔡寡妇缓缓道来,这就等于是一个故事,里面再一次的套了一个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