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最后一个阴阳师 > 第十九章 风水

第十九章 风水

  我是这个队伍的领队, 现在挖出了蛇, 那些青壮年全部都跳了出来看着我, 王哥这个人看着膀大腰圆的, 竟然很怕蛇这种东西,估计是小时候被蛇咬过, 有一句话不是怎么说来着,一朝被蛇咬三年怕井绳嘛, 他那么肥大的身躯,在看到蛇的时候抖动了一下, 一下子要抱住我,我也被他吓了一跳,惯性一样的往外面推了一下, 谁知道, 这一推之力, 竟然把站在坑边儿的王哥给推到了坑里!

  他那个大的块头, 一下子掉进了蛇堆里, 这下我是真的谎了, 对村民们叫了一声:“ 快救人! 都愣着干什么?” 这句话叫完之后根本就没人鸟我, 这里的人总归不是林家庄的人,在王庄的人眼里, 我又算是一个什么东西呢? 可是王哥掉下去不能没人救, 我一慌乱之下, 自己也跳了下去。

  凉, 真的凉! 蛇的身上非常的凉, 好在现在天气也凉, 这些蛇的蠕动很慢, 像是冬眠没睡醒一样的,但是被我们俩人这么一砸之下, 它们也开始渐渐的苏醒,我也是第一次的跟蛇接触的这么近, 我一跳下来, 王哥就再一次紧紧的抱着我, 大叫救命救命, 我捂住他的嘴巴,道:“ 不想死就别乱动!” 说实话, 此时的我也在瑟瑟的发抖,可是这个时候, 除了镇定我还有什么办法? 上面的村民们也并不是见死不救的人, 在我掉进来之后,他们也紧张的凑了过来,对我伸了铁锹的杆子下来, 我想要王哥先上, 可是这家伙被吓的都神志不清了, 我只能挣脱他,自己先上去, 谁知道我刚拉住铁锹杆, 这个坑爹孩子一下子抱住了我, 又把我给拉了下来!

  “ 你先上成了么?!” 这种感觉非常的不好, 因为我都看到有的蛇已经等着褐色的眼睛看着我, 可是王哥的状态已经绝对的不行了, 我说话他都根本都听不进去,就是死死的抱着我, 好死不活的是, 本来是大晴天, 却忽然像是平地里起惊雷一样的一阵电闪雷鸣, 这跟天降异象一样的, 这样的天气, 这样的暴雨, 来的着实的不正常了一点, 而因为这里是个坑, 水势有特别的猛, 一下子几乎要灌半个坑的水出来, 刚才那些蛇在冬眠还未苏醒, 现在却一下子好像都惊醒, 我甚至感觉到了它们在水里的游动, 有的甚至钻到了我的裤管里。

  “快救我!” 这些我都有点不淡定了, 这些蛇都是圆脑袋的, 按照常理来说没有毒, 但是万一呢? 那种蛇钻过我肌肤的触感, 让我全身都是鸡皮疙瘩, 可是那些村民被这突如其来的雨也给吓到了, 竟然全部都鼠窜而去! 我一耳光抽在王哥的脸上, 骂道:“ 人们警察同志,拜托你有点出息好吗?!”

  可是这一巴掌还是没有打醒他, 我都想挣脱他自己想办法爬上去了, 这时候, 我看到上面, 凑过来一张人脸, 这张脸带给我的恐惧 , 超脱了这个坑里面所有的蛇。

  这是我们在八叔的房间看到的那个杀手的脸, 他就从坑外凑了过来, 依旧是像是画出来的脸上, 带着诡异的笑, 我的心瞬间的提到了嗓子眼儿, 马上举手投降道:“ 这位兄台, 有话好说, 不要啊!”

  然后我就看到他举了一块大石头, 很大的石头, 冲着我就砸了过来。我闭上了眼睛, 那么大块的石头, 砸在我的头上, 绝对是要把我连脑浆都给砸出来, 我林小凡英明一世, 难道就要这样挂掉? 石头在我眼里慢慢的放大, 我甚至感觉到了砸在我脑袋上的那种窒息感, 我整个人, 直接就丧失了知觉。

  我醒来的时候, 在大背头家里的床上躺着, 头上裹着厚厚的纱布, 我他娘的竟然没有死, 而此刻的房间里, 也没有一个人, 我爬下床走到门边儿, 外面的雨已经停了, 可是外面一个人都没有, 我现在大脑对那个石头之后的事儿一片的空白, 想要找个人问一下, 可是没人, 我踩着黄泥巴, 一路深一脚浅一脚的出了村儿, 终于在村口, 看到了大队的人马, 黑三跟胖子走了过来, 道:“ 你怎么来了?”

  “我怎么就不能来? 王哥呢?” 我问道, 记忆里, 当时王哥可是跟我在一块儿的。

  “那块石头, 他替你挡了一大半儿, 现在在医院抢救呢, 你小子是自己把自己吓晕了过去, 谁干的?” 胖子问我道。

  “那个杀手, 不然还能有谁?” 我道。 现在想起那个杀手的脸, 我还是不寒而栗, 不是害怕他那张奇怪的脸, 而是恐惧他在杀人的时候那淡然的眼神儿。

  “小心点儿, 幸亏你没事儿。” 胖子说完, 就招呼我进人群, 下面有村民们, 继续在地上挖, 这一次倒是没那么多讲究了, 我走过去, 看到地下挖了一个大坑, 里面躺了一跳巨大的龙, 石头龙, 看起来异常的狰狞。

  “ 这是什么玩意儿?” 我问道。

  胖子的脸色很不好看, 把我拉到一边儿的雨棚里, 问我道:“ 小凡, 你也算是半个圈内的人, 我问你, 墓葬穴的极致是什么?”

  我直接摆手道:“ 胖子, 你有什么话就直说, 我虽然看过一本书, 但是里面的东西我发现能用的上的真的很少, 而且也只是学了点皮毛而已, 就不班门弄斧了。”

  胖子点了一根烟道:“葬者,乘生气也,气乘风则散,界水则止,古人聚之使不散,行之使有止,故谓之风水,风水之法,得水为上,藏风次之。”这是对墓葬风水而说的,主要谈到的是“地气”。“聚之使不散”就是说要藏风,把气聚集于此地,保持气不散;“行之使有止”说的玄一点意思就是使这股灵气止于此地,并且让“气”能够绵延不断地流进来,积聚在这块地上。

  一个地方风水好不好,必定要看天时地利人和,什么算是好风水了?——‘风水之法,得水为上,藏风次之。’”

  “所以说中国的龙脉而言, 昆仑一条, 入秦岭十万大山一条主脉, 这是地龙, 而令一条, 其实在堪舆之术中要在昆仑一脉之上,那就是长江一脉, 龙潜于水,所以水龙更要胜上一筹, 但是水势太快, 在风水学上, 少了一个聚字, 不能聚气, 就逊上了三分, 所以长江以南的江山不能永固, 大多只能占据半壁江山。”

  “当然, 我只是让你明白,风水学上的聚字,其实还是非常重要的, 所以在地龙之中, 也非常讲究一个聚气一说,聚气之法就是——地有四势,气从后八方,故砂以左为青龙,右为白虎,前为朱雀,后为玄武。玄武垂头,朱雀翔舞,青龙蜿蜒,白虎顺俯, 所以会在龙脉之四方,有青龙白虎朱雀玄武镇守, 守龙气以聚气, 这其实在我刚开始听到那十六个字的时候就想到了这个, 但是我看此地绝对不会有龙脉, 所以排除了这个可能。”

  “苍龙无足,白虎衔尸,朱雀不舞,玄武拒尸 , 这十六个字, 代表的是一个非常恐怖的概念, 你无法想像他的恐怖, 这四种格局, 只要出现一个, 那就是百年难得一遇的大凶之地, 在一个小小的王庄, 没有山川的走势, 我也观察过, 更没有这种恐怖的格局, 可是我万万没想到, 竟然有人, 人为的造出了凶地, 并且还是把这四种凶地, 结合在了一起。 你要知道, 我对王狗剩说的那句话, 绝对不是吓他, 这四种凶葬得其一, 就主破败死绝, 更别说四凶聚首, 真他娘的想不明白, 这得是多大的仇?“

  “何谓苍龙无足? 青龙之气, 应该蜿蜒而上, 但是若是平地里起一个高山, 也就是一座高山耸立于平原之上, 没有小山脉的扶持,就是一条无足之龙, 苍龙无足之穴, 祸及死孙后人。“

  “白虎衔尸,白虎之山,应该低缓俯伏,较青龙更加柔顺,与青龙互相呼应,左拥右抱,拱护穴场白虎如侍卫护主,贵在驯服,不可露峥嵘凶形,亦不可残缺破损。 如果不是如此, 则葬在这里地方的尸体, 一定为一个绝命的尸煞, 永世不得超生。”

  “朱雀不舞, 若以山峰为朱雀, 则山峰一定要端庄秀丽, 若水为朱雀, 就一定要蜿蜒曲折,水流平缓, 若是水流湍急, 则为朱雀不舞, 就算是龙脉, 也会很快散去气运, 搞的后辈妻离子散家破人亡。”

  “玄武拒尸,玄武在墓葬之中一般坐北向南, 所以玄武之地, 在一个墓葬的后面, 主山, 通俗点说, 就是墓穴后面的山不能太高, 起码不能比前面的高, 更不可山峰头角峥嵘, 不然, 尸体必然为祸一方。”

  “玄武垂头,朱雀翔舞,青龙蜿蜒,白虎顺俯, 这才是正确的墓葬之法, 但是这里的地下墓葬, 却是苍龙无足,白虎衔尸,朱雀不舞,玄武拒尸,并且是在地下人为的造一个大大大凶之地, 这是葬下了一个什么妖孽级别的东西啊, 怪不得那些人, 死活不让林家人接近王庄, 我估计, 这地下埋的, 指不定就是你林家的一个先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