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最后一个阴阳师 > 第十七章 凶杀

第十七章 凶杀

  胖警察他们走了,走之前王哥对我表示说,这件事让我放心,他当自己死了亲老丈人一样的查,还说这边的事儿赶紧搞定,我也理解他的心态,虽然知道我跟九两的关系不错,但是一个小镇上,一个村子,一下子出了十几条人命案,作为警察的他绝对的要负上主要责任,就是不关他的事儿,黑锅也绝对要他背不是。

  警察走之后,我们在考虑这件事儿,王哥在询问我们的时候,说了一句话,这是我们现在讨论的重点,那就是动机,如果这是一个凶杀案的话,那凶手杀掉这个基本上已经大半截身子已经入土的老人是为了什么?没有动机,就不能好点的办案,我们三言两句,基本上就分析出了动机。

  王狗剩是在准备跟我们说出“苍龙无足,白虎衔尸,朱雀不舞,玄武拒尸”这四个词代表了什么的时候死的,假如杀掉他的这个人,真的就在刚才后窗的位置看着的话,在之前,这个人并没有杀心,也就是在他准备说的时候,用特殊的办法,可以是白磷,也可以是别的,引燃了这个老头,目的非常的明显。——阻止这个老头告诉我们,这四个词的意义。

  如果这样推测的话,白天的那个巫师老太太的死,或许也是有人为的。因为胖子其实也不知道,老太太到底是因为什么死的,还是大白天,背后有一个人,在阻止我们知道真相。——这件事儿说到底,或许还跟我们有关。

  “叫上你们村儿所以的老人,到一个地方。”胖子对大背头交代道。

  大背头的脸色瞬间就变了,大家都不是傻子,胖子的话是什么意思,我也听的明白,“苍龙无足,白虎衔尸,朱雀不舞,玄武拒尸。”这四个词在王庄代表的含义,年轻人都不知道了,这就好像是传说,年轻人不知道,只有老人们清楚,如果说这个幕后的杀手要阻止我们知道这个真相的话,那么,所有的知情人都可能是危险的。

  大背头马上就去办,而我们也出了这个房子,刚死过人,烧掉了不少东西,坐着也浑身不自在,王庄的规模跟林家庄差不多,不算大,大背头召集人也召集的很快,到最后,他喘着粗气道:“人都到齐了,只有八叔不在了,死活都找不到。”

  听到这句话,我心里就咯噔了一下,胖子也一脸的苦笑道:“有人不见了是么,那让大家都散了吧,不用问,剩下的安全的,就是不知道这件事儿的人。”

  现在在我的心头有一个想法,就是,可能王庄的人,当年跟爷爷之间,发生过什么,而发生的事儿就跟那十六个字有关,现在有人,要干掉所有的知情人,阻止我们得到真相,所以这个人,就是我们的敌人,而现在我的敌人,就是宋斋,我不禁的就想,难道是宋斋的人,也知道这里的事儿跟我爷爷有关,所以痛下的杀手?

  这么想归想,村里有个老人找不到了,还是要寻找的,最后,在就要天亮的时候,在王庄后面的树林里,发现了吊死在一颗歪脖子柳树上的八叔,这是我第一次见到吊死的人,舌头伸的老长,眼睛凸出来,看想象,就恐怖至极。

  “继续报警吧。”胖子对大背头道,如果昨天算上的话,这应该是那个警察王九月第三次来王庄,看到在场的我,他这次是真的要跪下了,直接道:“求您了,我现在服了成么,我相信这是诅咒成么!刚才那具尸体的尸检已经差不多了,自燃的原因不明,但是根本就不是白磷,也就是说,科学真的解释不了这件事儿!我求您走吧,我发现你的就天煞孤星的命,你到哪里,就得死人,不死人也得闹鬼!”

  “王哥。。”我看着他,哑口无言的,我们俩从认识到现在,我发现每次见面,都是因为灵异事件,可是这事儿,你让我怎么解释,怎么解释?!天煞孤星不是我,是吴妙可家里的那个儿子林登科好吗?!

  “这很明显是冲我来的,你放心,交给我,当然,同时你也得努力的,往凶杀案那边儿查,能查到凶手最好。”我对王哥道。

  “这次我陪着您,我有预感,过不了一天,我还得跑,人还得死,我有预感!”王哥也恼了,同时,他也必须留下了,现在的情况,也只有警察同志才能给整个王庄村民带来安全感。

  而事情,在半个小时后,再一次有了进展,这个八叔,昨天晚上,并不是被人带到这个小树林里吊死的,而是,他自己走过去的,因为有人见过他,见到他的这个人,是这个村子的一个菜农,大家都知道,菜农的话起床比较早,先要去园子里摘菜,然后赶路去城里批发零售,而这个菜农的菜园子,就在这个树林附近,他见到八叔的时间,应该在三点到四点之间,甚至还跟这个老头打了招呼,说:“八叔,这么晚干嘛去呢您?”

  “下了几个夹子,去看看夹到黄皮子了没。”八叔是这么回答的,黄皮子就是黄鼠狼,农村很多都捉这个玩意儿,而且这东西,霜降之后皮毛才开始值钱,立春后就不值钱了,据说是,天冷时候的黄皮子毛结实,不会脱毛,像绸缎一样。

  所以这个人也没当回事儿,紧接着,他卖菜回来,就听到了八叔死了的消息,所以他就怀疑,八叔是不是被黄皮子给害了?因为在农村虽然很多的捉黄鼠狼的人,但是这东西邪乎了,有太多太多的黄皮子害人的传说了。

  这一点,胖子可以确定不是黄鼠狼作怪,因为这里根本就没有山,畜生害人,需要修出灵性,也就是说,这里根本就没有利于修炼的地方,不可能有修炼出气候的妖孽,再说了,黄皮子害人,会剥皮,因为这畜生的报复心很强,人类捉到他们会剥掉皮,他们也会同样的手段报复。

  听到这个消息的王哥,以一个专业的凶杀案的角度来分析,就得出了一个结论:如果是人杀的话,八叔当时去树林里的时候还能很淡然,跟村民交谈甚至撒谎,说明,他要去见的是一个熟人,起码是熟悉的人,但是被痛下杀手了。

  警察胖王哥一说,胖子马上就打了一个激灵道:“走!去八叔家里!”他说完马上就拉着大背头开始跑,甚至都没有给我们询问理由的机会,八叔是一个人住的,类似与我们林家庄的三爷爷,等我们赶到这个八叔的房子,门是被反锁的。

  不是新式的门,门锁先进,这是非常老旧的木门,也就是说,人在院子里,可以在里面锁上,人要出来的话,只能从外面锁上,八叔昨天出门然后被人吊死在树林里,他又是一个人独居的,现在的门从里面锁上了,意味着什么?

  “围起来!”王哥也算是一个专业的警察,很快就嗅出了味道。大手一挥,警察和村民一起,把这个屋子,给围得那叫一个水泄不通,紧接着,胖子就开始撞门,这家伙现在有的是林二蛋的力气,撞开一个门儿的话,完全不在话下,一咬牙,直接就撞开了门,王哥拿着枪,我们一齐冲了进去。

  屋子里很黑,大背头直接就摸到了灯的开关打开,也就是在同时,我们看到一个人影,他长了一张让我们非常纠结的脸,这张脸如同是勾画出来的一样,看起来异常的诡异,!

  “草!”我骂了一声,谁知道他对着我们诡异的笑了一下,直接迎面的撒了一把白色的东西过来,紧接着我的眼睛就睁不开了,这东西以前只在电视上看过,撒石灰这是武林中人所不齿的招数,现在竟然被用在了我们的身上!

  枪声在同时响起,可是我却听到了玻璃破碎的声音,他那一把石灰,让我们眼睛都干涩的疼,等揉好了眼睛,房子里已经空无一人,窗户破了一个大洞!

  “妈了个巴子,太好了!真的是人干的!追!”王哥怒骂了一声,肥胖的身躯,跑的飞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