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最后一个阴阳师 > 第十六章 自燃

第十六章 自燃

  胖子说完这句话之后,就这么直勾勾的看着大背头的父亲,也就是刚才那个老太太尸变所说的王狗剩,而这个一直以来的倔老头在听到胖子的话,像是被抽掉了全身的力气一样,我一看,这事儿靠谱,这个老头嘴巴里一直说着莫名其妙的侮辱林家人的话,绝对不会是无的放矢,可能就是跟这个有关,并且说句难听的话,到现在,我有一个大胆的猜测,或许这玩意儿,又跟我爷爷有关。

  更有甚者,可能这个王狗剩,当年被我爷爷给阴过,所以对林家的人,有很重的心理阴影。

  “你都知道了?”王狗剩看着胖子道,语气非常的无力,说完,还没等胖子说什么,他就哇的一声给哭了,道:“或许该来的,总要来?”

  大背头这时候走了过来,他也看情况不对,就说道:“走吧,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去家里谈。“——因为刚才停电的事故,现在已经再次有胆子大的村民们朝着祠堂的方向赶来,三五成群里其实就是胆子,毕竟不是每个人都看过诈尸,甚至有的人立誓这辈子要真的看一次僵尸就死而无憾了,好奇心,是大于任何东西存在的。

  我们就跟着大背头来到了他的家,我心中还是高兴的,因为这个老头似乎要坦白一些东西,这个人的家境不错,起码在农村是这样儿,他给我们一人泡了杯茶,我们几个坐着,王狗剩哭丧着一张满是皱纹的老脸问胖子道:“你年纪轻轻的,师出何门?”

  “我是紫府山无极观掌门真人刘天赐,的嫡传大弟子。”胖子说到一半儿来了一个大转折,因为到现在,他还是林二蛋的身体。

  “没听说过。”老头很不给面子的说道。

  胖子的脸色一下子愣住了,显然非常的尴尬,大背头赶紧打圆场道:“这位兄弟,我老爹他就出见过世面,有眼不识泰山,老人家说话直,你可别往心里去。”

  “不用你给老子打圆场,如果不是你劝我让那个孽障让林家的人进我们王庄,也不会这样的事儿!我问你,谁让你画那边宅基地给林三水的?你真的认为这是巧合,而不是天意?”王虎剩对着自己的儿子,说话更加的不客气,说的这个大背头灰头土脸的一直对我们做出歉意的笑,解释道:“我老爹就是这样,大家见笑了。”

  我们来不是看这个老头多么有自己的特色的,林三水至今还生死未卜的在地上的那个洞里,我就道:“大爷,说实话,我算是林三水的女婿,如果不是他出了这档子事儿,我林家庄的,这辈子也不一定就来王庄一次,再说了,姓林的跟王庄之间有什么恩怨,为什么不能往来,之前我怎么就没有听说过呢?”

  这老头非常的古怪,根本就没回我的话,而是看着胖子说道:“这个紫府山的真人,我问你一句话,四方聚会,九族皆灭,到底是真是假?”

  “一天之内十几个人生死不明,难道你还认为这只是玩笑?非要等死完了才行?”胖子斜眼瞪着这个人道。

  王虎剩似乎非常犹豫,点了点头,道:“我就知道,这是劫,躲不过去,你说吧,需要我做什么。”

  “苍龙无足,白虎衔尸,朱雀不舞,玄武拒尸这件事儿是谁做的,代表的又是什么意思?!”胖子问王虎剩道。

  一旦说到这四个词,这个老头就似乎非常的恐惧,他睁着眼,看着胖子道:“这是因为。。。”

  我竖起了耳朵,终于要了解我听了就好奇的事儿,可是就在这个时候,王虎剩的身上,忽然窜出来了一个火苗,非常的突然,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他整个人就被大火给吞并了!顺带着他屁股下面坐的那个沙发,也一起熊熊的燃烧了起来,我们瞬间慌了神,大背头一下子冲进了厨房,拿着水过来,我们也都跑去找可以灭火的东西,这一切发生的实在是太突然了一些!

  我们把水,打湿的被子终于扑灭了这个老头身上的火的时候,刚才这个倔强的老头,已经成了一片黑色,一具黑色的焦尸,大背头能被老爷子训斥成这样,肯定是个孝子,那哭的叫一个稀里哗啦,跪在胖子面前道:“救救他,求求你,救救我爸爸!”

  胖子现在也脸色凝重,翻开王虎剩的眼皮,瞳孔都已经散掉了,我们几个人,此时都在惊魂未定的状态中,胖子摇了摇头道:“不行了,人已经没了,节哀。”

  大背头抓着胖子的手,一直在重复着一句话:“救救他,救救他!”

  “如果我是你的话,我会选择报警。”胖子这时候缓缓的说道。他说的这句话,让现在魔怔了的大背头和我们都呆了一下,报警?这种灵异事件报警有个屁用啊!

  “不是鬼伤人,小凡,你应该知道一点,鬼伤人,其实是人伤人,与其说见鬼伤人,不如说是人心中有鬼,也就是说,鬼伤人者,皆是以幻境伤人,现在,我们几个做在这里,你在,我也在,可否感觉到什么异常?这是人为的,有人要害老爷子。”胖子缓缓的说道。

  大背头也是个火爆脾气,一下子从地上站了起来,道:“谁?是谁?!谁害的我老爹?!”

  “报警吧,自燃,可能是身上被涂了白磷,找一下,最近接近过你老爹的人,这事儿,交给警察来办比较合适。”胖子说道,大背头马上跌跌撞撞的跑到一个房间,他是村长,家里的条件不错,装的有固定电话,也就在大背头走的功夫,我看着地上的烧焦的尸体,心里一阵的恶寒,这是我第一次经历人生生的被烧死在我的面前,我的脑子里甚至到现在还徘徊着刚才王虎剩绝望的嘶吼声,一刀被砍还算利索,被烧死,又比凌迟好到哪里去?

  “到底是怎么回事儿,我怎么会感觉到这么奇怪呢?”我问胖子道。

  胖子也皱眉道:“不知道,我本来以为是挖到了尸煞,现在看来,没这么简单啊。难道说姓林的,跟姓王的,真的不能在一起,会有诅咒发生?”

  事情,似乎真的在一瞬间,就复杂了起来,这让我有种眩晕感,之前我也经历过不少灵异事件,可是这一次,灵异中竟然夹杂了凶杀。被鬼杀死一个人或许简单,可是,被杀掉一个人呢?到底是谁这么大的胆子,竟然敢杀掉人?

  不一会儿,警察就来了,虽然是晚上,可是谋杀案,绝对不是小事儿,进门儿的,还是那个胖警察王九月,跟村民同名同姓的王哥,他一进来就把我拉到了一边,擦着汗对我拱手道:“小凡哥,我叫您哥成了么?那事儿还没处理好,又死人!?你真心不让王哥我干了是不是?!”

  “这事儿是人为的,凶杀案,你按照正常的程序来办,其他的,我会尽量帮你办,还有,这似乎跟一个诅咒有关,姓林的,不能在王庄,不然,诅咒就会灵验。”我道。——我说这句话的意思是,只要我还在管着这件事儿,就可能会有别的事儿发生,你得有心理准备。

  “我是党员,信鬼是见过,诅咒?好,你说这是凶杀,我就按照凶杀案来办。”王哥说完直接就走了,接下来就是程序,尸体被拍照,我们几个在现场被问了口供,后来尸体被装上了车,而很快的,在大背头房子的后窗下,发现了一个凳子。

  那个位置的那个凳子,证明了胖子的话,这件事儿是人为的。站在那个凳子上,刚好可以看到刚才我们在房间里坐的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