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最后一个阴阳师 > 第三章 只是当时已惘然

第三章 只是当时已惘然

  我想归这么想,但是对于马真人的话,我也没有真的呵呵一笑置之,因为这个老头,本事多大不知道,单凭阅历来说,甚至都在胖子之上,而且他之前的话含金量实在是太高太高,除了那个人是我爷爷林老么之外,别的基本上说的八九不离十,让我现在对他根本就怀疑不起来,那么我必须去重新的审视他的这句话,我这个人,其实按照他的话来说,就是一个先天必死之人?

  假设这个成立的话,这好像又出现了一个新的谜团,我这个先天必死之人的人,为什么活到了现在?

  “先天必死之人,有没有什么办法解救?”我就假装完全是因为好奇的一个小伙子一样的问道。

  “办法肯定有,但是马老头我不知道,这事儿的难度就不是我能理解的,不过五弊三缺,命缺为上,要是真的能克服这个的话,那这个人估计很厉害,不过啊,应该是不行,这种事儿,就算是除非是那个天纵奇才阴阳师出手,还有那么一丁点可能,但是可能性也不是很大。”马老头说道。

  我心里苦笑一下,你说的还真没错,对我出手的人,很显然的,就是你口中的那个天纵奇才。想到这个,我不得不去深思,难道发生在我身上的这一切,其实是爷爷在帮我逆天改命,让我这个必死之人有活的机会?想到那个满口黄板牙的老人,我不禁的,有些迷乱,爷爷啊爷爷,你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存在?

  我们没有就这个话题继续下去,因为我们已经到了镇上,我手上海没有黑三的电话,先打了一个给九两,然后转告给的黑三,打完电话之后,我们去了纸人店,也就是做死人买卖的地方,买了一些香表纸人什么的,马真人特意要了赤橙黄绿青蓝紫气色的纸张,这才是最有难度的事儿,纸人店里只有红白绿黄,剩下的我们跑遍了镇上也没找到,最后没办法,我去文具店里买了一盒水彩,用水彩把白纸染上了颜色,马真人说这样也行,凑合着用,做完这一切,我们回了家,到家里之后,马上召集家人为马真人要做的事儿做准备。

  奶奶,林小妖,吴妙可。这三个女人齐齐上阵,按照马真人的吩咐,他们用剪刀把那些纸,剪成了七色小人,各一对儿,另外的还要我去找一条黑狗,一定要是成年的狗,小狗都不行,明天有用,这个办法,我在黑皮古卷上没有看到过,黑皮古卷毕竟不是真的百科全书,更何况,这一看,就是偏门的道法,看来这个马真人,也不是什么大山头出身,现在的我也不是当初的那个菜鸟林小凡,看到什么都要好奇的去问一下,等他施法的时候,我再去观摩一下就可以了,主要是这法术也不需要去学,我宁愿我这辈子都不要再用第二次才行。

  准备的工作已经做完,因为马真人对小人的要求极高,并不是像给死人祭祀用的纸人纸马什么的,有那么路数就行,七彩的纸张,甚至要把小人身上的衣服都要剪裁得体,还必须是古代的战甲,这一忙,就忙到了深夜十一点多,八点多的时候,二赖子来接吴妙可,现在的二赖子也算是一个成功人士了,起码在林家庄是,抽着五块钱一包的烟,看到我甚至都想嘚瑟着让我叫一声岳父,他一看吴妙可要忙很久,他还要去看鱼塘,防着那些小犊子们半夜钻空子,就先告辞,等这边儿忙完,吃完饭,就已经近十二点了,吴妙可执意要走,林小妖就眼神儿怪异的对我说道:“小凡,天这么黑的,你送送咱妈。”

  我一看这小丫头的表情,就知道身为人母的她依旧是恶趣味发作,吴妙可执意不肯,我一看外面还真的是月黑风高的,二赖子家又住的远,我老爹也在说送送你妈的话,我就拿了个手电,走在吴妙可的后面出了门儿。

  静,很静,出了门儿之后,气氛完全就变了,这可能是我忙碌的这几年来,第一次在夜里跟吴妙可的独处,脑海里自然而然的泛起很多涟漪,包括回忆之类的东西,各种翻腾,虽然我已经不是当年的那个毛头小子,可是想起有些画面还是不可抑制的亢奋,快走到二赖子家的时候,要路过一个荒草地,也就是在这个时候,忽然窜出来一条蛇,一切就是这么机缘巧合,怕蛇是女人的天性,一下子紧张起来的吴妙可一下子拉住了我的胳膊紧贴着我。

  我看到蛇的时候也有些紧张,毕竟这是长相就不讨喜,这条蛇也怕人,我拿手电一照,骂了一声滚,它竟然真的扭着身子钻进了草丛里面去,尘埃落定之后,吴妙可松开了我,刚才那一瞬,没有在几年前我们坦诚相对那样的血脉喷张,可是肢体的触碰却让人浮想联翩,可是现在,两个人都有了平静的生活儿,我只想马上走,哪怕回家跟小妖大战三百回合来泄掉身体里的邪火儿也成,就是不能在跟这个终于过上平静生活的女人再扯上关系。

  “妈,就送到这儿吧,我先回去了。”我慌乱的打了个招呼,转头就走。

  “小凡,你等等。”我转身的时候,吴妙可却叫住了我,我一回头,发现她脸色微红的看着我,就这表情,就足以让我心跳加速,我咽了口口水道:“有啥事儿么,妈?”

  “你好好的,别想那么多,现在都有了小妖,有了孩子了。你得照顾好自己。”吴妙可说道。

  我点了点头,心头总有一股淡淡的怅然若失感,道:“我会的。”

  “你绝对还是你自己,妈看的出来。跟以前一样,是个小滑头。”吴妙可说了这么一句话,转身,冲着家门儿就狂奔了而去,她说了这么一句话就走,也只有我能听懂这句话的意思,如果放在外人的眼里,会认为她在说我和以前一样,对她有非分之想,可是我知道,她指的不是这个。

  我绝对还是我自己。——我在医院被人拿走的那个纸条,是她拿走的。

  林小妖是那天“第一个”进病房里看到我趴在桌子上睡着的人,她没有发现的纸条是被吴妙可拿走了,这说明,在我睡着的时候,吴妙可单独的进过我的房间看了我,在没有人知道的时候。

  看着吴妙可狂奔而去的身影消失在夜色里,我忽然想到了一句话,只是当时已惘然。我跟她之间的种种,都只能深深的埋在记忆里,在见不得人的心灵角落。

  当天晚上的林小妖非常别样儿,异常的猛烈,甚至在极度兴奋的时候咬着我的肩膀抓着我的背呢喃道:“我让你想我妈的事儿!”——很多事儿,很多人,都看在眼里,藏在心里。

  第二天下午的时候,黑三竟然和九两一起来了,我跟我父亲去车上抬人的时候,村民们看到了还问我带的什么,我说是土特产,外地弄来的,这一次跟以往不同,必须要瞒着村民,事儿太大了,不仅是因为林二蛋的关系要瞒着,主要是让人起死回生,这太过匪夷所思,假如这事儿让大家知道了,估计我就永无宁日了,谁家死人了不找我让我救活?而我又怎么跟村民们解释不是那么简单的事儿,到时候办吧办不了,就算能办,这种逆天的事儿,也肯定会有反噬,可是要是拒绝,谁知道村民们会说什么?

  到了家里,打开了这两个睡袋,里面全是冰块,身子他俩的头发眉毛都是冻的白色,跟一般的尸体也没什么两样儿,看着胖子跟二蛋,我心里还是不是滋味儿。看着马真人道:“有难度没?”

  马真人围着胖子转了几圈,在我们目瞪口呆之下对着胖子的脸就是几耳光,也不嫌胖子的脸是冻的僵硬的,我道:“这是做法前的仪式?”

  “屁,他活着的时候老夫打不过他,还不趁现在赶紧欺负欺负?”马真人白了我一眼道。

  一句话,让马老头浑身上下的高人气质荡然无存,这完全就是一个逗比啊这是。果然跟胖子不是冤家不聚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