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最后一个阴阳师 > 第二章 先天必死之人

第二章 先天必死之人

  山村到镇上的路,虽然不甚拥挤,但是人也不在少数,马真人忽然之间的激动惊起三三两两的路人纷纷侧目,我虽然也感觉到兴奋,因为看马真人的表现来说的话,我这属于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竟然无意的一句话就要解开在母亲身上的谜团之一。

  “别激动,咱慢慢说,大家都看呢马老,多少也有点前辈高人的身份。”我对马老头说道,顺便拉开了他紧抓着我的手。扶起了自行车继续边走边聊。

  “小家伙儿,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你说清楚。”马老头激动的很,还没走多远,就继续问我道。

  “就是类似这样的情况,特殊就特殊在要复活的这个人已然没有了肉身,所以扎了一个纸人,请魂魄上身,然后这个人,就变成了一个活人,我只是有这么一个假设,这种办法能不能成?”我问道。

  “能成,但是难,太难,我跟你说吧,比如刘天赐现在的情况,尸身未腐,灵魂就这样不入三界轮回,很简单,只需要一个接引,但是那样的情况就要复杂的多,具体复杂在哪里,我还真的不好跟你说明白,只能举例说明,茅山秘术当中,假如有厉鬼横行为害一方,你知道最简单的方法是什么么,就是取阳时,以火焚尸,肉身一毁,尸煞必然魂飞魄散,这你就应该明白,对于滞留阳间的阴灵来说,是靠尸身养的一身阴气,尸身一毁就等于没有了抵御阳间的力量,必然自取灭亡,尸体可以说是最重要的。”马真人说道。

  “恩,这个我明白,别忘了,我也算是一个半吊子的风水师。”我骑着车看着路对马真人说道。

  “所以这种法术,对肉身的要求极高,就算是腐烂了也不行,更别说尸体都已经没了,但是以纸人续命,这种方法我只是听说过,而且非一般人不能完成,而且是阴阳师一脉的东西,要知道要想这样,按照传说中来,不然是贯穿阴阳之辈,起码也要是执掌一方阴灵的阴司。我这么说可能你也不明白,做这种事儿,就等于走了一个后门,徇私舞弊,是在阎王爷面前徇私舞弊!”马真人道。

  “这么厉害?你意思等于欺骗了阎王爷?”不知道为什么,我在听到马真人说这句话的时候,忽然想到了我在泥巴墙前石门后听到那个人对我爷爷说的话:“你这么做,土伯知道么?”——土伯可不就是阎王爷的意思,难道他们当时商量的事儿,就是指的这个?

  我还想问一下,假如这样的一个女人生下孩子会怎么样呢,马真人倒是提前开口了,问我道:“小凡,你这么问,我已经大概的知道你是什么意思了,但是我不确定,那个这样复活的女人,到底是不是就是你娘?”

  我心里嘎登了一下,有点发凉,马真人要是当年给父亲那个水晶球的人的话,他能猜到这个,或许也不是太难,我就道:“这事儿,我真不方便说。”

  “行,我也不逼问你,但是我有一句话,作为一个忘年交,一定要跟你说一下,我听说过,这属于传说,这个传说,也关乎阴阳师一脉传承的问题,何谓阴阳师,贯穿阴阳之辈,可是为什么阴阳师一脉如此的神秘?说到底,无非就是几点,阴阳师一脉传承人丁稀薄,为什么稀薄?只要是方外之人,只要听说过阴阳师一脉要收徒,谁人不想去?现在这世道,就是要欺师灭祖也有的是人去啊,所以人丁稀薄的理由是根本就不对外收徒。他们这一脉的传承非常苛刻,据我所知,并不是他们要选修道天赋卓绝的人物,而是他们需要一种特别的体质,就是贯穿阴阳。”马真人道。

  “这个我知道,可能这跟这个有什么关系?”马真人对我说的话,我以前在胖子刘天赐那边听过。已经不怎么新鲜。

  “但是你只知其一,不知其二,为什么聊斋被称为不伦之恋?人鬼相通,本来就是逆天之事,所以说阴阳师一脉,甚至可以说是逆天而行的一群人,而且阴阳师,现在外界虽然有太多自称阴阳师的人,更有说阴阳先生命中五弊三缺,都是扯淡,真正说五弊三缺的就是指的阴阳师,因为他们本身就是逆天而行的一脉,一生出来就不容于天地,所以才有此一说,更所以,阴阳师一脉的人,存活下来的实在太少太少。”

  我要插嘴,马真人捏了一下我的腰,道:“你听我说完。”

  “我知道的是,就在近代,阴阳师一脉出现了一个天纵奇才,他找到了一个办法,一个可以让他们的后代,躲避天罚的办法,当时其实是很多人知道这个消息,因为一旦此法可行,阴阳师一脉就绝对会变的空前的壮大,具体的办法没有人知道,但是根据传言推测,可能是找本身就占据了大气运的女人,是活人,以活人入阴,也就是说,把一个气运很高的女人变成活死人,但是绝对不是说,跟这个女人生孩子这么简单的事儿,这个奇才用了更加隐晦而别人不知道的办法,制造了一个全新的阴阳师,这在当时基本上的属于万众瞩目的事儿。”马老头缓缓的说道。

  马真人虽然说说道现在还是没有说到我母亲的正题上,但是却已然在我心头掀起了惊涛骇浪,他不知道,他说话的这个人,完全知道他话里所指的人是谁,并且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天纵奇才的阴阳师是爷爷,气运强大的女人是宋知音,我的二奶奶,而制造出来的全新的阴阳师,那就更加的跃然于纸面,那就是我的二叔,我强压着自己内心的波澜,笑道:“这么厉害的人,后来怎么样了?计划怎样了?”

  “貌似出了点小变故,可以这么说,不知道是被人阴了,还是技术上不成熟,这他娘的当时让多少人舒了一口气啊,阴阳师一脉本来就逆天的强大,也就人少才让很多人不识庐山真面目,要是那计划成功了,还有我等的活路吗?”马真人道。

  “你说了半天,这跟那个纸人,有关系吗?”我故意岔开话题问道。

  “当然有,你不要以为阴阳师的传承就是人跟鬼,或者是死人之间打一炮生个孩子就完了,没这么简单,跟他们结合的尸体也是特别的存在,据说是在一个神秘的空间里搞到的,别人也曾弄到过这种尸体,但是完全下不了手啊,那玩意儿全身的皮都没了,真怀疑阴阳师一脉的重口味儿,后来也不是没有人强忍着为了造就一个牛逼的孩子跟尸体XXOO了,可是完全不是那么回事儿,压根儿就不会怀孕,算了,老夫明说了,阴阳师一脉的受孕手段也是不一样的,并不是通过那个啥完成的,好,你安心的骑车,我来跟你说纸人的问题,阴阳师命中注定五弊三缺,五弊指的是鳏、寡、孤、独、残,三缺无非是钱,权,命缺。我本来以为你问这个,可能是当年我帮你老爹那一次,你是指自己的母亲,可是想想不可能,因为如果是那样的话,且不说,你老娘能不能怀上你是个问题,就算是怀上了,肉身没有的老娘,注定你命缺,也就是说,你是一个先天夭折之命,就算是有高人相助,也绝对活不到二十三岁,必死无疑!”马真人道。

  “我草!”我全身的鸡皮疙瘩都掉下来了,你说你不是扯淡吗?那个哥们儿就是我,而且现在哥们儿已经二十五六,已经是一个孩子的爹了,假如不是这两年东奔西走,说不定娃娃就几个了,你说老子是个先天必死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