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最后一个阴阳师 > 第七十二章 醒来

第七十二章 醒来

  我最后一次睁开眼是因为我发现我不仅虚弱,甚至连呼吸都变的不可能了起来,我是被呛醒的,睁开眼,我看到了光,一个蛙人,或者说一群蛙人,他们头顶的灯在这个不知道什么时候充满了水的密室里到处的乱照,最终,他们发现了我,朝我游了过来,并且把氧气面罩塞到了我的嘴巴上,那一刻,我想哭,却已经没有哭的力气了。

  我知道,我可能获救了,只是可能,虽然我也不知道,这群忽然就出现的蛙人,到底是什么人,他们架着我,在水里游动着,进入了一下狭长的洞,刚才的密室,现在已近成了水的世界,我闭上了眼睛,因为水会刺痛我的眼,任凭他们就这么带着我离去,直到我感觉,我似乎出了这个洞,我睁开了眼,看到了更多的蛙人,很多的灯,几乎把这个狭长的水下照的通明。

  我看到了青铜锁链,看到了那个巨大的乌龟的脑袋,锁链的那一端,是一个巨大的锁,锁着乌龟的四肢,这是一种足以让人震撼的场面,不知道是谁,竟然有如此大的手笔,在我的印象里,似乎也只有神仙了,或者说存在与神话传说中的人物,三皇五帝,或者说蚩尤。

  水下,密密麻麻的全部都是尸体,是那种我们乘船见到的阴兵,我甚至还看到了那个沉船,那个黑色的洞口,那个所谓胖子和二蛋进入的地方,可是我却不能有任何的动作,直到我们浮出水面,我再一次的失去的直觉,再一次醒来,我已经在医院里躺着,我身边站满了人,吴妙可,二赖子,我奶奶,小妖,甲第登科,我父亲林语堂,包括现在脸上有了几道疤痕,那张本来精致的脸变的更有男人味儿的黑三。当然,还有站在窗台的女警陈九两。

  “活着的感觉真好。”我说道。

  林小妖马上扑倒在我的怀里大哭了起来,呆萌的林甲第长高了不少,可是却更呆了,看着我一直往他外婆吴妙可的怀里挤,似乎不认识我了。

  接下来是一场嘘寒问暖,各种生离死别后的伤春悲秋,这些都不在累赘,等到我让所有的人都回去,这才问在场的几个人道:“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黑三耸了耸肩膀,道:“不好说,我等了你们很久,都不见踪影,跟那些野人也无法交流,一个人的力量又十分的有限,所以我回到了重庆,联系了洛阳的人马,去把你救了出来,你知道你在那个密室里待了多久么?我真佩服你这体质,二十天,不吃不喝,你竟然没死。”

  “你说完。”我对黑三说道。

  “我是在躲避那些虫子的时候,在沼泽里发现了那条密道,也就是在里面才躲过了一劫,那个岛不大,但是要找到你,需要很大的力气,我们几乎在水下作业把那个岛给挖的请零八落,最后才找到了奄奄一息的你。”

  “还有呢?”我继续问道。

  “我草你大爷,我救了你,就是让你这么盘问我的?一句感谢都不会说?”黑三擂了我一拳。

  “大恩不言谢你懂不懂?”我瞪了他一眼道。

  黑三白了我一眼,继续说道:“在挖到你之前,我们在那个岛的下面,发现了大量的炸药,整整的一个雷区,也就是说,曾经有人,挖这条密道的目的,是为了炸毁这个岛。”

  “是谁要炸我也不知道,本来按照我爷爷的意思来说,这简直就是一个宝地,一定要探寻这其中的秘密,可是那个人竟然在救你出来之后,引爆了之前布下的累,你无法想象那场面到底有多壮观。”黑三道。

  他这么一说,我还担心那个大乌龟了起来,那么大的个头,很明显的神兽,会不会被炸药给炸死?

  “没有,那个炸药不仅没有伤到那个乌龟,甚至还帮它摆脱了那些锁链的束缚,我爷爷是一个胆子很大的人,他说他要见证奇迹,潜入了水中,可是,那只乌龟消失了,就消失在了里,包括湖里的船和那些士兵,这是一种非常奇怪的感觉,你应该知道当初我们黑家去了多少人,完全是把你当成一个领导人级别来救的,当然,老子这不是让你夸奖我,而是说,当时的东西是那么多人看到的,可是他却消失了,这感觉怎么表达?是我们全部都出现了幻觉?”黑三显然还在郁闷。

  “另一界,那里是平行于这个世界的另一界,他们或许本身,就不属于这个地方。”我念叨道。

  “你说什么。”黑三问我。

  “胡言乱语,不然怎么解释?你应该知道我最关心的是谁,他们呢?”我问道。

  “胖子和二蛋的尸体,我找了一个秘密的地方冷藏着呢,还没有通知二蛋的家人。”黑三声音忽然压低了。而我,则在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心如刀绞,尸体,他们还是尸体,那么我当初燃起的他们还会复活的希望,是不是已经再次宣告了破灭?

  “我二叔呢!”我激动的说了一句,他这么靠谱的一个人,为什么会在我这么在乎的事情上不靠谱?!他说好的胖子和二蛋还会复活呢?!

  黑三从口袋里掏出了两个东西给我,他道:“前天,他找到了我,给我了这两个东西,他说,你看到之后,明白要怎么做。”黑三递给我的,是两个琉璃球。

  我拿着琉璃球对着阳光,可以清楚的看到,这两个琉璃球里,各有一个人影,一个胖,一个瘦,这像是两个琥珀一样,里面的人,是缩小版本儿的胖子刘天赐和林二蛋。

  “我非常奇怪这是什么东西,方便告诉我吗?”黑三眼巴巴的看着我。

  我看着这两个琉璃球,不知不觉中,眼眶有点湿润,我想到了我妈,那个可怜的女人。

  二叔的话,我怎么会不明白,事情的发展,终于要把一个一直隐忍着的人推向前台,那就是我的父亲,林语堂。一个可以用一个同样的琉璃球和一个纸人就能早就我妈妈的人,虽然他曾经告诉我,他不知道怎么做,但是现在我的感觉已经非常的强烈,他对我撒了谎。

  “以后我会告诉你,现在,我需要去确认一些事情。”我对黑三说道。

  “他走了。”黑三却忽然有点暗淡的对我说道。

  他没点名儿,我却知道是谁,心里虽然已经空荡到无以复加,我却还是挤出了一个笑脸道:“那你跟何小花,谁更伤心一点儿?”

  “我草你大爷!早知道不救你,就该让你自生自灭!”黑三恼羞成怒道。

  我们俩,说到这里的时候集体沉默,最后,我问道:“他有没有说他去了哪里?”

  “没有,我问了,他没说,他只是转告你,不会放弃,一起努力,不管下次以什么身份见面,他都还是你二叔。”黑三道。

  眼泪再也忍不住夺眶而出。

  最后,黑三嘱托我好好休息,临走的时候,留下了一个信封,我以为是这个家伙给我留的医药费,谁知道在打开之后,发现这是一封信。

  掌门:

  我是阿扎,但是你不要问我,我是哪个阿扎。

  或许当年背着我师傅进入了那个地方之后,我就已经分不清楚,到底谁是我自己。是他,还是我,这么多年来,我们会偶尔的换一下位置,他做我一段时间,我做他一段时间。渐渐的,分不清楚彼此,越是这样,我们就越发的讨厌着对方。

  您经历的,或许已经让您,猜到了很大一部分的答案,但是,这可能只是冰山一角,我尝试着去解开,去了解我们族人的宿命,我想让他们解脱,所以我用对着墙许愿,就可以得到一件兽皮衣服,在几年的时间里,重新构造了一个部落。

  既然不能丢掉我们的使命,起码要让另外一个我们活的自由。

  所以之前对您的种种隐瞒和欺骗,我深感愧疚,可是我还是希望您能遵守对师傅的承诺。

  虽然我不知道,现在收到信,在看这封信的时候的您,到底是哪个您,可是,这已经不重要了,不用去迷惑, 因为很多人, 也无法区分。

  期待着您,带着我们的族人,完成使命。

  阿扎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