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最后一个阴阳师 > 第六十八章 妈

第六十八章 妈

  “对了,我在那个船上的时候,在那个骷髅的旁边,发现了一个瓶子,我摸了一下,发现还是比较完整的,就放到了你的背包里,拿出来看看。”二叔忽然对我说道。

  我也这才想起来还有这么一号东西的存在,赶紧掏出来,发现这就是一个类似漂流瓶一样的瓶子,而瓶子里,有一张纸,打开之后,发现这是一张就这个岛的详细的地图,并且在地图上,标注了很多的红点和XX的符号。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这张纸上,最顶端的写了几个字儿:“作战计划。”

  “什么玩意儿?在这岛上,进行战争?”我纳闷儿道。

  二叔接过这张纸,也是紧皱着眉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而我,则忽然的想起了那些士兵,作战计划,那些行尸走肉一样的士兵到最后,难道是要在这个岛上,还要进行一场大战?

  我们俩各怀心思,谁也没有在说什么,而不一会儿,那个阿扎就再一次走了进来,说要带我们去那个地方,我不知道是哪里,虽然说预感会是所谓的终极,但是谁知道那里是哪里?

  我们就这样跟着这个阿扎的脚步,这不得不说是非常讽刺的事儿,一个跟我们相处了很久,甚至救过我姓名的阿扎,现在不知道在哪里,一个今天认识的,指挥着我下了两步棋的人,却好像是莫名其妙的得到了我们的信任。

  我们跟着他,来到了村子后面的一个地方,这里是一个大裂缝,很大的裂缝,就好像极度的干旱过后地面上会产生的巨大龟裂一样,深不见底,看着阴森森的,会给人异常恐怖的感觉。等我们到了这里之后不一会儿,宋斋在内的几个人也来了,他们来的时候表情也不是很自然,似乎非常的尴尬,在刚才选择离开,现在却无奈的回来,也确实挺不是滋味儿的。

  “下去吧,你们想要的,就在下面。”这个阿扎对我们说道。他的气质,现在想来,有点类似一个守陵人那样的,说完了这句话转身就走,根本就不带一点云彩。

  看着这个幽深的洞,不得不说,我有点恐惧,这是一种介于恐高和恐黑于一体的感觉,就在我在发呆的时候,宋斋的三个人,已经开始在弄绳子,他们在地面上打了好几个桩,确定了铁桩子的牢固,然后绑上了绳子,很明显,他们是想要靠这个办法溜进去,可是宋斋的少主人却在做完这一切之后看着我道:“是你们先,还是我们先?”

  我差点被这句话给逗乐了,笑道:“哎呦姑娘,这可不像你,关键时刻,竟然学会了退让?”

  “本少爷是怕你这个小人从身后暗算!“她瞪了我一眼说道。

  “我先来吧。“二叔理所当然的出头,抓起那根绳子,顺着就溜了下去,不带任何的防护措施,他下完之后,我们也依次而下,依我看来,现在这三个人,已经完全的对我二叔深深的忌惮了,他们刚才怕的,不是我,而是我的二叔,等到我们全部都下到了地面上,来的时候我们一路上,甚至手电都不敢开,因为没有人知道我们到底会在什么时候到达目的地,而深山老林的,也不可能有地方给我们换电池,现在既然已经到了这个所谓终极的地方,我们一下子几乎全部打开了所有的照明设备,几乎要把这个裂缝深处给照的如同白昼。

  我们的脚下,有着巨大的花纹,这是我最开始就注意到的,因为我们在之前看过了那个图,知道这是一个在乌龟壳上的小岛,所以在看到裂缝的时候我就在想,乌龟壳上的土地是岛,土地上的裂缝,那会是哪里?

  我们脚下的花纹,排列的顺序跟外面龟壳几乎一样,都是非常规则的,它比较大,而且拼凑起来的图案,竟然是一个个的小八卦,我的脑袋里自然而然的构建了一个画面,一个乌龟,背上的壳竟然全部都是小八卦,这绝度是神鬼的意思,看长相就知道啊。

  地下很大,就算我们开着手电,也无法照到尽头,其实到了这里之后,我们几个人,再一次成为了一个对立面的人,虽然现在我差不多都忘记了那个赌注的存在,我们几个,再一次的分道扬镳,选了两个方向,各不干扰,谁先找到那个钥匙,就算谁赢,在选择方向的时候,二叔可能是为了避嫌,直接让他们先来,我们选择对立的一面。

  其实我真的想说,人多力量大的,但是话终于还是没有说出口,我跟在二叔的屁股后面,就这样往前走去,看二叔刚才的表现,他应该也是没有什么安全感,地下很空旷,就好像是乌龟壳上的土地上,被人挖了一个地宫一样。直到我们走到了边缘,边缘的土质结构那边儿,也就是说,我们现在的位置,已经在这个地宫的边缘。

  没有东西,我本来还以为这里会是一个类似于我在孟尝见到那里地宫的结构一样,会有一些壁画啊,雕刻啊什么的,起码提供一点信息给我们,可是我们就是看到了一堵墙,一堵黄泥巴烂墙,墙上,还到处都插着铁楸。

  “什么玩意儿?那个家伙说,每个人来这里,都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他的意思就是你来这里之后,想要啥自己挖就是?“我纳闷儿道,这他娘的到底什么跟什么?

  “你试试看。“我本来就是随口一说,可是二叔却一本正经的对我点了点头,示意我取下铲子,挖开这堵墙来看一看。

  “草了!我想要钱,是美元!一整箱子!“我大骂了一声道。

  “别,你应该仔细的想一下到底自己想要什么,既然九死一生来到这里,难道就是为了钱?“二叔却看着我说道,他的眼神儿,看的我非常的蛋疼,不禁对他说道:”二叔啊,你确定你没发烧?这玩意儿,你还真的信,是想要什么就挖出什么啊?“

  “万一呢?“二叔对我说道。

  我看着二叔,瞬间在风中凌乱了,二叔不是一个非常喜欢开玩笑的人,今天这是吃错药了么?可是他这么一说,我还真的不知道怎么办了,万一呢?万一只有一次机会,我想要钱,就真的挖出来钱了呢?

  可是我想要什么,我自己都不知道啊,个人来说,我还是非常的满意现在的生活儿的,最后,我对二叔道:“这样吧,我就许个愿,让胖子和二蛋早点醒来得了。“

  说完,我就从泥巴墙上拔下来一个铲子,在黄泥巴上挖了起来,二叔这时候也一样,他拿起了一个铲子,就也开挖,目光很虔诚,搞的我都有点分不清楚他的虚实。他现在心里的真实想法,到底是什么?

  结果我这边儿什么东西都还没有挖出来呢,二叔那边就挖出来东西了,我赶紧放下铲子,拿着手电往那边看了过去,我也非常的好奇,这里面会有什么东西,更好奇的是刚才的说法,挖出来的,就是自己想要的。

  难道这一切都是真的,二叔想到的,到底是什么?

  我用手,手忙脚乱的擦去上面的的泥巴,在我的擦拭下,竟然出现了一个类似水晶一样的东西,我继续努力的擦,发现,在这个水晶下面,有一张人脸。

  闭着眼睛的人脸,是个女人,很美。

  我身后的石女,忽然发出一阵非常难以鸣说的声音,非常的刺耳,我本来是想回头看一下,石女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可是一回头,却发现了泪眼婆娑的二叔,泪痕几乎布满了他那一整张的脸。

  我一下子呆住了,不知所措,泪水,这几乎是跟二叔完全不搭界的名词,此刻却矛盾的结合在一起。

  他轻轻的走向这个很明显的水晶棺,温柔的擦拭着水晶棺上的泥土,最后,我听到了让我浑身鸡皮疙瘩在瞬间乍起的一个字儿,二叔几乎是带着哽咽的温柔的叫了一声:

  “妈。“

  那一刻,不知道哪里来的一股悲伤,瞬间向我袭来,让我陷入了二叔的情绪中无法自拔,这一声妈,让我想起了那个二十三年安静的女人,和那一晚上她和父亲的琴瑟和鸣。那一晚的绝唱。

  我看着二叔的背影,虽然他此时哭的像个孩子,给我的感觉,却是如此的伟岸。

  “没有人知道, 我可以谋划一生, 就是为了接你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