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最后一个阴阳师 > 第六十七章 棋

第六十七章 棋

  跟我二叔傻傻的分不清楚的,也只有我的父亲,我甚至到现在还无法忘记我在初看到我二叔时候的场景,那时候父亲看到他,挑的一担子大粪都洒在了地上,我奶奶甚至因为这个一鞋底抽死了我的爷爷,虽然这些只是表面现象,但是不得不说的是,我二叔跟我父亲,在外貌上,真的是有着绝对的相似。

  “二叔,一个月前,父亲在哪里?”我哆嗦着问我二叔道。

  他看了看我,我在这么问的时候,二叔其实就知道我在想什么,可是他紧皱着眉头,没有正面回答我的问题,而是看着眼前的这个诡异的扎西,道:“你到底想要说什么?”

  “我也不知道我要表达什么,正如所有来过这里的人,似乎都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但是我却不知道他们到底想要的什么一样。我是鬼道的后裔,当然,你的朋友也是,我甚至知道他们那个寨子的存在,可是为什么会这样,我不知道。”阿扎道。

  “不知所云。”二叔看着他道。

  “你会下棋吗?”阿扎忽然问我二叔道。这个问题非常的突兀。问的我都有点发呆,那接下来的剧情是不是两个人就要拿出一个期盼大杀个三百回合?

  “略知皮毛。”二叔点头道。

  阿扎果真拿出了一盘象棋,放在我跟二叔中间,说道:“你们俩下两步我看看。”

  我心道你他娘的是个傻逼吧?这种时候,你跟我说你要下象棋?你怎么不来首歌儿,让我们俩给你跳个舞?我越来越不喜欢这个阿扎了,这就跟宋斋的人不喜欢我二叔一样,或许每个人都不是不喜欢比自己聪明的人,而是不喜欢那种看不透,别人还拿你当傻逼的感觉。

  可是一直以来都很高冷的二叔,却拿起棋子,非常中规中矩的给我来了一个当头炮。甚至对我笑道:“来,小凡,叔考验考验你的棋力!”

  “可是二叔,你是黑,很明显的开局是要我红开啊。”我挠了挠头道,不知道二叔跟这个阿扎,现在的葫芦的,到底卖的是什么药。

  “不知道尊重长辈儿?”二叔瞪了我一眼,我马上老老实实的跳了一下马。

  二叔的下一步,非常中规中矩的拱了一下卒子,而我则在接下来就要拿起棋子的时候,身边的阿扎对我说了一句,拱卒。他本来对他印象就不好,可是他这么一指挥,我偏偏的还就不这么做了,我马上,也挪动了一下炮。

  “好了,我想要说的,已经说完了。”我这么做之后,阿扎在那边笑着对我们两个说了一句话。

  “草!装什么!”我在心里默念了一句,装什么高深莫测呢你这是?可是二叔依旧出乎我意料的对着这个阿扎抱了抱拳,道:“受教了。”

  “你们俩到底在说什么?”我有点抓狂的道。

  对面的阿扎拿起来一枚棋子,在手里把玩着对我说道:“这是一盘棋,你在下棋,棋盘里的棋子是你的棋子,可是在我的棋盘里,你也是棋子。”

  “我以为你是我的棋子的时候,在我的身后,还有一个人,把我也当成了棋子,在支配着我的一切。”

  “然后就好比你这样的,我以为你是我的棋子,可是在我指挥你落子的时候,你可能会跳脱,一盘棋来说,不管谁再怎么聪明,都不会把每一步都算计在内,总会有神来之笔,也会有自入死门。”

  “我们每个人都是棋子,但是有的人,当了跳脱的那个人,你告诉我,在我让你拱卒的时候,你却选择了走炮,是什么心态?”阿扎笑着问我道。

  “因为我看你比较不爽。”我老老实实的回答道。

  “对,就是这样,因为你不想被我掌控。”

  “所以说,这是一场棋力的较量,就看谁棋差一招,这个棋盘往大了来看,我看不懂,但是目前就你这个小棋盘来说,我推演过很多次,宋老鬼更像是一个杀伐的大将,并且车马局并进,早就了一个非常大的声势,就算是不懂棋的人来看这个棋盘,也知道这几乎是一个碾压的局面,而林老么这边儿,看似散乱,却暗棋很多,哪怕是一个小卒子,都会发挥一个极大的作用,但是这场棋,到底谁胜谁负,目前还不明了,但是就这个子而言,林老么已经赢了先天的一局。”阿扎道。

  他的手里,拿的是一个帅。

  难道他的意思是,我爷爷比较宋老鬼而言,比较帅?

  “他的是孙子,而宋老鬼的,却是一个孙女,这不是胜了一筹?”他接着,说了一句非常欠扁的话,看着他笑着的脸,其实我特想对他说的一句话是:“女儿也是传后人。”

  可是我说出来的却是:“你为什么知道这么多?”

  “因为我找到了我的位置,走出了这个棋盘,当局者迷,而旁观者清。”阿扎道。

  他说的我不知道怎么去接话,虽然我看这个人真的很不爽,但是不得不说,这个人相对于阿扎而言,真的是更像鬼道土伯后裔,起码,人家说话,听起来倍儿有范儿,虽然我个人感觉,他说了这么多,我好像听懂了什么,却感觉是雾里看花花非花雾非雾。

  “你更希望谁赢?”沉默了一会儿的二叔忽然问道。

  “都一样。”阿扎道。

  “知道了。”二叔对阿扎道。他们两个,像极了那种非常拥有智慧的老头,说着似是而非,却只有两个人自己明白的话,不得不说,这是一个,真的可以跟二叔在智商上吃平的人,而二叔,也是第一次对人说受教了。

  “接下来,我会对你说,关于你的故事。”阿扎看着二叔说道。我马上来了精神头,竖起耳朵,看着阿扎,他一句话说的甚至我看他都顺眼多了,虽然我知道,所谓的二叔的故事,其实是父亲的。

  “我不想听,就像你刚才说的,知道了又怎样,我不喜欢被人操纵的感觉。”二叔却忽然看着阿扎道。

  “可是,你应该知道,按照棋盘上的规矩来说,最终能跳出棋盘的不是你。”阿扎看着二叔道。

  “我要自己的规矩。”二叔缓缓的道。

  “加油。不过很难。”阿扎看着二叔缓缓的说道。

  “呵呵。”二叔轻声的笑了一下。

  “就跟每个来的人一样,既然来到了这里,就都有机会去那里,但是你首先要明白,这里是个什么地方。”阿扎这时候忽然说道,说完之后,他在一个土罐里拿出了一张纸,铺在了我们的面前。

  这张纸,可以说是地图,也可以说不是。

  因为这上面画的,是一个非常怪异的画面。

  有一只巨大的乌龟,它的四肢,被捆上了青铜的锁链,分为四个方位儿钉着,在这个乌龟的龟壳之上,郁郁葱葱的一个小岛。如果说这个就是我们现在所在的岛的话,这会是一个非常让人蛋疼的地方。

  我们现在所站立的,竟然是一个巨大的龟壳。一只被青铜锁链锁着的乌龟。

  这应该是真的,因为二叔曾经对我说过,他在水下,看到了巨大的青铜锁链。我被震惊的说不出话来,只感觉,这是一个非常大的手笔,大到让我非常的震惊。

  “先休息一下,之后,我带你们去那个地方。”阿扎站了起来,对我们说道。说完,他就走了出去,只剩下我跟我二叔,当然,石女,因为她的沉默,所以非常容易被人忽略掉。

  “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啊二叔,我好像一句话也没有听明白。”我看着二叔道。

  他耸了耸肩膀,道:“其实我也不明白。但是你知道的,我喜欢装作我什么都明白的样子。”

  我看着二叔,真假难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