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最后一个阴阳师 > 第六十五章 懵了

第六十五章 懵了

  这是一个充满了魔力的地方,一个称谓所谓的轮回地狱的地方,我们就这样,在本来就不困情况下休息了一整晚,在天亮即将破晓的时候,踏上了征程,好在这个岛并不是很大,我们也没有向导,直接往岛的深处进发,可是有一种非常明显的感觉,越来越冷,并不是天气在转寒,而是在越往深处走,就会感觉到愈加的寒冷,再往深处走,我竟然已经开始牙齿打颤。

  “谁他娘的在深处的地方放了一个冰箱没关门儿?”我念叨了一句,我把我现在能穿的衣服,已经全部都给穿上,但是我还不是最惨的,嘴凄惨的是阿扎跟这个首领,因为他们两个穿的跟孙悟空一样性感,就是兽皮裙之外基本上全光,首领黝黑的皮肤都已经冻的有点变了颜色,阿扎也好不到哪里去,最后,他们穿上了单薄的衣服,就这,我看着都难受。

  可是,没有人说什么,只是继续赶路,依照我们在外面推测的这个岛的大小,我们足以在一天之内,在这个岛上走一个来回,脚力允许的话,甚至可以来一个环岛的旅行。

  我们克制寒冷的唯一办法就是走的快一点,更快一点儿,靠运动的热量来抵御它,这是一个违背了自然界现象的情况,尸体出现了异变,我在心里其实还可以理解,但是我对这种越往中心走就越冷的地儿,我无法释然。

  “如果真的要在科学方面找一个说法的话,在中心的腹地,有一个冰冷的源头,冷气在四处扩散,所以我们会感觉到越来越冷。”宋斋的少主人这么跟我说道。

  “可是这个源头到底是什么,是海尔的冰箱,还是一个武侠小说中的千年寒冰铁?”我问道。

  可是这个问题,注定没有人回答我,甚至在我们走的越来越接近腹地的时候,看到了冰碴和积雪,这让穿了一个单鞋的我冻的非常的烦躁。可是却只能硬着头皮继续前进。

  我们最先在这个岛上看到的生物,竟然是一条狗,土狗,但是看起来非常的凶狠,不要去怀疑,它不会是虎子,因为它是黄色的,它的出现吓了我们一跳,实际上在这种地方,真的出现了一个僵尸或者鬼怪并不奇怪,奇怪的是,我们看到了一条狗,而不是狼,这条狗有很明显的家养的痕迹,我在动物园里见过野狗,他们不管是体型还是眼神儿,都相差了太多。

  “我感觉我们应该捉了他,来一个狗肉火锅,狗肉热,起码可以御寒。”这个孙老头说道。当然,这是一句玩笑话,那条狗在看到我们之后,似乎看到了怪人一样的转头就走,并且伴随着一阵阵狗吠。

  “胆子真小,比我的虎子错的远了。”我道,可是下一刻,我笑不出来了,因为在这条狗吠叫之后,我似乎听到了此起彼伏的狗叫声。

  “这是回音,还是说,我们遇到了一个狗群?”我纳闷儿道,现在的情况,给了我一种林家庄的即视感,因为在农村的夜晚,你如果引的一条狗叫,就会有此起彼伏的叫声蔓延到整个村子。我下意识的拿起了本来背着的微冲,以应对接下来会冲过来的狗群,我们没有停下脚步,穿过了树林,映入眼帘的,是一个足以让我们每个人都眩晕的几乎站不住脚的场景。

  这里是一个村子,这种地方会有一个村子,这本身就已经够奇怪了,更重要的是,这个村子我们太熟悉了,就是因为太熟悉,才会感觉自己是神经错乱。我抽了自己一耳光,甚至感觉无法去形容自己心里的这种奇怪的感觉,你曾经非常熟悉一个地方,但是却在另外一个地方,见到了跟你熟悉的地方一模一样的地方。

  这个村子,不管是从房屋的样式结构,到布局,都跟阿扎的那个村寨几乎一模一样,或许他们之间有什么区别,但是现在的我,无法分辨出来。我们在场的人,都去过这个地方,所以每个人的眼睛,都几乎在看到这个村子之后,马上呆住,再之后,看向阿扎。

  我想起了我二叔曾经对我说过的那句话:“在我们之中,有一个人,掌控了这一切。”

  我一直预感会是阿扎,但是却一次次的告诫自己,不会是这个淳朴的人,我在那一刻,盯着阿扎的眼神儿,我看到了他的瞳孔,也在猛烈的收缩。

  “我不知道,真的不知道。”阿扎有点迷糊的呢喃道。我再看首领,这家伙已经完全呆滞了,看着这个村子张大了嘴巴,我估计,他还在迷糊着,是不是回头了自己的村子呢。

  “这不难理解,可能说,外面的那群人,只是这里的一道分支,他们模仿了这里的建筑风格,在外面构建了属于自己的村落。”我对几个人解释道,到现在,我都无法去怀疑阿扎什么。

  “问题是我们现在怎么办?进村儿?”宋斋的少主人道。

  我们现在的情况就是在问出一句话之后,很少有人去接话,因为没有一个人,可以知道,或者说在这个时候非常明确的表示,对,就是这么做,我们有种摸着石头过河的感觉,没有人知道接下来的一步,到底要怎么走,就比如现在,进村儿,还是不进,没有人说话,可是我们却不得不挪动着脚步,走往这个一看起来就特别诡异的村子。

  接着,我们就看到了村口走出来了一群人,这群人的出现,很平静,跟林家庄还是一样的道理,有外来的人来的话,林家庄几乎会倾巢而动跑去看,现在村口,就站着这样的一群人。

  其中有两个人,跟我们身边儿的这两个人长的一模一样,这种怪异的感觉在此时,演变成冰冷,让我瞬间有种想要发抖的感觉,对,就是在对面的村民中,有一个阿扎,有一个首领,除了穿着不一样外,其他的,都一样,特别是脸。

  我手中拿着微冲,却不知道要瞄准谁,是村口的人,还是我身边儿的人?

  “不要紧张,也不要轻举妄动。先了解情况再说。”二叔这时候对我们说道,话虽然这么说,我却已经感觉到,他身上迸发出来了杀气,而目标,就是身边的阿扎。

  阿扎在此时,全身都在颤抖,我们继续往那边儿走去,他和首领却已经无法迈动步子,宋斋的少主人,子弹已经上膛,对阿扎他们俩,也表现出来了敌意。而我实在是不知道说什么好。

  被复制了?不仅复制了整个村子,而且还复制了人?我在看到村口那个穿着一身棉袄的阿扎的时候,我却破天荒的想到了两张脸,这是在一开始困扰了我很久,却逐渐的被我慢慢的接受了的疑团。

  父亲和二叔,他们俩要是在此时,站在阿扎了那个村口的位置,在不知道的情况下,会不会也同样给人一种剧烈的眩晕感?我努力的想,只不过是给这件事儿,想一个合理的解释,目的很简单,就是在我的心理,给此刻最为怪异的阿扎开脱,告诉自己,阿扎,并不是坏人。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阿扎了首领,竟然同时的,对我们几个撒出了一把什么东西,这一切都在猝不及防之下,我的眼睛在瞬间感觉到了刺痛,也几乎在同时,响起了枪声,我忐忑的心在阿扎朝我丢出东西的时候,就已经彻底的沉了下来,可是我还是不想开枪,这并不是石灰,而是一种奇怪的东西,在一开始的刺痛之后,我们很快就恢复了视力。

  当我们眼睛重见天日的时候,地上有血迹,但是没有人影。

  宋斋少主人的那一枪,击中了他们两个的其中一个,但是却没有把他们留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