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最后一个阴阳师 > 第六十四章 眼

第六十四章 眼

  “嘘!“二叔对我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然后在士兵开始登船的时候,我们开始做这件在旁人眼里非常疯狂的事儿,上一条载满了死尸的船。从跨出第一步开始,我就屏住了呼吸,我不知道自己能憋气憋多久,但是我发誓,不管是什么样的情况,我都会坚持,这一次,绝对不能从我这边儿掉链子。

  靠的近了,我甚至能闻到前面这些人身上腥臭的气息,这不是尸体身上的那种腐臭,而是有股子淤泥的味道,并且他们的身上,很脏,我们走在他们的身后的时候,这是一种习惯性使然,我们甚至连步伐都在刻意的模仿他们,有惊无险的是,我们成功的上了这条船,这是一个腐朽不堪的船,甚至我怀疑,这上面的木板,在多了我们几个之后,甲板会断掉。我们现在踩在上面,都会从木板上面挤出水来,看起来异常的脆弱。

  上了船之后,船缓缓的开动,没有张帆,也没风,没有人知道它是靠着什么力量航行的,就跟没有人知道它怎么会忽然出现一样,我们几个离开了那些尸体,躲在甲板的角落大口大口的吸气,从来没有发现,呼吸,竟然可以是这么美妙的事情,可是还没来得及喘上几大口,忽然我就被捂住了口鼻,我看了一眼,发现就在我们几个喘口气的功夫,让那些本来站在甲板上另一边的那些尸体吸引了过来,他们的动作出奇的一致,一转头就看向了我们,并且开始,所有的人都朝我们这边儿走了过来,甲板甚至都有往一边倾斜的可能。

  他们走的近了,更近了,我再一次闻到了他们身上的那股腥臭,我甚至看清楚,那张在我眼前近在咫尺的那张脸,他的毛孔,和他没有瞳孔的眼睛。

  我可以控制我自己的呼吸,但是每个人,都不能控制自己的心跳,我不知道,他们是否能听到我们的心跳声,他们就这样审视着我们,似乎在审查,我们是不是他们的同类,就在我都要支撑不住的时候,他们转身,再一次回到的对面的栏杆上,二叔继续捂着我的口鼻,往后走,我回头看了一眼,那个地方,是一个亭台,假如这真的是一个古代青楼的那种船的话,这个里面,就是一个类似大厅的地方,门开着,没有上锁。

  我强忍着,因为害怕再次呼吸会吸引到那些尸体,虽然不确定进入那个船舱是不是真的安全,可是,我必须撑到那个时候,我们顺利的进入了船舱,除了侍女和二叔之外的所有的人,都在大口的喘气,我们不敢开灯,在外面的话,还能借着月光,可是在进入船舱之后,除了我们的呼吸声之外,就是黑暗,一望无际似乎是永恒的黑暗。

  黑暗之中,唯一的一道光,是我们每个人都发现的,可是这个发现,并不是那么美好,因为这非常明显的是一双眼睛,就在船舱的顶部吊着,发着幽暗的绿光,我们几个人抬头看着,喘气声更大,没有人知道那是什么,我在老家的时候见过猫,这条船上,不应该存在猫才对,可是,这双就在我们头顶的眼睛,到底是什么?

  他似乎还在转动,转动着,看着我们每个人,我全身发抖,但是我不会轻举妄动,因为二叔还没有动静。

  也就在我以为二叔也呆滞了的时候,我发现二叔,以一个非常快的速度伸出了他的手,我自然的闭上了眼,因为我意识到了他的动作,他拿两根手指,戳向那一双绿色的眼睛。没有惨叫声,他出手的很快,收回的更快,下一刻,那一双绿色眼睛的东西,就到了他的手中。

  “你这样做会害死我们的!“宋斋的少主人压低了声音怒吼一声。

  “这是个骷髅脑袋。在上面挂着而已。我们要做的,是等,等船的靠岸。“二叔说了一句,他似乎感觉到船舱里非常的安全,我回头看了一眼,发现还真的是,外面的那些死尸,并没有进来,他们像是值岗的军人一样,尽职尽责的站在外面。

  “其实对付这些尸体真的很简单,不用紧张,胖子就可以,只需要一场非常简单的超度,但是我们要做的,不是超度他们,而是找到,他们到底在做什么。“二叔这时候,竟然坐在了船舱的地面上。

  “很快你就会知道了。“孙老头也似乎非常的淡定,而我们剩下的人,似乎连说话的资格都没有,只剩下了恐惧与紧张,我的腿在刚才之后变的有些发软,看到二叔做在地上没事儿,我也坐了下来,可是,我在坐的时候,似乎做到了一个东西,摸了一下,被吓了一跳,因为我摸到了一个头骨,触感冰冷。

  “草!这里有一具尸体!是骷髅!“我对他们压低声音说了一句,二叔马上放下了手里的东西,朝我这边爬了过来,他摸到了我身边的尸体,开始从头往下摸,过来了一会儿,我感觉,他偷偷的往我的背包里塞了一个东西,并且在同时道:”这也是个军人,因为我摸到一把腐朽的枪。“

  “为什么这个人可以化为骷髅,而且在外面的人却成了那样?“宋斋的邵主任问道。

  “不知道,就算是成为僵尸,也有一定的条件。“二叔说道,就在这个时候,船身却剧烈的晃动了一下,我吓了一跳,二叔对拍了我一下,道:“不要紧张,只是靠岸了而已。我们出去。”

  我们站了起来,再一次的屏住了呼吸,开始下船,当我的脚接触到地面的时候,我甚至都要哭出来,这可能是我这辈子坐的最难受的一条船!

  “林八千,你确定,刚才你拿在手里的,是一个骷髅?只是一个人的头骨而已?“这时候,宋斋的少主人忽然带着颤音对我们说道。

  我回头朝船舱里看了一眼,也吓的一个哆嗦,刚才哪个悬挂在我们头上的绿色双眼,刚才被二叔抓在了手里,而现在,他则漂浮在空气之中!

  “草!我们现在是在地面!打开灯!“我已经恐惧到愤怒的地步!直接就掏出了手电,对着船舱上的方向就照了过去,结果我就看到现在还在返程途中的那艘船的船舱舱门附近。

  漂浮着一个骷髅的脑袋,双眼的位置,泛着绿光。

  这时候配合我的,是宋斋的少主人,她掏出枪,对准了那个脑袋,来了一个点射,可是,我们谁也不知道子弹到底有没有命中,因为那个脑袋,在转瞬之间,就再也看不到了。

  “不要在这艘船上浪费时间,如果真的勇敢的话,我想,你们应该去湖底看一下。“二叔回头对我们道,而此时的那些军人的尸体,似乎在上了这个岸之后,就一直赶路,哪怕是我们这边儿的枪声,他们都没有回头看一眼。

  “不管你们困不困,晚上都不是一个适合赶路的时间,我们就在这里,等天亮。“二叔道。

  “如果你们谁可以看懂我脚下的文字的话,或许我们就会知道,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这时候,那个跟在我们身边的男人道。这是我第一次听他说话,但是这个人绝对是可以让声音控的人倾倒的类型,他的声音非常的好听,带着磁性,有点慵懒的嘶哑。

  “什么?“我下意识的往他的脚下看了一眼。

  然后,我就看到了一个石碑。上面刻满了文字,这是一种我非常非常熟悉的文字,你们无法理解我看到文字时候的喜出望外,因为这是我二叔给我的那个黑皮古书上面的字儿!

  “你这个表情,你看的懂?“宋斋少主人问我道。

  我没有说话,而是看着我二叔,我是看不懂,能看懂这个的人,是吴妙可的儿子林登科,当然,我们之中,还有一个人可以看的懂,没有人比他更懂,那就是我的二叔。

  二叔蹲了下来,抹掉了这个石碑上面的泥土,皱着眉看着这个石碑。

  “这上面说,这里是地狱,一个轮回的地方。”